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本王的江山,养你这个祸水够不够

第五章:我掐指一算,你命中缺我!

  “漓儿啊!爹的好女儿!你居然真的结识了八王爷!能和爹说说是用了什么方法吗?难不成你还给八王爷下了药?”傍晚,八王爷便已把千漓送回了府,之后千漓便被苏府主拉到书房来问话了。千漓撇了撇嘴:“爹!你怎么能把女儿想得这么没用!好歹我也是名满天下的才女,与那八王爷算是同道中人,优秀的人与优秀的人为伍,而且我能帮到他。所以爹爹您应该看情现状了吧,能够帮助八王爷,我们苏氏一族称霸的胜算会更大。毕竟八王爷的羽翼可比太子丰满!”苏府主点了点头,思索着千漓的这番话。“那爹爹,漓儿就先行告退了。”千漓略微欠身,离开了。

  唉,千漓出门后叹了声气,这个爹满脑子利益,害得自己都不得不装起机智的头脑来。其实自己并不是为了这些才接近八王爷的,只是为了摆脱太子,过上相对自由点的生活,可为什么会那么不喜欢太子,或许,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与他有过结?

  于是晚上睡不着觉的千漓便把晴儿叫了来聊天,自己前世常常夜间行动,时间过久,过于警敏,现在还很难一时调整过来。

  “晴儿啊,你说我为什么会那么不喜欢太子?其实他也不是很坏吧,只不过野心大了些。”

  “小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晴儿忽地担忧道。

  “怎么了?难道我以前跟太子有什么过节?”

  “小姐……”晴儿吞吞吐吐的,似乎不好开口。

  “告诉我吧。”千漓觉得虽然不管什么仇什么怨,都是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的经历,但是太子若是欺负了她,以千漓的性子有仇必报,自然不会不管。

  “好吧……”从晴儿的口中千漓得知,其实太子很早便与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苏千漓相识了,那时太子还不是太子,而苏千漓也不是这凰国名满天下的才女,不过她的父亲已经是这凰国的丞相了。南宫凌潇变着花样的追求她,当时年少的苏千漓情窦初开,被误认为这一心为她的男子就是自己托付一身的人了。南宫凌潇要苏千漓在爹爹耳边多举荐他,然后在朝中也帮衬着他,这样一来他就能如愿登上太子之位,并且他还承诺待他成为太子时,便让她成为他的太子妃。苏千漓将这一切都记着,还信以为真,本以为自己是坠入爱河的幸者,却不曾想其实是陷入沼泽的可怜人——直到那日,南宫凌潇在看望过他之后,以公事繁忙为由匆匆离开,苏千漓想起自己亲手为他缝的香囊忘了给他,于是寻他而去,但却看到这样一幕——南宫凌潇的怀里是别的女人,平日里对她说的甜言蜜语也可以对这个女人说,甚至对她的承诺也分给了那个女人:“美人,待本王成为太子之后,便娶了你让你做本王的太子妃可好!”“那苏小姐呢?”“她不过本王手里一枚棋子,本王对美人你才是真爱!”“哈哈,王爷你可真坏!”

  千漓撇了撇嘴,原来如此啊,不过这般不染世俗的女子,竟也会为情所困。果然自古总是情劫难。

  “我知道了,不说他了,他会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对了晴儿,这八王爷叫君凌千?他为什么不姓南宫啊?”千漓说道。

  “这……八王爷的名讳一般是不能提的!但看在小姐失忆的份上,晴儿提醒下小姐也不为过——这八王爷并非皇上的亲生皇子!他是上任帝王的皇子。这凰国本是君家的天下,但当年那场战乱之后,先皇不幸丧命,之后当今圣上便昭告天下说先皇临终前将皇位传给了他,并托他照顾尚是婴儿的君凌千,自此这凰国便是南宫一族的天下了……”

