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醉清歌

第六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1735 2019-05-06 13:56:52

  街道上,人们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当然,热闹之后也有蓄意滋事的人。

  “你走开!我不认识你!“一个稚嫩的女声从前面响起。

  “走,去看看。“你说道。言罢,你随着人流向声源走去。

  似是意识到人流的增多,男人边抓着小姑娘的手腕边说道:“诸位,小女贪玩才跑了出来,我这正要将她带回去呢!““我不认识你!“小姑娘带着哭腔说道。男人并未理会她,继续往人群外拖去。

  你趁这个时间,细细地打量着他们二人。

  小姑娘衣着破旧,身上甚至只剩下一条又一条的布料,头发乱糟糟的,还有残留的菜叶,脸上糊了好多泥巴,应是一个乞丐。男人从外形看应是一布衣。

  “住手!“你上前一步与一个姑娘同时大声喝道。

  听见声音,你往一旁看去。只见一个将头发束起的女子身着鹅黄色衣服,显得十分干净利落。

  你眼尖,走上前去,轻轻托起小姑娘的手,掀开布料说:“既然你说你是她的父亲,那这么一条深深的伤疤从何而来?该不是家人打出的吧?““还有,你说你认识她,可知她姓甚名谁?“女子接着你的话说道。

  “就是啊、就是啊!““姓甚名谁说出来啊!““家住何方总知道吧?“随着人们的声音,男人明显有些慌了。

  “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言罢,他用力推开眼前的人,跑走了。人群也慢慢散去了。

  “谢谢两位姐姐!谢谢!“小姑娘见人群散去,正欲给你们跪下,却被你扶住。你说道:“这没什么,只是以后莫要独自一人出行了。快回家去吧,你的父母等着你呢。““我……我没有家,也没有父母……“小姑娘说到这时低下了头。你见她这样,十分心疼。

  沉吟片刻后,你说道:“若姑娘不嫌弃,不如跟我走吧?“小姑娘见你这样说,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点头如捣蒜。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一旁的少女问道。“小女姓楚名清歌。不知你如何称呼?“你问道。“我叫宣暮雪。“她回答道。“原来是宣老将军的幺女。“你说道。“你应该是国公府的吧!我们做朋友如何?“她问道。“好啊!“你应了应。“小姐,“远处,一个小厮跑了来,走近说道,“将军命您赶紧回宣府!“暮雪应了应,与你告了别,便离开了。

  回了府,你命半夏带着小姑娘前去沐浴更衣。半个时辰后。

  “小姐……“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望去。只见刚刚脏兮兮的女孩如今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变得清新脱俗。乱糟糟的头发如今已绾成一个发髻。头上白色的珠花更是显得她眉清目秀,本就白皙的她被衬得唇红齿白,好看极了。

  “你倒是个美人胚子。“你笑道。她将头低了下去,红着脸说:“小姐可莫要打趣奴婢……““你父母呢?家住何方?“你问道。“奴婢的父母在奴婢尚在襁褓中就去世了……“她答道。“你叫什么名字?“你问道。“奴婢,没有名字。还请小姐赐名。“她答道。

  你略微思考了一番,说道:“不如你便唤作桑榆吧?““桑榆……好听,好听!“她轻轻重复了声。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桑榆这名字,还真不错。“男子的声音自门外传进。随后,房门便被轻轻推开。

  “参见皇上。“你看清眼前人后,忙于众人一同行礼。他应了应,坐在了你身旁。“新收的奴婢?“他开口问道。你应了应。转身问小姑娘道:“你多大了?“她摇了摇头:“不知。““瞧她样子,年纪应与你相当。“你应了应声。

  “扑通---“桑榆对着你跪了下来,说道:“多谢小姐救命之恩,奴婢桑榆愿永生永世为小姐做牛做马,绝不背叛。若此言有误,必不得好死!“见她发了毒誓,你忙走上前将她扶起说道:“好啦好啦,以后可万万别这么说了!““是……“她应了应。

  “参见皇上。“父亲与李公公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行礼道。

  “平身。“飞羽摆了摆手。“皇上,今日宣老将军回城,邀皇上前去。“李公公说道。“朕知道了。国公也一同前去吧。“飞羽说道。“是。“父亲应了应。

  “宣家小姐到。“门外小厮传来了通报声。言罢,只见一女子大步跨了进来,秀发飞扬,英姿飒爽。“臣女宣暮雪,参见皇上。“她抱拳行了行礼。“你这行礼倒有趣得打紧。平身吧。“飞羽说道。“是。“暮雪应了声,便转过来握着你的手对你说:“清歌,不如一同去宣府吧?““好。“你应了应声,答应了。“好!那我在宣府等你来!“她见你答应,欢呼雀跃,可爱极了。

  你应了声,她便离开了。

  “那我先下去了。“你告了退,便去换了套衣裳。

  不知那宣小将军是何模样。必然不是生的眉清目秀,不然以何震慑万军?说不定脸上还有一道有一道的疤痕。凶神恶煞的样子万分可怕!

  想到这里,你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五小姐,咱们该出发了。”半夏走进房内对你说道。“好。”你应了声,便与她一同出了府,上了马车。

  “今日月亮可真圆啊……”你望着天上圆圆的皎月感叹道。半夏从小也跟着你学了些诗文歌赋,诗便张口就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听她这样说,你握紧她的双手,说道:“半夏,不必担心。总有一天你会与你的家人团聚的!”

  你坚定的眼神让她红了眼眶,她抹掉将要落下的热泪,笑着说道:“小姐就是半夏的亲人!”你应了应声。见她又要哭,你又将她拥入怀,说道:“女孩子的眼泪是很珍贵的,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哭了!”她听你这么说,破涕为笑,答道:“嗯!”

  “小姐,我们到了。”车外传来了龙葵的声音,你应了应,替半夏拭干眼泪,在桑榆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宣府的大门十分豪华,门槛几乎到了你膝盖的地方。

  但想到了宣小将军凶神恶煞的样子,你不禁咽了咽口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