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醉清歌

第四章·紫竹苑内寻阿泽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280 2019-04-03 16:50:54

  亥时,八王爷云苍禾果然不负所约地来到了你的房外,你轻轻吹息蜡烛,打开门出去了。

  他将你打横抱起,小声嘟囔一句:“这么轻……”你没听清他说什么,轻声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他岔开话题:“你怕高吗?”你回答道:“还好。”他似是有点惊讶:“好。”言罢,他脚尖轻点,你们便已到了屋顶上。你碍于男女有别,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袖。他轻瞥了你一眼,说道:“抱好了,待会掉下去我可不检你。”你听他这么说,只好慢慢地将他搂住。

  晚风习习,月色洒满大地。你丝毫未注意到那少年抱着你时嘴角暗自微微上扬的模样。

  紫竹林内,你在八王爷的带领下走到了阿泽居住的院子:紫竹苑。

  你轻轻推开了竹门,八王爷轻声说:“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帮你守着。”你应了应声,终下定决心,走了进屋。

  “谁?”一个嘶哑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你并未回答,微微捏了捏袖口。

  “出去!”阿泽的低吼是你不禁浑身一颤。

  突然,一个酒壶自黑暗中甩来,你忙向一旁闪去。“啪!!!”酒壶碎裂在你刚刚站立的地方,碎片四处飞溅。

  你吞了吞口水,继续走去,你终走入黑暗。似乎是知道你并未走,一道黑影突然自黑暗里冲来,“唔---!”他一把掐住了你的脖子,将你逼至柱前,你勉强发出微弱的声音:“唔……阿、泽,我是、清、清儿、啊……”他听到了你的话,轻声重复着:“清、清儿?!”言罢,他将你猛地的放了下来。你跪坐在地上猛地咳嗽着。

  他刚欲拍上你背的手又缩了回去,哭笑了笑,转身靠在榻边坐下。拿着旁边的酒壶往嘴内灌着。

  “啪---”你走过去,夺下了他的酒壶。你低吼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还是我,之前最喜欢的阿泽吗?!”他微微愣了愣,又仰天大笑,说道:“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如今已不是太子,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楚姑娘到底还贪图我什么?!”你十分心疼的蹲在他面前。小心地帮他理了理粘在脸上的乱发。

  你又慢慢地坐在他身边,轻声说:“你认为我贪图的是未来的皇后之位?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言罢,你转头看着他,他深邃的眼里十分暗淡,再也没有昔日的光辉。

  你轻轻抱住他,抚着他的背,他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皇位想要便拿去好了,我真的不在乎。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已做出让步,他们却还要杀害我的生母?!为什么……?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贴近他的耳朵说道:“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还有你的兄弟们,我们都在你的背后陪伴着你。我们一直都在。”“嗯………”他闭上眼帘应了应声。

  一会后,你轻轻放开他,他又对你说道:“时辰不早了,你快些回去。”“好……”你应了应声,往屋外走去。

  “都说好了?”八王爷问道。“嗯……他心情不好。”你回答道。“那我们走吧。”他又说道。“好……”你此时满脑子都是阿泽的模样,久久不能释怀。

  阿泽,我还能,找回以前的你吗?

  你不知你走后屋内的黑暗中传来了阿泽的嘶哑的声音:“云飞羽,你欠我的,我会慢慢地,一样一样的,要回来!”

  回了房,你想着阿泽的样子,在榻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睡去。

  因为失眠,你只好弹琴来诉说自己惆怅、悲伤的心情。

  琴声哀转缠绵,在房内徘徊,久久不能散去。

  你轻轻念道:“江晚正愁余,山深间鹧鸪……”

  “吱呀----”一声,你的房门被推开。

  应该是半夏和龙葵进来了吧?

  国公府守卫森严,哪怕是屋顶上也有侍卫监视,贼人可进不来。

  脚步声渐渐接近……

  一种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清儿为何如此惆怅?”此时你背后多出了一个人影。这声音你再熟悉不过。

  你站起,徐徐转过身去,朝那男子行了一礼:“参见皇上。”“起来吧。”他应了应声。你抬起头看着他。

  他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这样俊俏的人儿,该是多么美貌的女人能够当他的母亲?

  可也正是这样美貌的女子,杀了阿泽的生母……为达到目的竟不择手段,硬是逼得先皇退位……!

  想到此处,你内心澎湃,不禁怒了起来。

  他叹了叹气,又问:“清儿……他不肯见我。阿泽,还好么……?”你冷哼一声:“阿泽如今如何,皇上不看也应该甚为清楚。还有什么人,是皇上见不到的呢?大不了下道圣旨,将阿泽召见出不就行了?”他苦笑一声:“若如你所言,只能见到阿泽的肉体,灵魂却已不知飞到何处,我看这一副躯壳又有何用?”你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他终叹了叹气,岔开话题问道:“不知清儿最喜什么花?”你简单的答道:“梅。”“梅……,”他轻声重复着,“梅花……傲霜斗雪,坚强不屈,乃是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君子。”他边抚摸着腰间的白玉玉佩边说道。“皇上这番话可真是抬举我了,”言罢,你指了指窗外,“天色不早了,皇上早些回宫吧,过了宵禁时间可就回不去了。”“好……那我走了……”他也清楚你的意图,终究转身离开了。

  待他走后,你唤了声:“半夏。”言罢,她便小跑着进屋了:“五小姐,何事?”你问道:“你与龙葵今年多大了?”她答道:“我与你同岁,明年春日便及葵了。龙葵比我们小一岁,今年十三,明年十四。”你轻轻应了应声。

  “半夏啊,你是多大入国公府的?”你又问道。“小姐,半夏与你一同长大,两岁时便已入国公府。若不是当初老爷夫人在郊外拾到我,怕是性命难保,”她搅动着袖口说道,停顿片刻后,她又抬起头看着你,认真的说,“从那时以后,半夏就发誓,绝不背叛国公府,否则不得好死。”“好啦,我相信你。天色不早了,赶紧睡吧。”你说道。她应了应声,轻轻的吹熄了蜡烛,关上门,蹑手蹑脚地趴在桌上睡去了。

  这世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争储时再亲的兄弟也会分开的吧?

  自古帝王多薄情,飞羽,你当我真看不出你的心意吗……?

  只是,我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