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女君过渡人:时对早已苍凉

第三章:我只要我们一家好好地

女君过渡人:时对早已苍凉 章田英子 1004 2019-03-31 22:52:30

  朴音点了点头“既然你要去,那就该想一想你的名字了,别到时候‘在下,无名’就不好听了。”少女右手抓了抓脑袋“父妃姓箫,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我就叫烟残。箫烟残,箫烟残。好听吗?朴音?”

  “烟残?我觉得有一股孤单寂寞之感。但也挺配你这个小傻瓜的。”朴音摸了摸箫烟残的头,对着箫烟残笑了笑。从手中变戏法的拿出一套淡黄色的休闲装。

  “烟残,这套衣服好不好看?”箫烟残从朴音手里拿起淡黄色的休闲装,慢慢铺平展开,看见这件淡黄色的衣服里别有玄机。外衫是一件淡黄色,并没有任何突出之处,里衣,却是用浅白色所绣的几朵腊梅,栩栩如生,让人身临其境有一种冷风袭来之感,衣领用浅黄色的腊梅花瓣围绕了一圈,显得高贵。

  “喜欢吗?烟残。”朴音看着拿着衣服傻笑的箫烟残,心中的防备也落了下来,她有多久没看见这么纯真的笑容了,她看见这样的笑容有多欢喜,别人却不知。

  箫烟残狠狠的点了点头“喜欢,这件衣服太好看了,朴音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腊梅花,还知道我喜欢黄色。”朴音应该不知道的,在她的印象里,他似乎从来没有向朴音透露过她喜欢腊梅和黄色。

  朴音有一刻慌神“猜的,不然你以为呢?”朴音利用灿烂的像阳光的笑容来掩盖刚刚的慌神。“我以为,朴音进我闺房。”朴音被逗乐了,笑容更加灿烂“你我不一直睡在一起吗?你的闺房你确定我从来没有去过?就隔着一张布帘。”

  “朴音……朴音…你好可恶,你居然进我闺房!”箫烟残单手指着朴音叫骂“不活了,不活了,现在进闺房的竟然是枕边人。”箫烟残嘟起了嘴巴。

  “烟残,刚刚你说你对摄政王的依赖,在于血脉关系?”朴音用笔敲着桌子,盯着眼前的白纸,脑海在飞快的转动着。“对,就是血脉关系,她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至从两岁以后父妃走后,我就只剩一个不疼不爱,心中唯有皇权第一的母君了,这也是我为何讨厌做太女、讨厌做皇帝的原因。要不是母君为了加固皇权而对父妃不闻不顾,父妃也不会那么早就与世长辞了。”

  “烟残,对不起,谈起了你的伤心事。但是我认为你要知道你的母君为什么要这要做。她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但她同时也是一国之君,为天下百姓所操劳,忧天下的百姓,万事以白姓为先。她先为一国之君再则才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她有是一个有苦而说不出的人啊。”

  “可是朴音,你知道吗?在我心里我只愿她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妻子和母亲,我不要荣华富贵,不要君临天下,我只要她和父妃和我一家好好地,没有战乱,没有舍弃,尽管只有粗茶淡饭,只要幸福就行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