  千漓若有所思,如此说来这皇位本该是君凌千的,怪不得皇上都忌惮他,而且还放任太子对他动手。

  夜深了,晴儿打了哈欠,沉沉睡去。千漓想起白日种种,特别是脑海里浮现八王爷那张脸时,竟有些失眠。“哎呀!我这是怎么了?这君凌千真是个妖孽!”……

  “小姐这身衣服可真好看,八王爷真是有心了。”翌日,晴儿为千漓梳妆打扮,因为要参加皇上的赏花大会。这古代没有电子产品,那日子也真是难过,这皇上无聊天天让大家往宫里跑,也是情有可原。千漓心里想到,而后在那铜镜前转了个圈圈,这流仙裙确实好看。

  这皇上的御花园着实很大,百花争艳的。这一行人悠哉地赏景谈笑,高傲的八王爷依旧没有出席,太子也没来,不过千漓觉得他也不敢再弄什么花样了吧。

  “皇上,皇后娘娘前几日染上的风寒,今日可好了?”皇上的妃子说道。“爱妃心系皇后真是有心了,朕昨日去看过皇后,气色还不错,想来已是无碍。”说罢便听见前方传来一阵悦耳的曲调,伴着歌声婉转,悠扬。皇上迈开步子寻声而去,众人也跟上。

  最终,在星月宫前停了下来。星月宫?这名字简单,却有着美感,千漓想到。这是皇后的宫殿,没一会儿,皇后便出来接驾了。这皇后也是一代美人——仪容端庄得体,眉眼间尽显女子柔情,衣饰之华丽,更彰显她的高贵。

  “臣妾恭迎皇上。”“皇后请起。”皇上忙扶住行礼的皇后。“皇上,臣妾身子未愈,没能参加皇上的赏花大会真是遗憾。如此闲下来便想起当年皇上为臣妾作的曲子,与这满园芬芳相衬,却是恰到好处啊。”“皇后有心了,朕当年即兴作下此曲,到如今都快记不住了,有劳皇后记得,还将此曲演绎得如此动听……”皇后掩面轻笑,含情脉脉地看向皇上又道:“皇上,你多日不来,臣妾曰夜思念,可想起了好些当年你与臣妾共同之作呢!”“哈哈,是朕疏忽了,那今日期朕便来这星月宫与皇后一同再忆当年!”……

  千漓内心有点……这个,嗯……皇后真是好手段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勾引皇上,也真是厉害。

  “这皇后娘娘的琴技乃是天下一绝呀!而今娘娘与皇上共作之曲,便是这人间仙曲呀!”这马上便有人拍马屁了。“苏府主过奖了,您家三千金可是名满天下的才女,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据传其舞技方才是人间一绝。”皇后看向千漓,微笑着说道。千漓琢磨着这句话,总感觉话中有话:“皇后娘娘谬赞了,千漓这些小伎俩,又怎能与尊贵的娘娘相比呢。世人夸我,该是因为还未见过娘娘的舞姿吧。”皇后笑了,被人捧着夸了一番着实高兴,不过她并没有打算就此作罢。“千漓,本宫常常听闻你舞技不凡,可却从未有幸一见,今日本宫想让你为本宫舞一支,本宫亲自为你奏曲如何?”千漓挑眉心中想道,原来是来为难自己的,自己落水失忆又怎会还记得以前学过的东西,如果今天跳不了,那怕是日后这凰国才女的称号保不住了吧。苏府主刚想开口解释千漓失忆了,可皇后却开口了:“怎么?苏小姐不想给本宫面子?本宫可都亲自为你奏曲了,莫不是苏小姐以为我这曲子配不上你这大才女?”皇后开始咄咄逼人了,皇上也刚欲开口,皇后便道:“皇上!难不成你也想为她辩解?她可是要连本宫都不放在眼里了呢!”

