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六章 有爹爹在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8 2019-04-05 00:18:03

  “娘,阿凝不怕。”

  她再是擦擦自己的眼泪,自己上了村子后面的山上,然后捡着地上的柴火,她做不了太多的事,她还在太小,她什么也是做不了,她就连娘也是救不了。

  到了下午牛婆子回来的时候,就莫名的发现自己家的门前竟然多了一小捆的柴火。

  “这是谁放的?”牛婆子将地上的柴火捡了起来,挺轻的,她将柴火拿了进去,也没有想的太多,还以为是不是有人捡的忘记在这里,如果有人要的话,她就还给人家,不过就是一捆柴火的事情,她也不贪人家的这小捆柴。

  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她又是发现家门多了一小捆的柴,这不会又是谁给放在这里的吧,这一天两天的,她也能全当是别人扔在这里忘记了,可是要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每天她家的门前,都会放上一小捆柴,不大不少的,也不重。

  她问了好几家都是没人知道的,还有人取笑着他,说是这柴都是送上门来,还问这么多做什么,虽然说山里遍地都是柴火,可是这都是要花时间去捡的,有那时间,大家都是去忙地里的活计去了,别看这些柴火是不怎么值钱,可是要是真到用的时候,那可都是银子买不到的。

  这事要是放在别人的身上,可能别人还都是有种撞大运的感觉,天天都是能够在自己的家门口捡柴火,可是牛婆子却不是那种人,她知道,没有无缘没帮的对人好吧,这拿了人家的东西,自然是要还给人家的,现在她拿了别人的柴炎,还指不定以后会还什么?

  再说这谁有病啊,天天给别人家里放柴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偏生的就是问不出来,这又是怎么事回事?

  所以这一天,牛婆子专门的没有去地里忙,她就在外面等着,看着是谁给他们家送柴火的,这都是等了大半天了,也都是没有人来,百她心里也不由有些闷气,难不成是她的运气真的太差了,偏生的今天她在这里,可是人却是不来了。

  就在他要走之时,远远的却是看最一个小小身子走了过来,身上还背着一捆柴。

  那是……

  牛婆子揉了揉眼睛,都是怕自己的看差了,结果人影越来越近,当然这人牛婆子也是认识的,不是沈清辞那个小女娃又是谁?

  就见小小的,才是一丁点的小娃娃,瘦的跟把小骨头一样,小脸蛋却是很白净的,身上的衣服也是加了一些补丁,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给自己补的,补丁打的不好,有些歪扭,只能勉强的挡住了几个破洞。

  她小小的背上背着一捆比她的小身体好像都是要重的柴火,在是走最到了牛婆子的门前之时,将身上背着的柴火放在了门口,这才是回去自己住的那个小破房子里。

  牛婆子看的心里疼啊,她提起了那一小捆的柴,几乎都是可以想象到,那小小的孩子是怎么用自己的小手捡着柴火的,又是怎么样的一步一步的将这些紫火背着,放在她家的门前的。

  她知道啊,这孩子是个倔强的孩子,也是一个记恩的孩子,她现在是用着这些柴报着她家的恩啊。

  可是这些柴火,让她怎么能烧的下去。

  沈清辞打开了自己家的那个破门,这地方很破,也是没有人进来,所以锁不锁门都是无所谓,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而是这里什么也没有,就一床破被子,一张断腿的旧桌,还有一个没人要的她。

  她走到了厨房里面,拿出了一个葫芦瓢,然后踩在一个小木墩上面,从里面舀了一些水放在自己的嘴边喝着,她人小,没有多少的力气,所以她早上起来的很早,在村子里的人都是没有醒来之时,她就用这个葫芦瓢一瓢一瓢的将水给舀到这个水缸里面,水缸里的水不多,她也不会烧热水,她家中连一个地瓜都是没有,所以她就喝着冷水,再是啃着那一个黑面馍馍。

  一个她可以吃三天,三天那个富贵家媳妇就会给外面的门边放上一个,她不挑食,什么都能吃,因为她知道,她在这里不会呆太长的时间,她在这里陪着娘,再是等着爹。

  爹,她都是有好久没有见过爹爹了,她爹长的什么样子,她都是不敢想,因为她对不起爹爹,她没有脸想爹爹。

  她再是抱紧了那一床破布棉絮,也是闻了闻上面的味道,还是娘的味道,她能闻到的,她想娘了,也是想爹了。

  她的爹爹,是这个世上最好最好的爹爹,虽然他不爱笑,可是他却喜欢对她笑,虽然他对其它人都是严厉,可是却是把捧在手掌上面疼着。

  每每她犯了什么错,爹爹从来都不曾怪过她,只是笑着摸着她的头顶。

  阿凝不怕,有爹爹在。

  是的,她有爹爹,所以她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因为她有爹爹,她的爹爹是大将军,她可以横行在京城里,她可以不认兄长,不友亲姐,爹爹也不会怪她。

  因为不管是爹爹还是大哥大姐,他们都是知道,她受了苦,她没有了娘,她的娘是因为他们而没有了的。

  她将自己的手从被被子里面拿出来,这么小的,就是四岁孩子的手,指腹都是小小的嫩嫩的,粉粉的,现在这双小手上面都是伤痕,这些都是她捡柴火时受的伤。

  可是,也只有受伤,她才可以感觉自己的手是疼着的,自己的手是在着的。

  她的手被娄紫茵同那个男人齐腕而断,就是因为他们要她交出娄家的香典,可是她没有,他们就砍断了她的双手。

  而她都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这双手,也没有用过这双手了,她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脸上,有手真好,恩,她用脸蹭了蹭自己的小手。

  外面的风不时的吹着门框和窗格,似乎是要将这个破房子掀起来一次,她不想去别人的地方,她只想呆在这里,因为这里还有的娘的味道在,只是,很快的,就连娘的味道也都是要消失了,就像是娘一样,变成了黄圭,变成了一阵风,一粒沙,再也不能陪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