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醉清歌

第三章·金玉轩内遇郡主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430 2019-04-01 11:08:24

  次日清晨,皇宫内龙钟大响,昭示着一位明君的离去。

  皇宫内的陪丧队伍抬着漆黑的棺材走在路上。秋叶与白色的纸钱在路上飘荡,显得十分凄凉。

  你看着窗外,心绪乱飞。昨日还跟我们有说有笑的皇上,为何今日便驾鹤西去?这未免太过于蹊跷。

  “吱呀---”“五小姐。”开门声随着半夏的声音应声而起。

  “如今是辰时了?”你看着窗外问道。“回五小姐的话,如今确是辰时。”半夏慢慢的走了过来。“辰时了,这宫内,怕是要变天了……”“变天?”半夏问道。

  你并未回答,只是将全部的视线交给了陪丧的队伍里。

  队伍里独不见阿泽,你不免有些担心他。

  午时,你问父亲:“父亲,为何今日独不见太子殿下?”“如今的太子殿下已是从前的三皇子了。”父亲淡淡的说道。“为何?”你问道。“太子殿下的生母昨晚在宫内以死相逼先皇另立太子,气的先皇旧疾复发,太后趁乱将玉玺偷出,盖上了从前便备好的另立诏书。于是他便当上了太子。”

  他们兄弟之情如此深厚,如今飞羽已当上了皇上,夺了阿泽原本该有的东西,该如何?

  “老爷,刚刚宫里的探子来报,四王爷的生母被太后秘密处死了。”管家阿福走近说。“知道了,下去吧。”父亲挥了挥手,阿福便走到一旁去了。

  你内心一“铮”。皇位既已让出,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你魂不守舍的回了房,满脑子都是阿泽伤心的模样,心里不禁十分心疼。

  你坐在桌旁,命下人都出去。自己独自倒了一杯雨前龙井,轻抿一口,茶入嘴内竟毫无味道。

  “唰!”一阵疾风朝你坐的地方吹了来,你站起身,小声说:“龙葵又忘记关窗了吗?这丫头记性真差。”言罢,你轻轻地将窗子关上。转身,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男子。

  那男子,容貌俊美非凡,精美的五官仿若上天最杰出的作品,脸庞的笑邪肆中透着一分温暖,那一身暗紫色长袍,为他的气质更增添了一分邪魅。

  一股清香袭来,他轻轻的讲你的嘴捂上,低声说:“我乃是八王爷云苍禾。”你轻轻点了点头,他这才将你放开。

  她又十分快速地说:“四哥近日心情不佳,他的屋子也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本王希望你能代本王去看看他。”你内心无比欢喜,却又不表现在脸上,警惕的询问:“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见我?而且,他如今已搬出宫了吗?”

  他点了点头:“他一定会见你。如今,四哥正居住在郊外的紫竹林内。明日亥时本王会来接你去,子时前将你送回。本王不能在此逗留,这便走了。”他并未给你回答的机会,直接跃窗走了。

  次日,大哥回来了,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大哥考上了?”三姐姐楚玉问道。“考上了!”大哥笑着点头。“你们家大哥不仅考中了,还是状元郎呢!”大哥的挚友洛府大少爷洛明轩也笑着说道。

  四姐姐楚乐烟一脸花痴地对洛明轩说道:“明轩哥哥好~”洛明轩只是礼貌性的笑了笑,应了应声。见你站在一旁,又笑着轻轻捏了捏你的脸:“听说清儿在重阳秋收大典内夺魁了呢!”你点了点头:“对。”“清儿明年便要及笄了吧?”洛明轩问道。“正是。”你答道。

  “不知清儿可有意中之人了?”他又问道。“我----”你刚欲开口,却被大哥打断:“明轩啊,今晚有我的庆功宴,不如申时在茶楼轻酌几杯?”“好!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去预定雅座了。不必远送。”言罢,他便离开了。

  大哥又摸了摸你的头,笑着说道:“小五,明轩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你不必挂怀。”你应了应声,并未在说些什么。

  “圣旨到----!”一位手执拂尘,声音尖利的公公走入院内,你与众人忙一同跪下。他有看了看你们众人,摊开了圣旨,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国公府楚家大儿楚坤在殿试内出类拔萃,获一甲状元。特辞其治粟内史之位,为朝廷效力。钦此----!”“臣,领旨!”大哥低下头,伸出双手。公公将圣旨放到大哥手上,大哥便站了起来。你们也紧随其后站起。公公笑着说道:“恭喜啊,内史大人!”