  “皇后娘娘急什么!臣女是在想,该用什么舞来配这首人间仙曲呢。”千漓开口道。这曲子是皇上与她共作的,若是不敬就是连皇上也一同得罪了。苏府主皱起了眉头,皇后轻挑了挑眉头,边走向琴边,边说道:“好啊,那你可想好了?”“当然,还请皇后娘娘赐曲。”皇后优雅地抚上琴弦。

  千漓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脱掉了自己的鞋子,运起轻功跃向了旁边的池塘,轻点池中荷叶翩翩而舞,宛若花中之蝶,戏于花叶间。那广袖流仙裙在池面折射的波光下,显得飘飘若仙。千漓伴着乐曲飞旋,轻舞,将古人的娇美甚至是妖娆都展现得淋漓尽致……她生前接手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刺杀一个对古代舞蹈极感兴趣的大bass,她为此苦练了一年舞技。如今觉得似乎在为这个时代的自己作铺垫一般。在众人眼中,她就宛如一个从天而降的仙子,令人失魂。当然,这还不是她的全部功力。“妙……妙啊!”竟连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人的皇上也看痴了。

  千漓再次落脚向一片荷叶时,却忽地感觉身子一重——不是吧?!这身体这么娇弱?这才用这么一会儿轻功就没力气了!千漓内心抓狂,惨了惨了,这肯定要闹笑话了啊!……

  可就在这时,一道矜贵的身影从天而降,以眨眼之速便出现在了千漓身侧,骨节分明的手揽上她的腰,轻点那片荷叶一个飞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便到了岸上。那身华丽的紫袍无风自舞,那张完美的脸上依旧带着冰冷,只不过以往淡漠的眸子里此刻竟多了一丝怒意!没错,是怒了。

  “是谁如此大胆?敢欲谋我的人!”君凌千同样冰冷但极富磁性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而他怀里的千漓仰起头惊讶地道:“老大!你怎么来了?”“路过。”千漓愣了愣,能有这么巧?君凌千瞥了眼千漓的脚:“还不把鞋子穿上。”千漓蹙起了眉,他不应该给我公主抱过去吗?还有怎么又一脸冷漠了?这脸变得还真快。“怎么,难不成还想本王抱你过去?”他总能看穿千漓心里的小九九,千漓坏笑:“也不是不行嘛!”君凌千却勾唇看着怀里仅及自己胸口的千漓道:“那你便再欠本王一个条件,这个条件本王说什么你都得做到。”千漓赶紧离开他的身边,乖乖自己把鞋穿上了。这条件要是答应了,他要把自己卖了可怎么办?

  “老八,”皇上愣愣地看着君凌千,刚刚那一切发生得突然且从未预料到“方才只是皇后为千漓奏曲让千漓舞一支罢,没想到这丫头会跳如此惊险的舞……”“原来是皇后啊!前不久才办了晚宴为庆漓儿劫后重生,漓儿失忆这事皇后不会不知道吧。”“八王爷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本宫会故意针对,会害她?本宫前些时日染了风寒,那晚宴并未参加,听说了此事,但……但并未知道千漓失忆了。”“呵,太子殿下表白被拒,面子大损,想来身为太子的母亲,皇后娘娘心里也不好过吧。”原来这皇上是太子的母亲,怪不得她会针对千漓,不过这什么事君凌千都能云淡风轻地说出来。“老八!怎能对皇后无礼!朕问你,你方才说千漓是……你的人?你们到底是何关系?”皇上很是好奇,众人纷纷看向君凌千,他们也很想知道答案。

