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梦里醉清歌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3-20上架
  • 270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重阳初遇

梦里醉清歌 南墨花闲 5 2019-03-16 13:50:59

  “吱呀---”沉厚的木门被一双白玉似得小手推开,随后是一个小小的脑袋伸了出来,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你小心翼翼地提起裙摆,抬脚踏过高高的门槛。一副胜利者的微笑,不料笑容还未褪去,背后则传来熟悉的女声音:“清儿,又要溜到何处去?”你只好无奈的放下裙摆,垂下小小的头,转过身去面对着她,小小的手不安地绞着衣角,小声嘟囔说:“额娘……今日是长安一年一度的重阳秋收大典,清儿听闻今日府外有猜灯谜----”

  “清儿既知今日乃是万分重要的日子,竟还溜到外头去,岂不让外人笑话我们国公楚家家教松散?”你循声望去,原是爹爹的小妾,安姨娘。她半披着褐色披肩,正朝你们走来,你徐徐地走至额娘旁,平日安姨娘仗着自己生下二哥哥,在府内神气极了。

  额娘毕竟是正室,自不可相让,慢斯条理的说:“安妹妹,今日可是秋收大典,既知今日如此重要,妹妹不去教导乐烟,反倒来管起我的清儿了。至于论起国公府的笑话,怕不是连着两次夺魁的清儿,而是名落孙山的乐烟吧?”你看着安姨娘硬扯出的笑脸,内心瞬间畅快了起来。

  “姐姐教训的是,妹妹这就回去教导乐烟了,”安姨娘只得忍气吞声,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又冷不丁的飘出一句,“去年夺魁的清儿,可要将位子坐牢了。”言罢,她离开了。

  真是无理!

  回了房,你命半夏准备好针线,自己自针线篮中取出一条洁白的帕子,捻起赤红的丝线,小心翼翼地将线引入针孔。略微思考一番,便从帕子中央开始绣下了第一针。

  不一会儿,一枝梅花便跃于帕上,你在帕子角上锈上了自己的字:清。

  绣完后,你将帕子轻轻放于案上,又将针线收拾好。不料窗外刮进一阵大风,将轻盈的帕子吹出屋外。

  “这龙葵,怎不将窗子关严实了?将小姐染上风寒该如何是了?”半夏将窗户关好,便嘟囔着责备着龙葵。

  “无碍,冬日将至,屋内十分干燥,打开窗子透透气也好。”你站起身往外走去。

  “哗---”又一阵大风吹来,你裹了裹披风,寻着帕子走近一假山旁。

  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正轻轻的拾起你的手帕。修长白皙的手指如玉一般,玄黑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墨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腰间还坠着一流光溢彩的玉佩。

  此时他正轻轻地抚摸着帕上的梅花,温润的嗓音响起:“清……?”

  你微微一愣,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你不禁看的脸颊发烫,整理整理了裙摆,便朝那男子走去。

  似乎是注意到了你,男子回过头来细细的打量着你,你走近他,随即,他微微一笑道:“这帕子,可是楚姑娘的?”你微微一愣,接过帕子,问道:“公子是如何知晓我是楚家人?”男子又笑道:“这国公府可不是杂役房,闲人进不来。方才看到楚姑娘帕子上绣有清字,小生不才,猜想楚姑娘应是国公嫡出的楚清歌吧?”你答道:“正是,”你也细细的打量打量了他,“那么您应是当朝太子,云念泽吧?”他饶有兴致的摊开手:“姑娘如何得知?”你背过身去兀自向前走去:“太子殿下腰间坠一白玉月牙形的玉佩,应是静月皇后亲自命人打造。至于除了皇上,能享受到皇后的这份殊荣,只有太子殿下您了!”言罢,你转回身,只见太子殿下此时已站至你面前,你不禁往后退了半步,小声嘟囔道:“太子殿下走路都没声的啊……”

