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4-05上架
  • 614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前尘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2 2019-04-05 00:15:09

  破落的院中,站了一个骷髅般的女人,她抬起脸,就这么呆呆的望着眼前的梨花。

  忽是一阵冷风吹来,而她却似是浑然未知一样,而风亦是吹起了她的衣袖,空空荡荡的,也只是余下了一截狰狞的手腕断骨。

  她没有手。

  外面的门吱咛的一声开了,接着一名穿着华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唇角带笑,眸底却是冰冷,就连那张艳的红唇之上,也是擒着一抹恶质的弧度。

  “清辞妹妹,我来看你了。”

  娄紫茵笑道,“这些年,你可好?”她笑着,这笑也是越加的美艳了几分。

  沈清辞用自己的断腕接住了一片梨花,长睫敛下的目光却隐下了一份木然。

  “呵呵……”娄紫茵再是捂着嘴娇笑了起来。

  “妹妹,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你大姐如何了吗?”

  “我们再是如何也是姐妹一场,自是要告知你一声的。”

  娄紫茵再是勾起了自己的红唇,

  “妹妹,你知道吗?今天你唯一的亲人已经死了,你的姐姐死了啊,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是被活活烧死的,烧成炭黑的一团,人都是扭在了一起啊,你可知道,这几年来,她可是送来了不少的银子,可惜你一文钱也没有用上,所以她就死了,也是死不瞑目,你们沈家人终于是死光了啊,可是你什么时候才去陪他们?”

  她笑的自己的脸都是疼了,可是沈清辞却似乎连一点的表情都是没有,也是一点的感觉都是没有,她就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断腕,这是齐齐被切了手掌,当时也不知道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撕心。

  娄紫茵伸出手,啪的一声,就往沈清辞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沈清辞,你果然是都是冷血的,你父亲死时,你没有哭,你兄长被五马分尸时,你也没有哭,你大姐被嫁于全京城最是龌龊的男人之时,你也没有哭,现在她死了,她被折断了四肢,再是被活生生烧死的,怎么,你还是没有一滴的眼泪吗?”

  沈清辞抬起脸,惨白的脸上,只有一双冷瞳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盯着眼前的华服女人,却是让华服女人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过的,再是扬起了自己迷人的红唇。

  “你已经被我砍了双手,你还想要杀我吗,凭什么,凭你的断腕吗?”而她再是扬起了手,可是沈清辞却是连躲都是没有躲过,就只有那一双冷冷的双瞳,或许就像是别人的说的,她没有心,她冷血,她连一点的喜怒哀乐都是没有。

  这一次,娄紫茵的手始始终都是没有放下,而是轻轻的拍着沈清辞没有任何血色的脸,你说你怎么这样倔的,只要你听话一些,把我们娄家的香典交出来,我就可以让相公放你一命,也可以让相公再是纳你为妾,你说这样还不好吗?

  “妹妹,别这样不识抬举,你看你的不识抬举害死多少人啊,”华服女人再是扇了扇她的脸,只是触手间的,却几乎都是冰一样的刺骨寒冷。

  一个人的体温怎的如此冷,可是眼前的沈清辞就如此,她的身体就好是没有半点的体温一样,没有血色,也是就无温度。

  “妹妹,我劝你还是将香典给姐姐吧,这样姐姐还能帮着你大姐准备一幅薄棺,让她入土为安,不至于生前横死,死后还要落的一个孤魂野鬼的下场。”

  “娄紫茵……”

  冷的几乎都是没有一丝的悲哀,淡的几乎都是体会不到了人间的八苦。

  就只是这三上字,平平的,折折的,也是无味的。

  娄紫茵一愣,突然间再是笑开了,妹妹是不是愿意说了,我可是很久没有听过你叫姐姐的名子了,你不是最爱相公吗,这样就对了,她唇角轻抬,语气微讽。

  你说,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如果你早说,相公也便不会砍断你手腕了,你的白竹也便不会死了。

  “娄紫茵……”

  再是这一声,沈清辞的冷瞳里面终是聚了一些光,可是反射出来的却又是一种空洞,

  她抬起自己的断腕,放在了娄紫茵的面胶,“你说是不是没有手,便不再能杀人了?”

  “你自己不就是断碗,不问问自己,为何要问别人?”

  娄紫茵再是抚了抚自己的墨发,然后上前,纤白的手指也是放在了这棵长的奇形的梨树上,“这棵树到是长的不错,花开的真好,可是……”她抬起脸,脸部的表情也是尽数而去,“妹妹,你也应该知道姐姐是最讨厌梨花了,所以明日姐姐便会让人砍掉它,妹妹你说可好?

  眼前落下的那一树的洁白,沈清辞再是伸出断碗,断碗上面有了一朵完美的梨花,她突然间笑了,就像如是这洁白的花朵一般,白的无色透明着。

  她将自己的断碗抬起,将这朵梨花放在了自己的嘴里,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香,让院外所有的人不由的都是停下了步子。

  好香,是的,好香。

  不知道哪一种香,似梨非梨,似梅非梅,又似雪中莲,竟是有些说不来的冷。

  “娄紫茵……”这是沈清辞第三次的叫着这个名子,她要记住什么,哪怕是在变成了鬼也不会忘记。

  “你真的认为没有的手就真的不能杀人吗?”她的声音幽幽的,却是无人知道,此时,她抬起另一条胳膊,这条胳膊也是没有手腕,可是在手腕里面却是长着半把剪刀。

  这半把剪刀活生生的长在了肉里,同皮肉长在一起,同根骨接在一起,同血肉融在一起。

  娄紫茵慢条斯理理自己的华服,如果你还能杀人,我娄紫茵就能当皇后了.

  结果她的话还没有落下,就感觉自己的背心一疼。

  她啊的一声尖叫出了声,也是将身后枯瘦的女人一推,那女人干瘦像是鬼一样的身体,就连风都是会向那一身的衣服里灌去,沈清辞退了一步,风还是吹着她空空荡荡的身体,而她右手的断腕上面,长着半把剪刀。

  谁说没有手的人就不能杀人的,她不知道娄紫茵是不是会做皇后,可是她却会杀了她。

  “来人,来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