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醉清歌

第五章·弟兄相争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43 2019-04-11 08:26:38

  次日,你特意起了个大早,取来针线,亲手绣了个香囊。香囊内你特意装了安神,治失眠的草药。

  香囊做工精细,外面还绣有阿泽最爱的兰花。你忽然诗兴大发,提起笔,用你引以为傲的颜真卿的字体提了首诗:幽兰生前庭,含熏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写完后,你满意的将纸轻轻卷好,塞到了香囊中。

  “皇上驾到---!”听到了李公公尖利的声音,你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香囊,起身前去迎接,还没到房门,他就进来了。

  “参见皇上。”你连忙微微向他行了一礼。他快速说道:“平身平身。”言罢,你才在原地站好。他走至你身边,又走到了你的书案旁,又问:“清儿明年冬日可就及笄了?”你答道:“正是。”

  “清儿,你不必在私下也如此拘束。叫我飞羽吧。”他说道。“是……”你应了应声。

  “来人啊,将朕的奏折搬到书案上来。”他坐在椅上,命令道。“是。”李公公应了一句,转身去命令小太监们。

  片刻后,一摞摞如小山似得奏折被搬了进来。

  这分量……实在是多……

  你坐在一旁,他则在书案上专心致志地批阅奏折。你实在是无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

  你猛地一回头,只看见飞羽那俊俏的脸凑了过来。你又缓缓转回头,叹了叹气,轻声说道:“世上有当真有如此忠贞的爱情嘛……?”

  “自然会有。”他坐在你身旁说道。“人两手空空来,两手空空走。爱情也本不能长久,又何必牵强呢?”你说道。他并未说话。

  片刻后,他说:“不是说好重阳过后教你骑马么?”“明日吧。”你推了推时间,说道。“好,”他生怕你又拒绝,忙说道,“那便明日!”

  “皇上吉祥。”大哥走近行礼说道。

  “爱卿来得正好,朕刚想找你。这有几件国事,朕要与你商议一番。”飞羽边说便向书案走去。“是。”大哥紧随其后。

  你默默地退了出去。

  自古女子不能参政,这也是情理之中。

  你闲来无事,便带着半夏龙葵一同去紫竹林找阿泽了。自从飞羽登基后,不少王爷郡主都从宫内搬出,自立为府,有一些甚至离开了长安,前去了洛阳、晋阳、广陵、姑苏等地。

  从前大多数王爷都支持阿泽,这也是他们不手足相残的原因之一。如今他们不愿帮助飞羽打理国事,也是情理之中。

  如今阿泽倒过得安逸,住在紫苑内赏赏花、种种草,每日不问世事,倒也逍遥快活。

  一个时辰后,你们一行人到达了紫苑外。

  你轻轻推开竹门,里面云雾环绕,浓郁的竹香内夹杂着淡淡的兰花香。

  “你来啦。”你转身望去,只见阿泽端着一盆兰花笑着走了过来。你轻声应了应,环顾四周,又打趣儿道:“你这儿倒挺好,仿佛世外桃源一般。”“清儿可就莫拿我打趣儿了。如今啊,我也算半个废人了。除了每日养养花,还真没什么事儿干。”他笑着说道。“阿泽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坚决的说道。

  “走吧,进屋吧,外面蚊虫多。”他放下兰花,拍了拍手说道。你应了应声,随他一同进屋了。

  进屋后,你将袖中香囊拿出,双手递给了他。他十分开心的接过香囊,说道:“给我的?谢谢清儿~”

  他轻轻拉开香囊,从里面拿出纸条,展开,轻轻念出:“幽兰生前庭,含熏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好诗!好诗!”言罢,他轻轻将纸条叠好放在了香囊内,冲你笑着。

  “清儿,坐在榻上,我为你绘一副丹青。”言罢,他轻轻提起毛笔,沾上了墨。你应了应声,轻提裙摆,坐在了榻上。

  半个时辰后,他拿起纸,说了声:“好了。”你站起,朝他走去。接过纸,只见画上的女子面容姣好,优雅端庄。“真好看……”你轻叹出声。

  突然,阿泽从背后搂住了你。顿时你的脸似是天上的彩霞一般,好看极了。阿泽又轻轻握住你的手,拿起笔,轻蘸墨,在画旁题上: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见你脸红成这般,他只好轻笑一声就此作罢。

  他将画轻轻搭在架子上,细细观摩着。

  “天色不早了,我、我先回府了。”你结结巴巴地说完,快步走出房,拉着半夏离开了。

  上了马车,半夏这才看着你笑道:“五小姐,你的脸好红啊~”“哪有?分明是今日天气炎热!”你红着脸辩解道。“噢!”她应了应,笑着别过头。

  不对啊!如今将至冬日,怎会炎热?

  想到这里,你不禁有些羞恼。

  紫苑内,阿泽轻轻抚着你的丹青,脸上笑容丝毫不减。

  “哟,四哥哥这是在瞧谁啊?“云婉言走近怪嗔道。听见声音,阿泽将手收回,转过身问道:“婉言,你是何时来的?““来了有一会儿了,看见四哥哥你看东西这么专注,便没有打扰了。“婉言答道。

  “这是,“婉言绕过阿泽走近丹青看了看说道,“清歌吧?她刚刚来过了?““嗯,刚刚走没一会儿,“阿泽说道,“婉言今日怎么来了?““噢,我今日来是有一事要告知四哥哥。“婉言说道。

  “是宣老将军今日回城之事吧?“阿泽抢先说道。“正是,“婉言说道,“听探子说,与宣老将军一同回城的还有嫡长子宣千山与幺女宣暮雪。四哥哥不妨用这个机会……“

  “我知道了。“阿泽应了应。

  “四王爷。“门外传来韩琼华的呼唤声。

  “你先回去吧。“阿泽将丹青卷好说道。“好。“婉言应了声,便从暗门离开了。

  “四王爷,刚刚有人来过吗?“婉言前脚出,琼华便推门而进了。“没有。“阿泽应了声。“我回去画了幅山水图,还请四王爷指点一二。“琼华将画摊在桌上说道。“好。“阿泽应了应。

  府内,见安姨娘一脸得意的笑,你走近三姐姐楚玉小声问道:“三姐姐,这是发生何事了?““二哥刚刚被封为了少府,现在啊,安姨娘得意的不得了呢。“三姐姐小声回答道。“这样啊……“你应了应声,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猛的大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皇上也在这?!“

  “小五,你干什么,吓我一跳!既然是刚刚封的,皇上自然也还在啊!“三姐姐回答道。见家人们都一同盯着你,你只好行了个礼,胡乱找了个借口回房了。

  “五小姐,听闻今日宣老将军回城,街上热闹的很呢,要不我们出去转转吧?“龙葵趴在桌子上眨着眼睛问道。“龙葵,你休要教唆五小姐。外面虽热闹,但也有很大的危险……“半夏说道。“好啦好啦,就起一小会儿,不会有事的!“你说道。“那好吧。就只能去一小会儿哦!“半夏那你俩没办法,只好答应道。“好好好!“你与龙葵忙说道,生怕半夏突然反悔。

  不知宣老将军的幺女是何模样,会背着把剑、穿着男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