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7章 哥,你疼吗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44 2019-04-09 23:45:59

  “你们兄妹从来没有吃过那样的苦,可是那些苦都是让阿凝吃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々你母亲对你们兄妹不够好吗?她辛苦的把你们养大,把你们当成自己的亲生子女,危难之时,她宁愿带着阿凝一起死,也都是要护着你们,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阿凝,她是你的妹妹啊,是你母亲拼了命生下来的唯一的女儿,你们就不能看在你们的母亲救了你们兄妹的份上,对她好一些吗?”

  沈定山气的一鞭子就抽在了儿子的身上,可是沈文浩却是哼也没有哼过一声,他挺着背,他不反驳父亲,这一鞭子他受,是他对不起妹妹,是他踩坏了妹妹的波浪鼓,也是他们兄妹害的母亲客死异乡。

  “父亲,请手下留情,”沈清容跪在了地上,替自己哥哥求着情,而沈文浩对她摇头,意思让她不要说了。

  他们兄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却是让沈定山心里窝的火气更加的大了,他们兄妹到是兄妹情深啊,可是他的小阿凝啊,他们兄妹还可以相互扶持,可是他的小阿凝连娘都是没有了。

  他再是拿起了鞭子就要再是抽向沈文浩,这辈子谁也不能伤着她的小阿凝,就连他的亲生儿子也是不能,只是就在他的这一鞭子要打出去之时,他却是听到了一阵像是小猫一样的声音。

  “爹爹……”

  沈定山的手指顿了一下,他不相信转过身,就见他的小阿凝正站在门口,刚才那一声是她吗,刚才是他的小阿姨在说话吗?

  是她叫了爹爹吗?

  “爹爹……”又是一声。

  沈清辞睁着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几根如同嫩姜一般的小指指紧紧的扒着门框。

  而沈定山都是不动了,就连动作也是没有换过,他就怕这是一场梦,就怕梦醒了,他的小阿凝还是一样的不说话,不喊爹爹。

  沈清辞跑了过来,然后伸出小手挡在了沈文浩的面前。

  “爹爹,不打哥哥。”

  沈定山手中的鞭子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阿凝,阿凝……”他连忙的蹲在了地上,小心对着女儿小小的脸。

  “你刚才叫什么,你在叫爹爹吗?”

  “爹爹,”沈清辞乖乖的喊了一句,口齿十分的清楚,她不是不想说话,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上辈子被自己害死的爹,还有大哥。

  沈定山的虎目含泪,他的小阿凝终于是说话了,不然的话,他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他也都是准备明天进宫一次,请常太医过府一次。

  毕竟都是这么久了,小阿凝一句话也是不曾说过,他都是怕,她要再是不说话,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开言了。

  “爹爹,不打哥哥,”沈清辞伸出自己小手,抱了抱沈定山的脖子,也是将自己的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阿凝梦到娘亲了,阿凝想娘亲了。”

  沈定山抱起了女儿,男子高大的身体几站都是矮了几分,他也想妻子了。

  雪飞,你看,咱们的女儿会说话了,真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哪怕是文浩和清容也是不行。

  “嘶……”沈文浩咬着牙,一张脸也是被打的又红又肿的,府医正在给他的伤口上着药。

  “你爹这一鞭子打的可是真是不轻。”

  府医啧了一声,“不过这一次你到只是挨了一鞭,我记得,你以前不听话的时候,他可是最少打三鞭的。”

  “嘿嘿……”

  沈文浩傻呵呵的笑着,明明都是疼的龇牙咧嘴,没事的,这一鞭子挨的值,是真的值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才能讲话,用这一鞭子能换来妹妹说话,他也一点也不后悔,哪怕是多打他几鞭子也成啊。

  “咦,这是哪里来的小娃娃?”府医一回头,就看到了门口藏在一个小不点儿,荷色的袄子,头发也是梳了两个花苞头,真是玉雪可爱的,这眼睛多亮多大的。

  “阿凝,”沈文浩连忙拉上了衣服,也是忍着的疼痛蹲下了身子,“到哥哥这里来。”

  原来是这是三小姐啊,府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知道了,他自然是知道沈定山这一次出门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夫人和女儿,不过就是可惜,他夫人已经仙逝了,只是有一个四岁的幼女,就是这个孩子吧?

  长的还真是像沈夫人啊,就是可惜了,多好的女人,红颜薄命。

  他背起了自己的药箱,走过去之时,也是了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小脑袋,只感觉这孩子小的不可思义,也是软的令人心疼,当然这双眼睛怎么的都是瞧的让人心疼的紧。

  “真是乖孩子,”他再是笑着,然后背着药箱就走了出去,当然也是不打搅这对兄妹了。

  沈清辞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走了过去,十岁的沈文浩,身量已经十分的高了,跟个成人差不多了,可是她还是很小,哪怕是沈文浩蹲着,也都是要比他高的太多。

  她细细的在沈文浩的脸上找着过去的痕痕,她记得的就是沈文浩长大的样子,当然也是现在的样子,虽然还透着太多稚气,可是就是她的哥哥,是那个为了她可以去死的哥哥。

  谁说这世上她没有人爱的,她没有人疼的,明明就有这么多的人,爹,大哥,还有大姐,虽然大姐是恨她的,可是最后还是为了护她,将自己的嫁给了那个无耻下作的男人,最后也是落到了那样的地步。

  “阿凝,我是哥哥,你还认识我吗?”沈文浩做了一个大鬼脸,“小时候哥哥经常这样逗你的,你最喜欢咬哥哥的手了,还会对着哥哥笑的。”

  其实沈清辞真的不记得这些事情,她重生回来都是四岁了,不时候的时候她不记得,也也没有印象,她所有的印象,都是上辈子,都是现在。

  “哥哥疼吗?”

  她站在地上,也是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扑到了大哥的怀中。

  哥哥,你疼吗?

  疼吗?

  五马分尸之时,你疼吗?

  头首分离之时,你疼吗?

  爹爹打你的时候,你疼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