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五章 她自己葬了娘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4 2019-04-05 00:17:30

  牛婆子一听这话,心里猛然的也是一个咯噔,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大牛,你快出来一下,”牛婆子叫着自己的孙子,然后一只手就捞起了地上的小女娃,小小的孩子,面黄肌瘦,身上几乎都是没有一点的肉,额头上面还是青红一片,两只眼睛也是哭的肿出了核桃,这小可怜的,哭的真的让人的心都是伤了。

  “快去地里找你爹娘和二叔去,那沈家娘子应该是不在了。”

  “哦……”大牛也不多问,连忙的就飞一样的跑去找自己的爹娘去了。

  牛婆子直接就带着儿子和媳妇过去,结果一见里面的那已经没了气息的女人,就知道这人是真的不在了。

  牛婆子也是可怜了这对无亲无故的母女,她把沈清辞放了下来,再是摸摸她的枯黄的头发,“婆婆给你娘洗洗,你呆在这里别怕啊。”

  沈清辞点点头,她没有动,却是弯下了自己的膝盖,跪在了那里。

  牛婆子这心都是跟着不由的疼了,她也不敢耽搁,这人怕是没有死多长时间,身子还是软着的,先是给洗干净了,好送上路吧,不然,要是不能入土为安,以后莫要变成了孤魂野鬼,投不了胎,生前再是如何,这人死了,也都是要干净的走的。

  牛婆子是个手脚麻利的,直接就让自己的儿媳妇找来了一件没有没有穿过的衣服,现在也不心疼衣服,死者为大,竟然让他们的遇到了,那么就要将人送的安生了

  看着里面的人来来往往的,沈清辞将自己的头贴在了地上,再是给自己的娘亲磕头。

  娘,走好。

  阿凝给娘送行了。

  娘,阿凝不怕,阿凝一辈子都是不怕。

  娘,走好。

  阿凝会保护爹爹,会护着哥哥,也会敬着姐姐,哪怕是这辈子仍是没有娘说的,那个可以视阿凝如珠似宝的男子,阿凝也会视自己如宝。

  娘,走好。

  阿凝不会再是那么傻,这辈子阿凝一定要好好的活,好好的过,好好的做人。

  娘,走好……

  她再是磕了一下头,一句又一句的念着往生咒。

  牛婆子出来的时候,打一见正跪在地上念着往生咒的沈清辞,突然的,怎么感觉这孩子身上间是有道佛光闪过。

  她不由的揉揉自己的眼睛,再是睁开之时,却是发现什么也没有,她想,她一定是看错了,她再是回头,就见人已经穿戴好了,她叹了声,最终还是忍不下心,不舍得让这么年轻的女人就这么被一片草席,这么草草一裹,就如此的下葬了。

  她拿了一些银子,让牛大郎去订了一口薄棺,再厚的她也是拿不出来,就这样吧,也算是做了一回善事了。

  不管娄雪飞是哪里的人,她现在毕竟是在村子里去世的,所以牛婆子就和里正说过了,就把人葬在他们村子里的祖坟里面吧。

  村长摇了摇头,起初是不愿意的,可是最后再是一起这孤儿寡母的,说了一句可怜,也就同意了。

  下葬的时候,是牛婆子一家子帮着下葬的,毕竟人还是正年轻的时候去的,才是如花一般的年纪,所以这不是喜丧,也没有吹打什么的,请村上的人挑了一个时间,就将人葬了,而村后头的黄土坟地里面,就多了一座新的孤坟。

  沈清辞跪在新玟前,给娘磕了三个头。

  牛家的人都是站在后面,也不知为什么,这一座的新坟也是让他们的心里不好受,未免的都是有了一些难忍的悲凉感。

  沈清辞给娘磕过了头,然后她站了起来,在牛家人的面前跪了下来,然后给他们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小清辞,跟婆婆回去吧,给婆婆当孙女去,”牛婆子真的不舍这孩子,她知道,如果她不管这孩子,这孩子迟早都是要死的,不是饿死,就是被人糟糕死的,要不就是当了乞丐,更不知道死在哪里?

  沈清辞摇头,“婆婆,我有家,我娘在的。”

  “我想为娘守灵,娘的灵就在那里。”

  牛婆子又是劝了半天,可是沈清辞却是死也不和牛婆子回家。

  沈清辞再是看了一眼那个崭新的坟头一眼,她走了过去,又跪在地上,然后趴在了那个坟堆面,她不怕了,因为是娘。

  她好像还记得的娘的体温,就是这样的。

  娘说,她会在天上看着她的。

  她的话,她信。

  晚上,各家的灯火都是亮了起来,各家各户也都是多了饭菜的香味儿。

  沈清辞拿着一个硬馍馍啃着,她小,吃不了多少东西,这一个馍馍是那个富贵媳妇送来的,她不在乎是不是好吃,她知道爹爹很快就来了,所以她等。

  她吃着硬的像是石头一样的馍馍,可是眼泪却是从脸上滚了下来。

  晚上时候,她一个人缩在娘睡过那张破旧的木床上面,也是盖着娘盖过的烂被子,这上面还有娘的味道了,她记得,这就是娘的味道。

  这是她回来的第二天,第一天,娘不在了,第二天,她亲手将娘葬了,她用力的抓紧着身上的破布棉絮,一比小手的手指尖也是泛白。

  没人知道,这一夜,她干枯了一辈子的眼泪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流着。

  她不是不会哭,她也不是冷血,她会哭,她会哭的,她会哭的,她真的会哭的,只是不能哭,哭了就活不下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摸摸自己的脸,也是手背将自己的小脸擦干净,然后去了厨房,再是拿过了那个比她脸都是大的黑面馍馍,咬着就吃了起来,吃了一小半,她就吃饱了自己的肚子,当是她出来的时候,远处的旭日这才是冉冉而起。

  那一片淡白色的晨曦间,终于是染上了她的年幼的小脸。而天,半壁蔚蓝,半壁沉霜。

  她迈着自己的小腿,去田间地头摘了不少的野花,然后去看娘。

  她将野花放在了坟堆边,再是趴在了坟堆上面。

  娘,阿凝来陪娘了,娘,阿凝好想娘,阿凝前日还见过娘,可是今日娘却不要阿凝了,娘你说,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娘吗?阿凝才四岁,可是你却不要阿凝了。

  她吸了吸鼻子,也是用小手抹干净了自己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