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1章 她欠了好多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6 2019-04-11 23:38:04

  “这是就是阿凝吧?”

  宇文旭走了过来,主动的捏了捏沈清辞的小手,这软软的到是挺好玩的。

  “是啊,就是我妹妹,乳名唤阿凝的,你们可以叫她阿凝,我家阿凝很乖的,我爹要打我的时候,阿凝还挡在我前面呢。”

  沈文浩一脸的有妹万事足,那一幅得意的样子,实在是两个没有妹妹的少年公子想要一把一扇在他的脸上。

  宇文旭是家中幼子,上头有三个姐姐,本来俊王夫人以为都是没有儿子了,当然也是认了命,而俊王爷与俊王妃的感情极好,就像是沈定山与娄雪飞一样。

  俊王爷与俊王夫人从未红过脸,当然也是没有想过要纳妾,就这样过了几年,大郡主都已经成亲生子,结果俊王夫人却是有孕了,而后生了小俊王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小俊王是平俊王府的独子,当然也是俊王爷的老来子,不过虽然要是老来子,也是在家中受尽了各种的宠爱,可是他却未因此而变成纨绔,相反的,一直都是有着一份清雅之姿,为人谦虚,就是风度有佳,在京中的风评也是极好,当然现在也有不少的人家盯着他这块小肥肉了。

  毕竟平俊王府家世相当,也是今上身边的重人,也是皇亲,身份自然是贵重,当然也是因为平俊王一生并未娶别人,只有俊王夫人一个原配,所以平俊王府的男儿,皆是不会纳妾,这在整个京中,也都是少有的,现在哪个青年才俊,年轻公子,王侯将相,家中没有一两房美貌年轻的小妾,还有善解人意的通房的,可也便是只有平俊王府是一股清流。

  沈清辞自然也是听过平俊王府的事情,只是上辈子这位小俊王当时娶的是京中的哪位贵女,她并没有注意过,因为她所有的心思都是放在了黄东安的身上,她的两颗眼珠子里面,也是容得了他的存在,除了他那个伪君子,也就只有他了。

  但是她到是听人说过,小俊王是是极宠妻子的好男子,如果姐姐能嫁于她,那就好了。

  至于另一个,她再是玩着自己的小手指,眼睛却是望了一眼另外的那个少年公子,宋明江,与俊王夫人到是有些关系,家中虽然不如别家的勋贵,可是也是书香门第,安富之家。

  当然,他家的到也是人丁简单,宋母年轻的时便已经守寡,也是一人将儿子拉扯长大,后来宋明江成了苍松学校的学子,宋母也是在京中置办了宅子,也是同平俊王府比邻而居,这几年间,到也是在京中有些小名气吧。

  其实两人都是很好的,她记得当年宋明江应该对她有些意的,就是她被人带坏了,一心都是放在了黄东安的身上,也是将自己送进了地狱当中,最后被人扒皮拆骨,也是不得好死。

  “我能抱抱吧。”

  宋明江走了过来,干净的双手也是抱过了沈清辞,他有一双爱笑的眼睛,眼瞳极为的干净,干净的几乎都是可以望到自己的另一个倒影,而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在双眼睛中尽数的顿形。

  宋明江摸了摸沈清辞的小脸,“文浩,你这个妹妹长的还真好,以后长大了真是了不得。”

  “那是,”沈文浩一脸的与有荣焉,夸了妹妹就像是在夸他一般。

  宇文如噗嗤的笑出了声,再是打开了扇子摇了摇,一幅的风流倜傥的样子,如果他这幅模样被京中的那些女人见到了,怕都是恨不得啃上他的一块肉,然后分食干净吧。

  不得不说,宇文旭,真的就是京中女子心中第一位心中的佳婿吧。

  而李宋明江想来也是不差,虽然没有那般好的家世,可是只要以后他能高中,那么也算让宋家有了底蕴,再加之他家中的情况简单,并无太多的妯娌,所以那些疼女儿的,想来也都是会将眼光放在他身上才对。

  而从小沈文浩能同宋明江交往便可得知。

  毕竟大周的风气,本就是嫡庶分明,而沈文浩也只是一个庶子,可是他们两人却是能一并他成为挚友,就知道,这两人的人品绝无问题。

  “她在想什么?”宇文旭的戳了一下沈清辞的小脸帽,这一戳,就是一个小窝窝,可是一放开,又没有了。

  沈清辞裂开小嘴笑着,一双大眼睛也是笑的弯弯的,越是显玉雪聪明了,当时就差一些让小俊王抱着回家,给自己的当妹妹养了。

  而沈文浩怎么愿意,他妹妹回来还未有几天呢,他自己都是没有看够,怎么可能还将妹妹分给别人,两人因这些还差些大打出手了一场,不过到是不用怕会见血,因为两人自是有分寸的。

  而上辈子,沈文浩被五马分尸,也是小俊王力保他命,后来虽是未说动圣上,但是沈文浩的尸体还是他亲自送回沈府的。

  恩……

  沈清辞歪了歪脑袋,这么好的姐夫,怎么可能不要呢,她姐姐还差五年就可以成亲了,所以要早些定下来才行,她欠姐姐一个好丈夫,也是欠姐姐一个十里红妆,而她欠大哥和爹爹的那就更多了。

  “阿凝……”

  宋明江忍不住的也是拿手戳起了沈清辞的小脸,突然的也是玩心四起了,当然也是因为沈清辞太乖的原因,不管怎么戳她都是不哭,还会对你笑,当然还有她身上这种甜甜的奶香味儿。

  这你抱抱,我逗逗的,没有一会,就喜欢极了这个小丫头了,当然也是约定好时间,还会常过来的。

  当然一来二往之间,几人的关系也便是越好了。

  这一日。

  沈清容正在同自己的奶娘说着大哥的事情,两人一边笑一边拿着针线活,而沈清容手中拿着的,是一件小小的衣服,是给妹妹做的,虽然说府里有专门的刺绣师傅,负责着府里主子们的四季衣服,可是沈清容还是喜欢自己做,她给爹爹做,给大哥做,现在也是给妹妹做。

  “爹说大哥就是讨打的,现在才是屁大一点,还想着带兵打仗,上次打的还不够吗?难不成还想再被揍一顿?”而说着她自己都是捂着嘴笑了起来,目光温柔,表情也是温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