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47章 死了就只能跑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2 2019-04-24 23:27:56

  “走,您先请。”

  他伸出手恭敬的比了一个请字。

  “对了,”他又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亦步的跟上前去。

  “不知道您老贵庚?”如此这般年轻的,也不知道他平日是怎么保养的,如果真有好方法的话,他也想替他娘也是求一个,让他娘也年轻年轻。

  “老夫……”

  墨风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

  “恩,老夫今年了一十有一了。”

  宇文旭的眼角用力的抽搐了一下,真想一脚将前面的墨风给踢到湖里去,这玩他的是不是?

  算了,看在那位的面子上面,他不同他计较,再说了,这一次也确实是他的帮了大忙了,不然的话,那小阿凝还不知道会不会就成了死阿凝了。

  至于里面,何嬷嬷一边哭着,一边小心的拿着棉巾小心的替沈清辞擦着手脸,她的身上到处都是血,就连早上刚穿的小衣服上面也是染满了血。

  她才是多大啊,怎么就流了这么多的血,还好她并不见到当时的情景,一屋子都是血,而沈清辞就像倒在血泊中一般,身体里的血都是像要流光了。

  这一次能捡回一次命,真的不容易。

  “我的姐儿,你怎么如此的多灾多难来着?”何嬷嬷再是抹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她以前还说她的姐儿是个有运气的,大难不死,也是必有后福的,可是现在怎么感觉,她的姐儿,这辈子就是为了受苦而来的。

  四岁时就没有了娘,现在又是受了如此重的伤。

  “我的好小姐啊,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的话,不要让姐儿受这些苦了,你若还在世的话,知道你的女儿被伤到至此,又要何种的心疼啊”

  “我家姐儿身上奶香味都是没有了。”

  何嬷嬷难过的说着,本来她家姐儿身上都有一股甜甜的奶香的,闻着多好的,以后等到她大了,就是身带异香,就像是她家小姐一样,可是现在呢,只能闻到药味,可是却是没有甜甜的奶香了。

  那个杀千刀的老太婆,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至于沈家那里,将军府这里没人睡着,相信他们也是一样,除了不懂事的孩子之外,这一次他们真的要彻夜难眠了。

  “娘,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沈老大一听说此事,也都是吓到了双腿发软,现在沈定山仍在边关,如果他回来了,他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说他说这些话时,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是在发凉的,沈定山是个什么性子,他们还能不了解,他把那个孩子看的比自己的命都是要重要,这一次,他也是想不到,娘竟然做出了这样胆大包天的事情,这一次,他们一家子都是要跟着倒大霉了。

  “我也不想啊,我也没有想到,”沈老夫人也是无力坐在椅子上面,到了现在手还是抖着的,当然也是吓的心脏如今也都是跳动的十分快。

  她怎么知道那孩子会自己玩剪刀的,把自己刺伤了,她再是想要那边的东西,可是也不会傻的去要那孩子的命,要了人家的命,她的命也就没了。

  她不过就是想要将那个孩子接过来住上几日,让她亲亲自己这个伯祖母的,到时她再是哄着她,不就是可以将那边的银钱哄到了她这里来了吗。

  可是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现在怎么办?”她都是六神无主的问着沈老大,“要不我们先是搬走吧了?”

  “搬走?”沈老大用力的吐出了一口气,真的感觉自己的娘真的越变越蠢了,还是说那盐巴吃吃的太多,所以把脑子吃的没有了。

  “娘,我们能搬到了哪里去,这不是就畏罪潜逃吗?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咱们这么一大家子,还能向哪里跑?”

  “那你说怎么办?”沈老夫人平日里看起来到是挺精明的,也是喜欢到处的罢自己的老夫人的架子,也是这个看不上,那个看不上的,可是一遇到大事,就不知所以了。

  本身她就不是什么成大事的人,不然的话,也不可能现在还仰仗着别人的鼻息生活着,早是让自己的儿子成材了。

  “按兵不动吧,”沈老大现在也是想不出来什么办法,“明日我先是打听一下,看看那孩子怎么样了?如果要是没事的话,那么我们可也可以逃过此难,沈定山回来了,最多的就是生上几天气,骂我们一顿罢了。”

  “如果要是死了呢?”

  沈老夫人就是担心这个,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怕个什么,人又不是她伤的,是那孩子自己的玩的剪刀,把自己给割伤的,再是怨也都是怨不到她的身上来,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是怪着她,想来那个沈定山也都是会把所有的事都是算在她这把老骨头的身上。

  “死了,我们就只能跑了。”

  沈老大无力的垂了肩膀,面沈老夫人则是灰败着一张脸,现在也是求着那小娃娃没有事情,只要不死就好,是的,只要不死就好,只要不死,她以后一定会离开那孩子远远的。地

  那个沈清辞,生出来好似就是为了和他们家做对的,就是同她做对的,只要遇到了,她就准没有什么好事,上次就是她凑近了,她飞哥儿好好的将军府的嫡子没有了,那些嫁妆也是没有了,这一次是她蠢的把自己的给差一些弄死了,没死好,要是真的死了,她都是得给她陪葬不可。

  那孩子是妖物,是的,就是妖物,不然一个孩子哪能长着那样的一双眼睛来着,而每每只要她一想起沈清辞那一双黑到了冷人发寒的眼睛,就不由的头皮发麻。

  她这一次也是吓的不轻,晚上睡的时候,也是做了一晚的恶梦,一会儿梦到了娄雪飞变成厉鬼向她索命,一会儿又是梦到了沈清辞全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面前,她被惊的坐了起来,额头上也都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就连衣服也都是跟着湿透了。

  “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一边的站着的丫头连忙的过来,而后也是掌了灯,刚是一见沈老夫人脸色灰白,又是一头冷汗的样子,也是被吓的不轻。

  沈老夫人一把就抓住丫头的胳膊,手指几乎都是掐进她胳膊的肉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