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八章 一座新坟,一杯黄土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3 2019-04-05 00:22:49

  “请问,这位老爷可有什么事?”这男子虽然身着寻常的衣服,可是衣料却是不凡,面有气质也是沉毅,大概就是三十岁上下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这位婶子,我想打听一件事情。”

  男子再是向牛婆子拱了一下手,这才是问道。

  “我想知道,您可认识一姓娄姓的妇人,夫家姓沈,还带有一名四岁幼女?”

  “你是问沈娘子?”牛婆婆一听这话,一下就知道,这说的是沈娘子的,他们村的外来人不多,这几年间就只有几户,其中一户就是沈娘子,她姓什么,她到是不清楚,不过她的夫家确实是姓沈的就是不差。

  “沈娘子,是她,一定是她的,”男人满是灰尘的脸,终是扬起了一抹笑,也是将那一身的杀气冲淡了几分。。

  “婶子,麻烦你带我去见她们,我已经找她们近半年的时间了,”男人也是激动万分,当然那种高兴与庆幸,并不是装出来的,也是装不出来。

  “请问,你找她们何事?”

  牛婆子还是要问清楚,现在虽然沈娘子不在了,可是清辞那个孩子还是在的啊,如是这个人是心怀不轨的话,那么她是一定不能告诉他小清辞现在人在哪里,那孩子已经很可怜了,她已经没有了娘,不能再是没了命。

  “我……”男子的眼眶微红,虎瞳也是泛泪,“她们是我的妻儿,我刚是回来,才是打听到她们落难到了这里。”

  “你是沈娘子的相公?”

  牛婆子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她还以为沈娘子是寡妇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一个人带着孩子到他们村子里面,也是无亲无故的,原来沈娘子是有相公的,至于为什么沈娘子会落难到这里,其实牛婆子也是不用问,她也是从大户人家里面出来的,那里的歪门邪道可是多着呢。

  指不定的沈娘子还不知道遭谁的迫害。

  “是啊,婶子,你能带我去见她们吗?”

  男子都是站不住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她们。

  “你跟我来吧,”牛婆子还是留了一个心眼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她会将小清辞交给他,如果真的是来寻仇的,那么她会将孩子藏起来。

  他说是孩子的爹,就算是孩子的爹那又怎么样,这爹也是当的太容易的吧,一找就是一个准的,

  牛婆子在前面走着,而后面的男子也是亦步的跟上,只是他越是走却越是心惊,人不是应该住在村子里面,这怎么会越走越是偏的。

  “婶子,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他忍不住的问着,而心里也不知道为何竟是有些不安了起来,而这样的不安,让他的背上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当然更是无端的令他的惧怕着。

  “没有走错,快到了。”

  牛婆子继续的向前走着,当是她到了一处新坟前面之时,就看到了坟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而坟前还有一束新鲜的野花。

  可怜的孩子,又是想娘了吧?

  其实她也真的希望这个男子说的话是真的,他真的就是小清辞的亲爹,这样小清辞就有了亲人,也就有人照顾她了。

  “婶子,你为何要带来我这里?”

  男子想笑,却又是笑不出来,他的唇角不时的哆嗦着,就连放在身则的双手都是纂的紧紧的,他竟然发抖了,他竟然害怕了,哪怕是面对着千军万马,他也不曾如此的怕着,可是现在面对着一个新的坟头,他却是怕了。

  “你不是要找沈娘子吗?”

  牛婆子伸出手指,指着那个才是新起的坟头,“这就是沈娘子,她半月前已经去世了。”

  “不可能。”男人摇头,他不信,他的雪飞怎么可能会死,她还如此的年轻着,他去边关之时,她还说要在家中等他回来,后来他还接到了她的一副家信,说是自己的有孕了,而这件事情让他欣喜若狂,他们成关那时已有八年了,却是一直未有儿女,现在终于是有了孩子了。

  而他也是一直的期待孩子的出生,不知是一个儿子,还是一个女儿,如果是儿子,就让他像他一样当个大将军,保家卫国。如果是女儿,那一定也像他的雪飞那样,是一个极美的孩子,他会将他的女儿捧在掌心里面,等她长大,再是替她选一个乘龙快婿。

  再是后来,他又是接到另一封家书,说是他的夫人生了,为他生了一个嫡女,虽然他已经有一对儿女,可是这却是他沈家真正的嫡女,他对于孩子向来都是一世同仁,可是这个才是出生的孩子,还是占据他几乎所有的心,妻子说,她将孩子的乳叫唤做阿凝。

  他在信中与妻子说,只要等他回京后,就能见到他的小阿凝了,只是未想,这一仗整整打了五年的时间,而他的阿凝已有三岁了。

  只是当是他打用胜回来之时,以为就要见到自己的小阿凝之时,却是得知他的妻儿已被赶走,只是因为他当时一计让别人误以为他战亡,他们怕他的妻儿连累了他们,所以竟是将他的妻儿都是赶出了家门。

  妻子为护他的一儿一女,以身犯险,只能带着阿凝走的更远一些,而这一走就是近一年的时间。

  他多方的打听之后,这才是打听到妻子有可能在这个村子里面,只是当他以为要见到了妻子之时,结果只是遇到了一座冰冷的孤坟。

  “这不是我的雪飞,不是……”

  男人摇头,他绝对的不相信。

  他再是一个箭步上前,就扒起了坟上的土。

  “唉,这位老爷……”他这突然来的疯癫,还将牛婆子给吓到了,“你快些住手,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苦打搅她的长眠,她虽然是不在了,可是也还有一个孩子啊。”

  “我的阿凝……”

  男子停下了手,双手的手指的都是血,而他却是像是无知无感的一般,就连一双眼睛也都是红的似血……

  “阿凝?”牛婆婆叹了叹气,这好像是弄错了吧?她不由的摇摇头,“错了,错了,那孩子并不叫阿凝,她姓沈,叫沈清辞。”

  而男人却是扯着嘴笑着,就是这笑,很令人疼。

  “不错,是阿凝,我的女儿沈清辞,乳名阿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