  “猜的不错!长安第一才女楚清歌果然名不虚传!”他夸奖道。

  “五小姐,”不知从何处跑来一小厮,看到太子殿下也在,略微有些惊讶,“太子殿下,五小姐,用午膳了。”你应了应,便与太子殿下一同前往大厅。

  “楚姑娘今后便不必如此生疏,便叫我阿泽吧。”他走在你身旁轻轻地说道。“是……”你应了应声,直觉脸颊发烫。“那我,能叫你清歌吗?”阿泽突然提起,你不好拒绝,只道:“好、好啊……”

  到了大厅,众人拜见太子殿下,你也不例外。嫡出与太子殿下同坐一桌,庶出的则在另一桌。这一餐也实在不太平,阿泽时不时地夹菜给你,丝毫不注意额娘抿嘴轻笑与阿玛的目光。姐姐们也都争先恐后、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接近太子殿下。姐姐们也都相竟给你夹菜,于是你这一餐吃的格外的多。

  午膳后,你与太子殿下在厅外谈话,他取出一玉笛,正欲给你,你却说道:“今日是大典,不如阿泽在我夺魁后给我也不迟。”他微微一愣,随后噗嗤一笑:“好啊!”

  “阿泽!”只见一个衣着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的男子正大步走来。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飞羽,你怎么来了?”阿泽笑着问道。

  飞羽?应是三皇子云飞羽吧。他们关系如此融洽,倒不像是未来的君臣。但这种融洽的关系,又能够维持多久呢……?自古以来,皇子们为了争夺储君之位,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阿泽,父皇让你去养心殿议事。”三皇子对阿泽说道。“好,我这就去,”言罢,阿泽转过身来面对着你,又对你说,“清歌,那我先回皇宫了。改日带你去吃遍长安的美食!”“一言为定!”你笑着伸出手指,他微微愣了愣,终伸过手,笑着与你拉了拉钩。又与三皇子相视一笑,便快步离开了。

  你回过视线,才发现三皇子在细细的打量着你,你与他碰上了视线,又问:“三皇子为何这样盯着我看?”他摸了摸下巴,又回答道:“我家阿泽这十六载来,不知有多少位高权重、相貌极好的女子想要接近阿泽与他聊上几句,能叫他字的女人更是除了皇后再无他人,能得到他承诺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三皇子想说什么?”你直截了当的问道。“罢了罢了,今日我开心,楚姑娘可会骑马?”他又问道。“不会。”你回答道。“好,那我教你,”他一把抓住你的手腕,往外拖去,边大声的对一旁的小厮说道,“你们家五姑娘我带走了,晚些我会送她回来。”

  他的力量极大,你挣脱不开,只好认命一般随他离去。

  你好不容易甩开他的手,吃痛地抚摸着自己的手腕,说:“今日是重阳秋收大典,十分重要,望三皇子见谅。”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抱歉。”你也不忍心看着他对你垂着脑袋道歉的模样,轻声说:“不如等秋收大典过去再学?”他见你答应,忙开心的应了声:“好!”

  “五小姐,该回去准备了。”半夏小跑了过来,对你说到。“你先回去吧,我也这就回宫了。”三皇子又对你说道。“好。清儿告退。”你简简单单说了句,便回房了。

  沐浴过后,你换上了衣裳。镜子前,你着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

  “五小姐可真好看……”一旁的龙葵小声嘀咕着。“那是自然!”半夏则帮你理了理衣服褶皱的地方。

  “五小姐,宫里的马车来了。”外面的小厮低声叫到。你应了应声,便提起裙摆走出房门。

  四姐姐楚乐烟与家人们在外等候了多时。四姐姐衣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见了你,更是怪嗔一句:“五妹妹可让人好等。”你并未理她,她见你这样,冷哼一声,上了马车。你朝父亲母亲行了行礼,便在半夏的搀扶下也上了马车。

  车内,四姐姐瞟了你一眼,说道:“妹妹这衣服,整理了很久吧?不像我,什么都做不好。”“并未。清儿只是穿了衣服,并未在脸上施粉黛。”你回答道。她又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