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6章 她会赚一个红里红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2 2019-04-13 23:42:05

  她突然弯下了膝盖,也是跪在了沈定山的面前。

  “爹爹,阿凝有话要对爹爹说。”

  沈定山想要扶起女儿,可是最后却还是握紧了双手,他就在那里,他的女儿他懂,所以他让她说。

  是的,沈清辞是有话说,她确实一直都是在想着,要怎么样的才能够将这些事说出去,她要找一个机会,找一个适合的机会,而现在竟然有这么一个机会放在她的眼前,恩,很好,都是在这里了,人那么齐了。

  上辈子他们也是闹过这么一回,非要是将那个沈愉飞过继到她娘的名下,当然用的也是相同的借口。

  而他们差一些就成功了,也是让沈定山同意了,当时还是她说不要什么哥哥,她已经有了一个她不喜欢的哥哥,她不可能再是要另外的一个哥哥,也是因为她当时的脾气。

  所以让向来都是爱女如命的沈定山,没有再是提过继嫡子的事情,当然从此之后,他也没有立过嫡子,而他大哥和大姐,一生也只是沈家的庶子和庶女,从未变过。

  这一辈子,她要大哥活的堂堂正正,也是要大姐嫁的风风光光,而堂堂正正和风风光光都是需要有身份前提。

  大周对于嫡庶之间的区别向来都是严厉,当然嫡庶有别,也都是整个天下皆知的事情。

  大哥一定要当嫡子,而大姐一要当嫡女,这是她上辈子欠他们了,也是她欠了爹爹的。

  沈清辞抬起小脸,认直的盯着沈定山,她的声音很奶气,也是带着一些软软的甜,就像是甜甜的怡糖一般,这年纪的小女孩声音就是如此的,奶声奶气的很得人喜欢。

  “爹爹,娘亲要阿凝告诉给爹爹。”

  沈定山望了一眼四周,然后他点头,笑着对着女儿说道。

  “恩,阿凝说,爹爹听着呢,”很多人也是听着的。

  沈清辞垂下眼睫,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娘亲说,她要让大哥做爹爹的嫡子,以后封侯拜相,取妻生子,一生富贵。”

  “娘亲说,她要大姐做沈府嫡女,以后嫁最好的郎君,十里红妆,一生康泰”

  “沈清辞,你胡说什么?”

  沈老夫人一听这话呼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想也没有想的就直接呵斥着沈清辞,如果是上上辈子的沈清辞,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四岁孩子,可能还真会被沈老夫人吓到口不敢言,可是她不是,她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

  她嘟嘟小嘴,状成天真的道,“爹爹,阿凝没有胡说,阿凝不说谎,娘亲说的每个字阿凝都是记着,每个字都是有没有忘。”

  “爹爹知道,爹爹知道,”沈定山忍住鼻间的酸意,还是迎风而站,他可以想象的出来,他的妻子到底是怎么样的跟女儿说着这些的,女儿才是四岁,她一定是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让女儿记下,四岁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胡说,怎么可能会说谎。

  沈老夫人现在也是急了,“阿凝,你可要知道,如果沈清容成了沈家嫡女,你以后的嫁妆就要分她一半,你可愿意,那是你母亲为你留下的。”

  “姐姐不要娘亲的嫁妆。”

  沈清辞抬起自己的小脸,一脸的认真,“娘说过……”她的声音就像是大山一样,沉沉的压在了所有人的心上。在场的所有人,也是包括沈老夫人在内。

  “娘说,她的嫁妆不给阿凝,也不给姐姐。”

  “那……”沈老夫眼睛一亮,莫不成要给……

  “娘说……”沈清辞盯着沈定山隐忍的脸,她想起同爹爹一起饿死的将士,想起饿的走不动路,却还是想着他的阿凝时的心疼,以及爹爹出战却是战死之时,她就没有办法用那些妆,她就没有办法吃饭,她说法没有办法喝水,可是她上辈子却是拿着那些嫁妆,送给黄东安,让他吃着她的,穿着她的,最后却是砍了她的手腕,打折了她全身的骨头。

  她的爹爹是战死的,她的爹爹也是饿死的。

  她抿紧自己的小嘴,声音一字一句,重重成伤。

  “娘说,她的嫁妆都是给爹爹,让爹爹带去军队,给那些叔叔买米,买面,买衣,让他们的不至于在保家卫国之时,还要饿着肚子。”

  沈定山闭上眼睛,鼻子内的呼吸已经哽咽。

  他的雪飞,果真,还是最懂她的。

  沈老夫人不信,她长长的深吸了好几口气,免的自己被气死。

  “阿凝,你还小,你不知道嫁妆对于女子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嫁妆,你还让你姐姐怎么嫁,还怎么十里红妆?”沈老夫人拿着沈清辞的话来堵他,想着小孩子好骗,好哄,她只是记得大人说的话,也只认了这句话。

  而她现在心里知道,过继的事可能是办不成了,这是沈雪飞的要求,也可以说临终遗言,那么以着沈定山的性子,这嫡子的事,已经没有他们的二房的事情了。

  沈文浩的嫡子之位也都是订在铁板上面了,而现在她也是不提过继,那些嫁妆可是不能放,她当时可是清点过那些嫁的,那可都是世间少有的稀世珍宝,不要说上百台,就算是给她一箱,那也都是价值连城,她还有那么多的孙子和孙女,这些可都是她要给自己孙子和孙女当陪嫁的,如果真的是让沈定山卖了全部充成了军费,那么,她以后还有个什么指望。

  “对啊,阿凝,”大房媳妇连忙的插话,当然刚才也是被吓到了,这才是反应了过来,“没有了嫁妆,你就不能嫁姐姐,就不能答应你娘的要做的事情了。”

  “不,”沈清辞这个不字说的十分的重,“姐姐的嫁妆,爹爹赚,大哥赚,阿凝也会赚银子,给姐姐一个十里红妆,”“他们家不需要娘的嫁产,他们要的东西,可以自己回来,她会赚银子,她很会赚银子,她会赚银多很多的银子,她要像当初娘出嫁的一样,给姐姐一个绝无仅有的十里红妆。不会让任何人看不起她姐姐,她要她让姐姐不输于京中的任何一个贵女,她也要赚更多的银子,给爹爹,给那些背井离乡,保家卫国的人,她这辈子发誓,她一定会用她的双手,为他们赚去米面,为他们赚去棉衣,为他们赚去希望,也为他们赚回来命。

  好,好,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