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3章 打的好主意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0 2019-04-12 23:40:30

  沈清容刮了刮妹妹的小鼻子,“父亲有正事要做,不能和阿凝玩,姐姐同阿凝玩好不好?”

  “不好不好。”

  沈清辞完全的就一幅孩子样,将孩子的任性演到了极至,沈清容不同意,她就睁着一双大眼睛,小嘴扁的很厉害,虽然没有放声去哭,可是泪珠子却是在向下掉着,就连奶嬷嬷也都是哄不了。

  最后沈清容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只能自己抱过了沈清辞,带着她去那院找沈定山。

  “怎么了?”她刚出来,就遇到了正下学回来的沈文浩,“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带阿凝过来了?”他大步的走来,一见沈清辞一张红仆仆的小脸,还有她哭的红红的眼睛,一下子就心疼的了不得,连忙抱过了妹妹,再是拍着她的小脑袋。

  “阿凝不哭,是哪个坏蛋欺负我家阿凝的,哥哥替你打他。”

  沈清容对于自己大哥的话只能是苦笑了。

  她总不能说,是因为父亲吗,难不成沈文浩还真的敢打父亲不成。

  “她说要父亲。”

  沈清容拿过了丝帕小心的擦着妹妹的小脸,这怎么一哭,就连眼睛都是红了,这孩子是怎么了,都是成了红脸的关公了。

  “那父亲呢?”沈文浩自己抱着妹妹,就连奶嬷嬷伸手都是不放开。

  “去伯祖母那里了,”沈清容小声的说着,“说是找父亲有事商量。”

  “他们能商量什么?”沈文浩冷笑了一声,“怎么的,还想从我们这房得到什么,如果不是他们当初心狠的赶我们出去,母亲就不会带我们离开,不离开,母亲怎么会用自己和阿凝引开那些劫匪,而母亲也就不会死了。”

  “走,”沈文浩抱紧了妹妹,“我们去看看,我们的那个好伯祖母还想要做什么?”

  沈清容本身还是想要阻止的,可是一听大哥说的,一口气也是憋在了心头很久,实在是咽不下去,本身算是家里冷静的她,也是不由的被气上了头了,直接就跟在了沈文浩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就向着另外一院走去。

  二房那边人多,杂七杂八的,也都是有百十来号人了,沈定山嫌麻烦,他本身就不喜欢人多,更是不喜欢女人叽叽喳喳,本身三个女人就一台戏,女人多了,戏就唱的越大,所以就让人在院子中间隔上了一道墙,两边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二房那边却总是想插手沈定山这边的事情,而沈老夫人也一直都是以着沈家老夫人自称,还要给沈文浩沈清容立什么规矩。

  结果沈定山直接大手一挥,将中间隔着的那道门都是给扎实在了,虽然说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对自己的儿女也没有多么尽心,可是他却是绝对的不会让别人欺负他的儿女,他的儿女,他都是没有立过规矩,这凭什么给别人晨昏定醒的。

  虽然同是姓沈的,可是他们有什么关系,说起来是同宗,可是这家早就已经分了,就只有沈老夫人那边还认不清事,还真的以为可以学做着沈定山这边的主吧,沈定山就是一个粗人,当然脾气也是相当的不好,他不喜欢那些虚以委蛇的人。

  他向来直接了当,不成就是不成,也是不会给沈老夫人什么面子。

  现在别人是仰着他的鼻息生活,可不是他吃人家的。

  他自然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别人不服气,行啊,走啊,马上就走,想滚哪里就去滚哪里,他们这里的庙太小,容不下他们这些大佛,尤其是当初他出事之时,他们对于自己妻儿所做的一切,如果娄雪飞没有死的话,那么到还好说,两家的关系还能够缓和,娄雪飞本就是良善之人,她不会生这份气,也不会计较自己受过的苦。

  沈定山给那边已经留了几分面子了,最起码,不会让外人看他们沈家的笑话。

  可娄雪飞死了,她不可能再是回来,那么沈定山与二房这边的仇也都是积下了,甚至是不死不休,还想再是像以前那样对他百般的命运,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是沈文浩他们到了之后,远远的就走到了沈老夫人的声音,中气十足,也就像是杀人一般,而此时外面已经站了不少的丫头婆子,各府的主子,想来这二房那边人都是到了。

  就见里面,沈老人被丫头扶着,一脸的痛心疾首,就像是沈定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

  “伯母只是替你担心啊,你说你那一门没有嫡子也是不行的,你说对不对?”

  “侄儿有子。”

  沈定山耐着性子,可是那张黑红的脸上,明显的都是一脸的不快,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快一个时辰了,也都是被他们这些群鸭子叫的快要烦死了。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多陪他的阿凝,玩,孩子长的太快了,还没有爱,就已经长了,像是沈文浩他们,他只是记得他们还是小小的模样,还都是可以被娄雪飞抱着的,可是怎么的一下子就长到了这么大了。

  他都是怕了,他都是怕自己哪天睡着了,阿凝就要长大了,然后也就要嫁人,而每每想起这些,他就想要杀人。

  可是他实在是想的太多了,他家小阿凝现在才是五岁,她还离长大还有很长的时间。

  还有沈老夫人在说什么屁话,什么儿子不儿子,他有儿子,他的儿子都是十岁了,立马就能长大成人,他十二岁就已经上阵杀敌了,他的儿子还能差?

  再说了,三个孩子已经经够了,他没有想过再是娶亲,更是没有相过娶一个不知道什么的女人,过来欺负他的阿凝。

  阿凝是他的一切,他不允许她身上有任何危险出现。

  沈老夫人气的不断喘气,一边的老嬷嬷连忙拍着她的胸口,也是替她顺着气。

  “母亲,你慢些同大哥说,不要急,他会明白的。”

  一边的二房老二媳妇连忙的也是过来替老夫人顺着胸口。

  “大哥是最孝顺的,现在只是想不通,等以后他就明白您是真的为了他好,咱们都是沈家人,一笔写不两个沈字,再是怎么样,那也都是打断了骨头连着根,”而她再是向一边的沈定山使着眼色,“对不对,大哥,你就不要和母样置气了,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