  君凌千瞥了眼身旁的千漓,她也正好奇地看着君凌千,似乎也在看他怎么说。君凌千却缓缓开口道:“你说。”“我?!”“嗯。”千漓一脸莫名其妙,众人便将目光投向了她,她凑近君凌千身边仰头狡黠一笑:“你就不怕我乱说?”只有她与君凌千听得到。君凌千却不以为然地道:“你不敢。”千漓柳眉一挑:“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在小看我!”“若是本王否认你的说法,那你这个女孩子家的面子怕是要挂不住。”“你以为本小姐在乎这点面子?!”君凌千挑眉微愣,随后便看着千漓笑盈盈地对众人道:“我与八王爷的关系呀,大家想得是哪样就是哪样喽!”“什么?苏千漓你好不要脸!就凭你也能入王爷的眼?”苏千漓的大姐苏蔓当即忍不住地怒道。苏芙作势拦了拦苏蔓,用那娇媚的声音说道:“姐姐不可如此说千漓妹妹,妹妹许是跟大家开玩笑呢,毕竟她先前不是说八王爷是她的老大,而她是……是个小弟吧。”却不料苏千漓听后竟笑了,用那空灵悦耳的声音说道:“我可没说我与八王爷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大姐你就先急了?八王爷是我的老大,因为他说过要罩着我。不过呢,自今天起我怕是要多一个尊贵的身份了,”千漓顿了顿,所有人都好奇地等着她的下文,她笑了笑继续道“今早我闲来掐指一算,这八王爷命中缺我!所以以后,我,就是八王爷的福星了!”“什么!”“这……”众人一时语塞。君凌千勾起唇角,略带些诧异地道:“你是本王的福星?”千漓一脸淡定地点头。“胡言乱语!苏千漓,今日当着皇上的面,你敢胡说便是欺君之罪,又与八王爷的名誉相关,自是死路一条!”苏蔓却又说道。千漓愣了愣,不是吧,有这么严重?她看向君凌千,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溜到他身边,仰起小脑袋盯着他,压低声音道:“那个……老大!我就相逞个威风,还不想没命,老大你要不帮帮我!”“凭什么?”这如此欠揍的三个字,此刻从八王爷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更欠揍了!

  千漓咬咬牙:“你帮我,我就再答应你一个条件!”“成交!”君凌千答应得很爽快,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不过在看向苏蔓等人的时候又消失不见,换上了往日的淡漠:“她说得没错。”短短五个字,便堵住了悠悠众口。所有人的眼里写满了惊讶。

  君凌千带着千漓离开了,千漓在路上想,有了这层身份,就没有人敢动她了,毕竟若与她作动,便是欲谋八王爷的福星,要对八王爷不利。这样想来自己一时便无性命之忧了。“一个条件换条小命,不亏,不亏嘛!”千漓自我安慰道。背对着她的君凌千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其实千漓早已掉入某只“大灰狼”的陷阱里了,就待何时“大灰狼”动嘴了。

  “本王见你恢复得不错了,虽然失了忆,但不至于蠢到什么都学不会。所以明日便与本王一同去学院继续上学。明日一早本王来接你。”“上学?!”千漓瞪大了双眸,这古代大家闺秀不是在家请教书先生的嘛,怎么还要去学院?似是看穿了千漓的心思,君凌千又道:“你不是本王的福星吗?那自然是要跟着本王。而且你失了忆,若想维持你那才女之名,便要从头再学。”“好……好吧。”千漓叹了口气,前世的自己也是很讨厌上学的,枯燥无味,整日对着书本,听着老师“念经”……“诶!”千漓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兴奋起来“那是不是这就算答应你一个条件了?”“想得美!”“为什么?!”“你没有选择,若是不去本王便当没你这个福星吧。”千漓撇了撇嘴,这点小兴奋被泼灭:“切!听你的行了吧。”……

  夜静了,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八王府里八王爷的身边,行礼说道:“王爷,再次确认过了苏小姐确实失忆了,而且属下偷偷观察了几天,也未见她与太子有私下来往。”“本王知道,只是觉得这苏千漓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很是有趣了。”……

  

千颖宝贝

感谢阅读~希望能继续支持吖(ˊ˘ˋ*)♡有票票的小可爱们可以投下票嘛~大佬们打赏一点点也很感谢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