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7章 过继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4 2019-04-14 23:32:24

  沈定山一边说了三个好字,他弯下腰,单手将女儿抱了起来,“以后爹爹和小阿凝一起赚银子,我们给姐姐赚个十里红妆。”

  他的虎目含泪,用自己的拳头轻轻的撞了一下女儿小小的手。

  真不愧是我沈定山的女儿,当沈家人就要如此,我们不靠任何人,我们只靠自己。

  “你们怎么能,怎么能?”沈老夫人一连说了好几个怎么能,想来,她已经被突然而来的事给弄的精神大乱了,本来就是为了这些嫁妆而来的,可是现在他们但没有拿到,反而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以后沈定山那里连娄雪飞的嫁妆也没有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可以争的。

  沈定山感觉沈老夫人管的太多了,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他的,就是阿凝的,阿凝说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再说了,那是他妻子临终时遗言,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是答应。

  他不怕把妻子嫁妆送出去,因为他的小阿姨说了,他们会自己赚,他们不怕。

  而门外,沈文浩早已经红了眼睛,可是却是没有哭出来,因为他是男子,自小就被教育男儿流血不流泪,可是他还是哭了,他用力的拉过了自己的袖子擦了一下脸,也是站直了身体。

  从此后他也会两个妹妹赚来十里红妆,她们的嫁妆,他来办,他身为大哥,就应该护着妹妹,就应该搅起这份家业。

  而从这一刻起,他竟是有了一种从来没有的责任感,以前他也是疼妹妹,也是想对妹妹好,可是却从来不像现在,几乎都是立誓般的要护着两个妹妹。

  他只有这么两个妹妹,如果不护着她们,他就不是一个好男儿。

  “走了,”沈定山走到了门口,对他们淡声的说了一句,并没有怪他们将沈清辞带了出来。

  两个半大的孩子跟在父亲的身后,都是一声也未曾说过,就只有沈清辞还是趴在父亲的的肩膀上面,一双鸟黑的眼睛,一直都是盯着不远处那些似乎已经吵起了来的二房的人。

  这诺大的二房,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害了她娘,还要她娘的嫌妆,娘的嫁妆她就算是全部的捐了,也不会给他们留下半分。

  沈定山再是拍拍怀中小女儿的肩膀,似是冷清的对着身后的两个孩子道。

  明天我便让人将你们写进我沈家族谱之内,记在你们母亲的名下。”

  “父亲……”沈文浩张了张嘴,平日的那些说不完的话,都是没有了。

  沈清容拉了一下哥哥的袖子,先是双膝一弯,便跪在了地上。

  而沈文浩也是连忙的跟着跪下。

  两人都是规矩的向沈定山磕了一下头。

  “走了,回去,莫要呆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沈定山就怕二房的这些人将他的小阿凝教坏了,他的小阿凝是这么乖的孩子,不能像是二房那边的孩子,小小年纪的就已经学会了那些勾心斗角,将整个府里都是弄的鸡犬不宁的。

  而沈定山也是说到做到,在第二日直接就将沈文浩和沈清容的名子过继了亡妻娄雪飞的名下,以后他们身份也将是水涨船高,从将军府庶子与庶女,一路的成为了将军府的嫡长子与嫡长女,此后不止是他们的身份,就连以后他们的婚配,也都是会发生天翻地复和变化。

  虽然过继的始终也都是比不得正经的嫡子嫡女,可是谁让沈定山这一门人丁稀少,就只有这么三个孩子,而长子也就只有沈文浩一人,以后这诺大的家业,也都是非他继承不可,所以他们这对过继的庶长子和庶长女,自是是同其它的不同。

  这一日,天气晴好,风微春暖,沈清容正坐在小院里面,亲手的教着沈清辞习字,也算是给她启蒙,京中大多的人家,哥儿在四岁时已经启蒙,姐儿五六岁就可,他们府中也有府学,都是男女分开而来,以前沈文浩与沈清容也都是在那里上过学,不过后来沈文浩自己考上了苍松学院,便不再是去府内的私学了,而沈清容也是有许久未去了,但是她已经是学了六年有余,也是足够给妹妹启蒙了,当然,她也是感觉自己的妹妹比一般四岁的孩子都是要聪明乖巧很多,但是平日里面她最喜的便是撑着自己的小脸发呆,而沈清容怕的可不就是自己的妹妹变成一个小呆子。

  所以才是试着帮她启蒙,结果没有想到,沈清辞到是很喜欢写字,当然也是写有模有样的。

  “爹爹,爹爹……”

  小小的人儿,头上一直都梳着两个包包头,因为年纪小,所以不能带过重的首饰,不过就是点缀了三五颗的珍珠,再是加上穿着的衣服都是很好看,显然的一个菩萨身边的小仙童了,越是讨人喜欢的。

  沈定山虽然是将军,可是家当也不少,有些是早些年了父亲留下来的,还有妻子从娄家带过了的铺子就有不少,以及良田千倾,每一年进项有多少,沈定山都是不知道,不过从他们家一日的吃用,还有别院的那一家子的浪费,就能知道有多少,还能够上他们穿金带银的,过上一把老夫人瘾,什么都是要跟与别人相比。

  沈定山最疼自己的小小的幼儿,见她过来,也是站了起来,也是撇下了还在他身后站着的几个有军将,而他一见女儿过了,就什么心思也没有了。

  而大家也都是知道沈定山对于这个嫡女,简直就是如宝似珠宠着,有时也是会感叹,原来杀人如麻木的大将军,竟是如此的好父亲,到是还真是他们孤陋寡闻了。

  沈清辞刚是进来,就见里面有不少的人,都是沈定山的手下,也都是跟着沈定山出生入死过的,上辈子她都也是见过这些叔叔伯伯,自然也是熟悉着,而这些叔伯们,最多的也是都是同沈定山在那一场的战役中,殉国了。

  直到见到了活生生的他们,沈清辞的心肝都是颤了,她到了现在才是知道,到底她当年造了多少的孽,又是毁尽了多少的人家,葬送了多条的人命。

  她一人的错,不止害了爹,也是害了如此多的人,她上辈子被乱棍打死,真的一点也不亏,哪怕让她下阿鼻地狱,也都是她应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