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45章 门口捡到神医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33 2019-04-23 23:52:34

  府医正在帮着沈清辞清洗着伤口,可是血水一盆盆的端了出去,血却根本止不住,哪怕是抹上再好的刀伤药,一会血又是渗了出来,没有多久,就连府医的额头上面都是渗出了不少的冷汗出来。

  “你会不会治啊?”

  宇文旭都是急的想要踢人了,都是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在流血,这才是多大的孩子,又不是大人,她都是流了这么多血了,再是流下去,她还有没有命?

  府医对此真是的束手无措的。

  “对不起,大公子,我实在是能力有限。”

  是他的能力有恨,现在先不提血能不能止住,人都是昏迷不醒了,这还是只是孩子,一个成人都是承受不了过度的失血,更不要说一个才是四岁的孩童。

  你说什么,沈文浩一把揪住了医府的领子,你把刚才的话给我收回去,马上给我治,我要我妹妹完好无缺,不然我一定将你千刀万剐去。

  宇文旭真的感觉这府医再治也是那样,他直接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面玉牌出来,然后直接丢给了身边的随从,“你拿着这个去王府将杜太医给我找来。”

  随从拿着玉牌半天都是不敢动,“算了,”宇文浩也是急,他一把再是抓过了自己的玉牌,“还是我自己去吧,”他的脚程快,骑马过去,不出半刻钟的时间,可是要让别人去了,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现在的沈将军正上阵杀敌,要是归来知道自己的小女儿不在了,这不是要伤了一代良将的心吗?

  谁都是知道,沈将军到底有多疼这个小女儿,简直就是将她如宝似珠的待着,说这孩子是沈将军的命,也都是不为过。

  他刚上骑上了马,就遇到了一辆马车从他的身侧走过,而那辆马车是玄色的,马车上的上面也有着一个特殊的标记,就连车夫身上的衣服也都是与旁人不同,而那名车车面容严谨,太阳穴也是高高鼓起,就连握着马鞭的双手,也是同样的令人有些奇怪的压力。

  “表哥,是不是你?”他试探性的问着。

  “恩……”里面传来了一声极轻的声音,似是未醒,也似是酒醉。

  “想不到真是你?”

  宇文旭本身是要下马的,结果却是想了自己现在是有正事要做的,表哥,对不住,弟今天有些事要忙,改日一定要去会表哥那边打搅才行。。

  “恩,何事令你如此的急切?”里面的男子声音清清幽幽的,总似一池干泉,却也是遍及的冷。

  “这事说来话长,”宇文旭确实是很急,“我正在要回府上将杜太医过来,有人需要他救命的。”

  “救命啊……”

  马车的帘子猛然的被揭了开来,然后从上面跳下了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年轻公子,他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救命找我啊,我可是神医啊。”

  宇文旭的眼角抽了一上,神医生的儿子还差不多。

  “你什么眼光?”那少年哼了哼,再是缕了缕自己的袖子,颇有你小子不识货之意。

  “风神医的名号听过没?”他抬起了下巴,“老夫就是。”

  而他的一句老夫,让宇文旭差一些就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还老夫,这是哪里来的老不死的。

  “墨风,你去看下,”里面的男子淡淡的吩咐着,听不出年纪几何,可是这声音确实虽冷却也是好听着。

  “是的,公子。”

  墨风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脸,此时一手背于了身后,到也是有了一些仙风道骨之意,当然这也是让宇文旭态度变的恭敬了起来。

  他表哥向来不喜开玩笑,而且这还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也知道,表哥手上有一此能人异士的,如果这个人真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么就应该是一名神医的。

  “走吧,”墨风仍是将一手背在了身后,双瞳之间也是染上了一些高深莫测。

  “哦,好的,”宇文旭这才是找回过了自己的声音,再是冲着马车一个抱拳。

  “那弟在先此先是谢过表哥,改天定然过去亲自拜谢。”

  “无妨,”里面的男子再是轻轻的一句,马车的帘子微微的被风吹了一些,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名少年公子,年岁并不大,却有一身难明的气度,又似清冷的无法接近。

  “就是这里了,神医请。”

  宇文旭比了一个请字,对墨风很是恭敬,这是他表哥的人,哪怕他是小俊王,也都是要有几分面子,更何况人家可能真是墨发童颜,年纪颇大。

  墨风走了进去,一见塌上躺着的那个小娃娃,他的眉头轻微紧了一下,然后大步过去,再是将府医挤到了一边,“哪来的庸医,到底会不会治?”

  而他说完,也是未向别人解释,就已经拿出了自己的针包,几根外刺下去,似乎那血都是少了一些。

  “阿旭,他是……”

  沈文浩小声的问着,“这是你请来的大夫吗?”

  “恩,你可以叫他墨大夫,”宇文旭也不知道要如何的尊称这位……

  不过表哥称他为墨风,那么能说成墨大夫的,至于神医,也只有等救过了之后才能确定,这神医又不是大白菜,自己说是就是,不过他表哥既然能让他来,那便证明他真有几把刷子的,只要不把人治死就行。

  “打水来,”墨风卷起了自己的袖子,再是将自己的头发绑好。

  等到水打来了之后,他将自己的双手泡在水里在,再是用了一块干净的帕子擦干净,这者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将里面药水倒在了沈清辞的小手腕上面,“还好这手小,胳膊也是细,不然的话,我要心疼我的药了。”

  就见那些药水一滴一滴的向下倒着,也是将先前的大夫抹的那些刀伤药全部都是清冼干净了,现在大家也也都是看清了到底沈清辞受了怎么样的伤,她小小的手腕上面,皮肉都是向外翻着,隐约还有些血丝渗出。

  沈清容靠在一边的墙上,已经被吓到了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可是她却还是睁着眼睛都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