  大哥站到公公身边,自袖内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银子。又塞到公公手里,笑着小声说道:“小小银两,聊表心意。还望公公在皇上面前多多替下官美言几句。”公公轻轻掂了掂银两,似是很满意银子的数量,又慢慢塞到袖内,笑着说道:“内史大人客气了。咱家这就回宫复皇命了。不必送了。”言罢,他与随从们一同离开了。

  午膳一过,你便约着自己的闺中好友韩琼华与宋千寻一同去街上购物。

  琼华最喜牡丹,性子极其高傲,对好友却十分开朗。千寻最喜梨花,性子十分活泼。

  今日琼华妆容十分淡雅。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金玉轩内,你拿起一块玉佩,放到眼前细细观摩着。此玉晶莹,内有虹光萦绕,映的满室皆辉,是一块上佳的“虹光璃玉”,此玉磨砂成粉,同来注入灵料进法器星器能添虹光,可抵邪魔,能避瘴气。碧绿通透成半月状,反面刻着‘南陌花闲’四字,正面雕有黻纹缀麟图。

  “姑娘真是好眼光,此玉名为'南陌花闲',可是各国最顶级的玉石打造而成的呢!”掌柜的走到你旁边说道。

  “好,我要了----”你刚想付账,手上却已没有玉佩的踪迹。你看去,只见一妙龄女子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身段,万种风情尽生。

  你轻声说道:“这位姑娘,此玉佩是我先看中的。”她傲慢地回答道:“没错,这个玉佩的确是你先看上的,不过啊,是我先要的。”言罢,她将玉佩放到柜台上,对掌柜的说:“掌柜的,麻烦将此玉佩为我包起来。”

  “你莫要欺人太甚了!”心直口快的千寻为你打抱不平道。

  女子摊明了身份,将柜台重重一拍:“本小姐乃是叶家独女,叶灵儿!我的哥哥可是宫里的少府!你们休要张狂!”

  “唉!好嘞好嘞,草民这就为叶大小姐包起来!”掌柜的一听,忙脸色慌张地将玉佩包好。

  “婉言郡主到---!”一个小厮冲了进来叫道。你忙与众人一同行礼。抬起眼眸轻轻打量着她。她年纪与你相仿,衣着水蓝色的衣饰,上镶有繁复华美的金色花纹,浅绣桃花,款式雅致,绣纹精美绝伦,身材高挑纤细,一头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头上佩戴精美的玉钗及其配饰,衣领微微敞开,露出曲线优美白皙修长的脖子,一身蓝衣更衬得肌肤如雪,唇边习惯性的带着一丝笑容,美丽却不张扬。

  “平身。”郡主温润如玉的嗓音自你耳边回荡着。叶灵儿与你们一同站起。“本郡主可没让你起来。”郡主看着叶灵儿,叶灵儿连忙跪下。“你就跪在这吧。”言罢,她走向柜台前,纤纤素手轻轻抬起玉佩。放在手上细细把玩着。

  似是十分不经意的说:“若是评理,这玉佩本是楚姑娘先看上的,夺走他人心爱之物,本是叶姑娘不对。这若是拼家世么,除了皇宫,还有哪一家,比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楚国公府家厉害呢?”听到这话,掌柜的和叶灵儿不禁浑身一颤,叶灵儿更是了解到自己的处境,低着头不敢说话。

  “郡主息怒,舍妹年少轻狂,还请郡主大人有大量,宽恕她这一次吧。”外面走进一男子抱拳说道。那人样貌俊俏得打紧,身材高挑。

  “大哥,大哥……救救灵儿……救救灵儿……”叶灵儿跪坐在地上拉着那男子的衣角。

  大哥?应是叶府嫡子叶玖吧。

  “本郡主也不是不讲理,那本郡主便宽恕你这一回。”郡主将玉佩重新包好,轻轻放在了你的手上。“谢郡主,”言罢,他转过身来抱拳像你赔罪,“楚姑娘,以后定带舍妹登门道歉。”

  “叶少府言重了,这件事便就此作罢。”你回了个礼,说道。

  “那下官先告退了。”言罢,他将叶灵儿扶起,离开了金玉轩。

  “你就不想问问本郡主是怎么知道你是楚国公府的?”郡主打破沉默,问道。“这并不难猜,小女腰间挂一家父亲自命人打造的玉佩,这玉佩上还有小女的字,只要细心观察一番,也不难知晓。”

  郡主微微愣了愣,又笑着说:“你到也聪明,你这朋友本郡主交定了!”

  “小姐,时候不早了,该回府了。”半夏凑近提醒你道。“那我先告退了。”言罢,你朝郡主行了行礼,退下了。

  你回了府,龙葵欣喜地跑来告诉你:“五小姐!恭喜您今年重阳秋收大典再次夺魁!”你内心毫无波澜,只是一心想着阿泽如今是如何模样。

  一眨眼,已到了深夜,你换上了夜行装,在桌前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