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本王的江山,养你这个祸水够不够

第四十七章:竟是一个少年

  这片毒物盛开之地,艳丽,广袤,若不是这些修为算高的人能看清其上星星点点的毒粉,倒还真得被这些美丽的花儿欺骗。

  “你们来了!”一个声音在这片天空响起,众人纷纷抬头张望。

  “毒谷魔头!出来,老夫今日必要你葬身于此!”国师戒备着,朝着天空吼道。

  “我和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国师身后,他冷冷的开口,话语中既是不屑,又有愤怒。

  国师的人迅速攻击那个身影,可却发现那只是幻化出来的一个影子,瞬间消散,化作漫天毒素,国师连忙用灵力将其推散。

  “摩头!给老夫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老头,你的话太多了!”国师话还没说完,一只飞行灵兽猛的扑向国师,速度极快,尖锐的爪子与嘴巴刺向国师——“砰!”

  君凌千强大的灵力与那灵兽相撞,阻挡住了它,国师趁机逃脱。那灵兽的嘴和爪子上都有毒,它愤怒的划着君凌千筑起的灵力之墙。

  而后只见它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浑身羽毛燃烧了起来,他的嘴和爪子变了颜色,再之后它整个都要被灼化了,但那时便出现了一种绿色的液体,在火焰的燃烧下沸腾——绿色液体宛若有着极强的侵蚀之力,当它沾上那灵力之墙时,那些灵力竟被吞噬、消失了!

  那只灵兽被燃烧没了形状,只剩下一团绿色液体朝他们飞来。国师的人迅速施展防御拦在国师面前,但那毒液却是毫不留情的吞噬掉他们的灵力,而后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接触到他们的身体——一声声惨叫过后,只剩下森森的白骨!不过那毒液也用尽了。

  千漓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毒,竟然能吞噬灵力,若真是出自那魔头之手,也确实太可怕了。

  国师看上去十分惊恐,再不敢开口。

  此时,一阵缓缓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影向他们走来——这个人竟是一位少年!他的皮肤白的有些诡异,宛若病态,就连瞳孔都是带着灰色的,但却仍是面容俊逸。唯有那嘴唇上还残留着一抹红润,不过却令整张脸看起来更加诡异。

  他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到这一行人时,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就这样看去,竟有一丝柔弱之感,不禁惹人怜惜,就是一幅无害少年的模样。尽管那抹笑,不达眼底——“终于有人走进我这毒谷了,”他嘴角的笑很快弯成了邪气的弧度,那般无害的模样彻底被粉碎,“那不妨陪我——喝杯酒!”

  他十分白皙的手,摘下身旁一朵血红艳丽的花朵,一丝灰色灵力于指尖萦绕,那朵花便化为了一只杯子,杯中盛着红艳的“酒”。

  他再挥了挥另一只手,同样的几只杯子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仍是那般笑着,悠然的喝下手中那杯酒,便示意他们也喝。

  “怎么?不敢?”他挑眉说道,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没有人敢动。而片刻后他的眼睛忽的转向了另一处,一闪而过的惊讶——只见千漓毫不犹豫的将那杯酒喝了下去,还道:“好茶!不过,这不是酒呢。”

  他嘴角的弧度再度展开,眼底又泛起了兴趣,他鼓起了掌:“好啊,一介女子也有如此胆量,你们这群人倒是连女人都不如!”

  千漓玉手一挥,那些人面前的杯子都到了她的面前。千漓笑道:“这些好茶给他们这些不懂品茶的人,着实可惜了,我便都收下了!”他见千漓又喝了几杯,便道:“你就不怕这茶中有毒?”

  “这些花都是毒物,这茶有毒也是正常!”“你……”未等他开口,千漓又道:“你明明是一个少年,为什么说话举止都显得有些老成?我很好奇你为何能住在这漫山毒物的毒谷里,而且难道你就是他们口中那十恶不赦的毒谷魔头?!”千漓此前确实认为这毒谷魔头,会是一位走火入魔修炼数载的老妖怪呢。

  “十恶不赦?毒谷魔头?呵!”他的嘴角挑起一抹讥讽的笑容,但那抹笑容之下,却有未被察觉的丝丝苦涩。

  “世人于我的看法,竟是这般。”

  他沉默不语,没有丝毫动作,可是那漫天毒粉却在朝他聚集。

  千漓传音给江哲:“走!”江哲一把抓住流羽,飞速离去。传音给千漓道:“小心!”他知道千漓不怕毒,而他与流羽在这只会给她添麻烦。

  那魔头看向那二人,千漓瞬间闪身挡住了他的目光:“让他们走吧,我陪你玩!”

  “玩?好久没有人敢跟我说这个词了!”他周身灰色灵力涌动,此刻的神情实在让人难测,他心中所想。

  “我们能不打架吗?谈谈?”千漓却突然如此说道。他们都愣了愣,千漓示意君凌千收回周身戒备着随时待发的灵力,她上前一步,想与那魔头交谈。

  “阁下!我们此行就是来铲除这魔头的,怎又与之谈判了?!”国师急切的道。

  那魔头灰色的眸子扫过国师,然后停在千漓身上:“我没有什么好谈的,难道你在拖延时间?”

  千漓摆了摆手:“误会了,我只是代表我个人想跟你谈谈。你也看到了,我不怕毒,若我们打一场,我觉得你不一定能赢我,而且你只有一个人,我这边还有国师和这位九级宗旨。”这指的就是君凌千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不怕毒,但是他们,都没办法!”他说道。

  “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不需要打打杀杀!”千漓又道,魔头沉默了会儿,终是要开口问问时,国师却忽地大笑起来:

  “多谢阁下为老夫拖延时间!”

  他们纷纷看向国师,只见国师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通道!在这段时间里,国师悄悄布下了这个阵法。

  “毒谷魔头杀人如麻,连手足亲人都不放过!如此狠戾之人,天理不容!今日老夫便要替天行道,我驭云国的大军,便将夷平这毒谷!”

  通道中走出浩浩荡荡一大支军队,瞬间占了这片天地间的大半。娇艳的花大片大片地被踩在脚下,化为漫天毒粉……

  那毒谷魔头看了吃惊的千漓一眼,看出她确是不知情。

  面对这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他仍是不屑地笑着,似乎早就通料到这个场景。

  他道:“我这个魔头已为天理不容了,你还通跟我交易什么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天下人都如此恨我,就因为我灭了自己满门?可尔等谁又明白我本性并非如此,谁又知道这寒氏何曾容得下我寒夜辰!我的身世天注定,我又能如何?难道我就要忍气吞声受尽世人侮辱?!”

  “你们懂什么,这世间又有几个明白人!都是傻子罢了……”他说着腾上了高空,身后狂风涌动,他灰色的眸子渐渐染上了腥红:

  “既然来了,便都在这陪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