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43章 死不认帐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21 2019-04-22 23:57:14

  “老夫人好,”宇文旭和宋明江两人上前同时的行礼,当然也是礼数十足,正是京中公子最是标准的礼节。

  “在下俊王府,宇文旭。”

  “在下墨城宋家,宋明江。”

  两人再是介绍着,不过,也不要当他们就是傻子,这沈老夫人留他们的身上的眼神,都是有着侵略性的,到不是说这沈老夫人老了,还是如狼似虎的,不要脸的在想着年轻的男子,不对,他们还是年轻的少年郎,还未曾长大。

  只是,她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其实谁都是可以看的出来。

  不过就是她实在是想的太多了,单不提其它,就沈家这门家世,是不能入人家俊王府的眼的

  沈老夫人一听他们自报名号,也不由的一惊,“原来俊王爷和宋公子,不知道两位今日……”

  沈老夫人让自己的声音再是威严一些,可是她眼中的讨好,却是让她的样子明显的太作。

  “伯祖母,”沈文浩不耐烦的打断了沈老夫人未说完的话,他沉下了脸,声音也是有丝怒意。

  “伯祖母,听闻到伯祖母带了阿凝过来,不知道是否可以将妹妹还与孙儿,我家阿凝还小,她离不得人。”

  “阿凝,我可未曾见过,她不是一直在你们府里的?”

  沈老夫人这是表明了就是死不认帐了,其实这事用膝盖也都是能想到的,将军府外面的都是高墙,就连一个个狗洞都是没有,就只有两家院子当中,开了一道门,可以任由两家进出,本来沈定山一道也是不愿意留的,可是最后还是给了沈老夫人一些颜面。

  但也就只是这一道门,也是足够沈老夫人祸害人了。

  看吧,她的坏终于是使出来了。

  “你……”沈文浩争急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手,而他手背上面的青筋也是爆跳着,就连眼睛也都是跟腥红起来,而他这样也是将沈老夫人吓了一跳,不守她还是咂了一口茶水,将自己的心头不安也是压了下去。

  她就死不承信那又怎么了,谁还能知道是她把那个小丫头带来的,等到她和那个小丫头养好了感情,再是说教说教那个小丫头,是她自己过来找祖母的,这样谁还能怪她的身上去。

  现在她可是绝对的不能承认,要是承认了,不就是打了自己的脸,而且还是绑架将军府嫡女的罪名,她可是真是担待不起。

  “行了,”沈老夫人缕了缕自己的袖子,“我也是累了,你们先且回去吧,至于那个小头,我看应该是在哪里玩着房了回家吧,你们再是好好找找,再说了,你们那边的人丢了,那去你们那边找,为何要来这里要人?深文浩,再是如何,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你父亲便是如此的教你不敬长辈的吗?”

  她一口一个责备,也是让沈文浩猛然的上前了一步,身上的暴戾气更重了一些。

  宇文眼里连忙的按住了他的肩膀,对他摇头。

  “小心打草惊蛇,人,我们暗里找,我就不相信,她还能把阿凝藏到了哪里去,这么短的的时间,也河能把人弄出去,应该还是在这里的。”

  沈文浩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可是这一身的肌肉却是紧紧绷紧着,随时就像是一根即将断掉的琴弦一般。

  他闭上眼睛,用力的长深着气。

  阿凝不怕,等着哥哥,哥哥一定会来救你的。

  三人从沈老夫人这里出来,仍是一无所获,如果在他们面前不是沈老夫人,不是长辈,不是女人,他们的拳头早就上去了,可是偏生就是沈老夫人,所以他们也真的是投鼠忌器着。

  当是他们来了之后,宋明江的鼻孔却不由的合动了几下。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宇文旭也是闻到了几下,“没有什么味道啊?”

  沈文浩现在根本就是有些心神难安的,更是焦急无措,自然的也是没有注意到了什么。

  “是血气。”

  宋明江再是闻了一会,这一点他是能确定的,确实是的血的味道,就在那里,他指了一个方向,完全的可以肯定的,这血气的味道还是新鲜的,很容易找到。

  我好像也是闻到了,宇文旭再是嗅了几下,好像也是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去看看,宇文旭连忙的上前,本来他们对于人家府里的事情也不想过问,哪里没有一些龌龊的事情,不过现在他们正在,又是被沈老夫人敷衍了一场,对于沈府事情,还是有些了好奇心了。

  而当他到了之后,门口那几个正在嗑瓜子的婆子一见到他们,脸色也是不由的跟着大变,一个个也是低着头,不敢说话了,就只有身体似乎还是在瑟瑟的发着灰一般。

  宋明江本就是他们三人之中最是细心之人,这几个婆子如此的表现,不得不令他们的生疑。

  他眯起双眼,一个念头也是刺入到了他的脑海当中。

  “里面是不是关着将军府的三姑娘的?”

  他沉声的问着门口的几个婆子,果真的,几个婆子听到了宋明江的话,身体颤的更加的厉害,脑袋也都是要钻要到地缝里去了。

  沈文浩的瞳孔一缩,一个箭步上前,他想要推开门,却是发现门竟然是从外面被落了把在锁。

  而他抬起自己的脚,直接就踹了过去,自小就跟着沈定山长大的孩子,武艺自然是不差,而门也是砰的一声,直接就他的一脚踢开了,关上门还好,可是这门一打开,里面的那一种浓重的血腥味,都是让几个婆了的头晕了一下。

  沈文浩此时的双腿阳都是软了,血,怎么会有血的?

  他几乎都是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结果就到了他此生最是害怕,也是成为他一生恶梦的画面。

  就见沈清辞躺和、在地上,她小小的手腕上面,都是血,而里面都已经血流成河了,

  “阿凝,……々

  沈文浩脚步再是虚晃了一下,几步就跌在了地上,可是却是不敢动,谁来告诉他,他的妹妹怎么了,他的阿凝怎么了,怎么不和他说话,怎么不叫他哥哥,怎么一直红润的小脸蛋变的如此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