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4章 恶梦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4 2019-04-07 23:52:26

  沈定山对于沈家的二房的没有给多大的脸色,辱他妻儿,赶他妻女,害他的妻子枉死的事情,他记一生。

  因为他的妻子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他的小阿凝,这辈子也都是不可能会有娘了。

  沈老夫人气的自己的胸口疼,可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谁让这不是从自己的肚子里面爬出来的,谁让她的儿子如此的不争气,谁让这只是侄子,却是亲儿子的,他没有生过,没有喂过,没有养过,自然的同她不亲,现在她还要仰仗着沈定山过日子,也才是能享尽这京中的荣华富贵,当也能被从多的丫头婆子伺候着,当然还能听到了别人寒她一句老夫人。

  等到她将府里的大权拿到了手里,以后这将军府就是她的。

  只是,她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当是她要开口之时,她的大儿媳妇连忙的揪住了她的袖子,再是小声道。

  “婆母,小心隔墙有耳。现在将军对咱们已经是心生不满,如果再是让他不悦。那……”

  “他敢!”沈老夫人冷笑一声,“我还不相信,他还能将这个伯娘给赶出去不成?”

  老大媳妇站在一边的不敢多言了,不过却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蠢货,她自己不都说了,这是伯娘,而非是亲娘,再说了,他们虽然是姓沈的,可是连沈定山那一门的人都不是,人家要是真的不想养他们,也没有人戳人家的沈定山的脊梁骨,再是骂一句不孝的,见过养亲爹亲娘的,要是哪有养伯的道理。

  哪怕真不将他们赶出去,不过就是名声差了一些罢了了。可是真的沈定山要撕了这张脸,将他们赶回到老宅那里去,就他们这一房的人,以后在京里,就没有他们说话的份了。

  沈老夫人只有两个儿子,可是她却是还有女儿,她还想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京中的高门大户里面,而没有将军府,谁还认他们,他们就连那些就京中贵女的集会都是没有资格参加。

  这老夫人还是看不清眼前的事实,当初也就是说过,不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的,万一要大哥要是回来了,那时他们要怎么下台,可是老夫非是不听,不但是把人赶出去了,就连人家的嫁妆也都是不愿意给,现在到是好了,大哥真的回来了,而他们也是闹了一个没脸,更是同大哥将关系弄到了几乎都是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她再是想起,被沈定山抱在怀里的那孩子,不由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咬的都是疼了,也是疼了心肠的。

  他的姝姐儿也是那个孩子差不多大的,自小就是冰雪聪明的,又是可爱懂事,她还想着以后这将军将也只是她姝姐儿一人的,到时所有人的眼光不都是要落在自己的姝姐儿的身上,可是她却是没有想到,大哥又是将那个孩子带回来了。

  那孩子不但是大哥的嫡女,更是那个富可敌国的娄家人,当年娄雪飞以商女身份嫁与大哥之时,十里红妆,几乎都是从绕了半个京城,那时更是风光无限,当然更是让人惊讶的就是那近两百台的嫁妆,每一样都是嫁值连城东西,娄家当初也就只有那么一个女儿,几乎都是将半数的家产给了她,而这些嫁妆,如果的那孩子不回来的话,那么,也就会有她的姝姐儿一份,可是现在的那孩子回来了,以后就没有她的姝姐儿什么事了。

  她用力的绞紧了自己的帕子,然后银牙一咬,眼里也是闪过了一抹怨恨与恶毒。

  反正是个没娘的孩子,谁知道以后是不是会能长大,就是算是长大了,也不知道能被教成个什么样子?

  他们这里的人心各异,各自的都是自思的思量,可是在另一边,沈定山已经是抱着沈清辞回到了他们的院子里面。

  “爹……”沈文浩连忙的出来,身后也是跟都会他的同胞妹妹沈清容。

  当初沈定山给儿子起名子之时,就是想着这孩子以后可以弃武从文,可能给沈家考一个文状元出来,结果又是一个爱武的,小小年纪,就喜欢舞刀弄枪的,还胆大的跟着大军去剿匪,他差一些没有将这个儿子的狗腿给打断了。

  至于沈清容就像是她的名子一样,人家若都是云是衣服花想容,沈清容很消似自己的生母书姨娘,姓子向来都是温婉秀气的,当然也有着女孩家的羞涩与胆小。

  沈文浩连忙的跑了过来,一见被沈定山抱在怀里的沈清辞时,眼眶都是红透了,“是阿凝,爹,是阿凝吗?”

  小阿凝当是出生了之后,他是最爱抱着她的,那进她还是小小的,爱笑,不爱哭,一双眼睛总是睁的大大的,也是爱拉着他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小嘴里面啃着,那软软的牙床咬着他的手指,痒痒的,软软的,让他一颗颗心都是化没有了,他们和娘亲走散了之后,他最想的就是小阿凝长大了没有,是不是还喜欢咬人,是不是有饭吃,因为母亲将自己身上的所有的银两都是给了他们兄妹两个人,嬷嬷用着这些银子,将他们安顿的很好,从来都没有吃过苦,可是母亲却是带着还在襁褓中的阿凝,不知道是否有吃饱过饭?

  直到了父亲得了消息回来了,说他找到了阿凝,可是母亲却是故去了。

  他擦了下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眶,也是暗自在的心里发誓,这辈子他一定会好好的护着妹妹,不会让任何人动他妹妹的一根头发

  而现在小阿凝就在他的面前,她长大了,可是还是很小,她正将自己的小脸靠在爹爹的肩头,摇着手中的波浪鼓,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

  “我,阿凝我是……”

  沈文浩放在身侧的手指握了松,松了又握,这到底昨了,为什么妹妹不看他啊,他是她的哥哥啊,从小是最喜欢抱着她逗她笑的哥哥,她应该是可以听出他的声音吧,应该还是可以记得他的脸吧?

  “她累了,”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让她先是睡吧,”一路上餐风露宿的,虽然他已经刻意的放慢了速度,可是最后还是一样的累到了她,毕竟她还是太小,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