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5章 你想当鬼吗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4 2019-04-08 23:47:34

  奶嬷嬷从沈定山的怀中接过了沈清辞,再是带着她去里面睡觉,而无人知道,此时谁也不看的孩子,只是暗自的将自己的眼泪憋了回去。

  她不是不敢看人,她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当年那个被自己害的身手异处的大哥,还有被火烧死了的大姐。

  奶嬷嬷将她放在了那张比都是大了不少的软塌上面,再不是那床破布棉絮,塌子十分的软和,也是铺上了好几层的被褥,被子更是云锦做成的棉被,盖在身上软软的,也是香香的。

  奶嬷嬷还在一边坐着,替沈清辞轻轻的打着扇子,此时的天已渐热,也是有些暑意了,小孩子是最不耐冷了,可也最是不面热的。

  这不她晚上都是发现,沈清辞都是出汗了。

  沈清辞还是有一搭没有一搭的摇着手中的波浪鼓,她将波浪鼓放在了被子里面,也是用自己一只小手抓紧了被子,她闭上眼睛,几乎不意外的,再是梦到了上辈子的那些过往,而无疑的也都是她的恶梦。

  她再是抓紧了被子,一只小手的手指关节也都是泛白。

  “大哥,怎么办,安东哥哥将四皇子打伤了。”

  沈清辞然对着沈文浩哭诉着,一双眼睛也都是哭成了核桃,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那么黄家都是要完蛋了,黄家只是商人,并没有什么高官,也是没有但俣,今上敢是会机会这样的杀人,这下杀了皇子,那不是止是杀头的罪,更何况那个四皇子向来都是喜怒无常的,也是阴晴不定的,上一次不过就是一个宫女将他的衣服弄脏了,他就将那个宫女丢到了河里,也不让人救她,最后那个宫女被活活的淹死了。

  整个京中谁都是知道,四皇子最是心狠手辣,所有见了他的人也都是退避三舍而走,可是也不知道黄东安是怎么同四皇子起了冲突的,将人给打了一顿,不管是意外,还是何故,现在四皇子就是伤了。

  现在这事情闹出来了,还是闹大了,如果按着四皇子的性子,都是可以让黄家家破人亡了。

  所以现在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黄家人现在都是焦头烂额了,甚至都是想着收拾细软,逃跑,可是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是天子的天下,这也是天子的脚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且不要看黄家是一界商人,可是府里也是错宗复杂,总不要可能整黄家几百号人物,全部的跑了吧?

  而且这么大的动作,别就算是四皇子再傻,也会猜出来,他们这是要畏罪潜逃的。

  黄家急,她则是更急。

  “大哥,如果东安哥哥真的出事了,我也是不活了。”

  她坐在了地上,不时哭着,也是任性的要命,而她就是一个被人宠坏的大小姐,也是被人给教坏了,她没有亲娘,也没有人给教过应该怎么做人,她只是知道,她只要自己过的好就行。

  “黄东安真的对你很重要吗?”

  沈文浩问着沈清辞。

  声音幽幽的,音色也是轻轻的。

  “当然重要,”沈清辞踢了一下沈文浩,“你这种害死我的娘的人是不会明白的,这世上现在就只有他对我最好的,如果没有了东安哥哥,我也是不要活了。”

  沈文浩蹲下了身子,然后摸摸妹妹的头发,“阿凝不气,也不怕,哥哥会帮你的,一会帮你的。”

  他笑着,还是对于妹妹一如既往的疼爱,哪怕沈清辞那一句你害死我了娘,说了百次千次,他仍是没有生过一丝的气。

  “可是大哥要帮怎么帮安东哥哥?”

  果然的,沈清辞一听这话,也是不哭了,她拉着大哥的袖子,也是急的不行,当然又是变成了那个娇气的小姑娘了。

  “你不用管了,大哥会做好的,只要我们阿凝开心就好,爹爹不在了,可是还有大哥的,大哥是不会让别人欺负了阿凝的。”

  沈清辞高兴的又是收拾了一番自己,然后就去换衣服找黄东安去了,却是没有发现,那一瞬间,在沈文浩眼中的不舍与悲色。

  而他留给妹妹最后的就是他的笑,他一直在笑,目送着妹妹离开,那一眼的笑,其实已经是一眼万年。

  他笑着,其实很惨淡

  他笑着,其实很苍白。

  他笑着,其实也是很失望。

  他笑着,或许也有不舍。

  当是沈清辞回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飞出去的小鸟一样,因为有人得了消息,说是四皇子已经不追究黄家了,她能不高兴吗?

  她要将这件事告诉大哥去,恩,大哥这一次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以后就不恨他了,不恨他害死了她娘,以后她会对他好一些的。

  结果当是她回去了之后,却是见到家里的都是挂起了白色的挽联,这是谁死了?

  她盯着那些挽联,本能的不喜欢这些,当然也是想要离开,可是一会儿,她又是折回了步子,走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面,这是她家,她是将军府的嫡女,这个府里面数她身份最高贵,她为什么要怕,为什么又不能回家,再说了,谁死了,同她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她越走却越是心惊,因为这些挽联是在他们这院的,不是在二房那里,而现在他们这房除了大哥大姐和她这外,就没有主子了啊。

  只有主子死了才会挂上这样的挽联,总不能一个下人死了,也都是挂上吧。

  “你回来了……。”

  突然来的一阵幽幽的声音,让她不由的背脊一凉。

  她猛然抬头望去,就见沈清容站在了门品,一身素白的孝衣,她已经有十九岁了,却是未嫁人,白的衣服,白的脸,白的跟个鬼一样。

  “你这么吓人做什么?”沈清辞本就是被吓的不轻,一见沈清容这身白衣,直接就走了过来,再是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你穿着这样做干什么,想要咒我死吗?你不要以为我死了,你就是这个府里的嫡女了,我告诉你,沈清容,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不过就是卑贱的没有人要的庶女。”

  当是她还要再是大骂之时,啪的一声,她的脸一疼,而沈清容的手已经扇在了她的脸上,这一巴掌,也是将她给打的懵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