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泾渭分明(二)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012 2019-04-19 14:44:29

  斗灵森林,外围。

  咔!

  冰块碎裂的声音响起,一座巨大的冰山轰然倒塌。

  从碎冰中隐隐有着几个身影落在了地面上,甚是狼狈。

  待得冰的消融所引起的水雾消散之后,这五人的面容才逐渐清晰。

  这是之前被秋水灵殇送出来的七名地皇境强者,

  他们的状态显然都算不上太好。

  其中领头的男子重重的咳了几嗽,吐出了喉中已是化作一块冰的毒药。

  其他六名地皇也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身体,清理了仍然残留在衣服上的碎屑。

  此刻,他们仍然对那个神秘的女子,充满了恐惧。

  领头人稍稍喘息了一番,还是因为那刺骨的寒冰而后怕不已。

  他那一刻,是唯一一个有着说话能力的人,更是只有他一个,与彻骨冰冷的目光对视过。

  男子稍稍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灵力流动,却惊讶的发现灵力还处在冻结状态,

  这是他为组织走江湖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自己体内的灵海完完全全被冰封了,根本不在回应他,而自己体内经脉中流淌的灵力也在那一瞬间被冻得死死的。

  这到底是怎样的强者,才可以做到将灵力这种虚无的概念给彻底冻结?

  男子拍了拍胸脯,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想要确认自己的心跳是否因女子而暂停。

  幸好没有,他松了口气,疑惑却仍未解开:

  为什么这种强者,会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地!

  还没等他苦恼多久,一个高大的身影飘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人的出现直接让男子停止了思考,立刻恭敬的跪下,低头说道:

  “对不起,会长,给您丢脸了,属下甘愿受罚!”

  其他的六个地皇也是纷纷赶紧跪下,说着与领头的男子一样的话语。

  只见这名俊美的男生摘下了头套,白皙的脸颊上却是没有一丝怪罪之意,

  他只是叹了口气,言道:

  “这是错不在你身上,一切本会长都已经看在眼里了,那个女孩子可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惹得起的对象。”

  听到这柔和的声音,这领头人却是惊诧无比:

  “请恕在下斗胆相问!会长,难道您知道这名女子吗?”

  男子听到,轻笑一声,挥一挥衣袖,倒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十分平静的回答道:

  “水花明月境,宫影暗人香,这首诗是水月宫的暗号。”

  “水月...宫....”领头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瞳孔也在这时极具缩小。

  男子见到自己属下这害怕的样子,淡然一笑,继续言道:

  “你们先回去,整理好我们的行囊吧,这趟远游收获不小,也是时候回宗门了。”

  “是!”

  七名下属未曾所言,男子此话一出,异口同声的回应道,未曾有任何多言,退下了身去。

  “......”

  属下退去良久,俊美男子也未曾有何动作,仅仅是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一声不吭,伫立良久。

  好一会儿过去了,他才终于深吸了口气,将肺内的浊气一吐而出:

  “呵呵.....这么多年了,没想到雪儿你在这里......”

  男子呵呵一笑,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丝怅然,

  他似乎回忆起了以前一段美好的往事.....

  .....

  哒!

  是雨落在地上发出的响声。

  清脆,悦耳,却也预示着大雨的来临。

  天空中,乌云再次相聚,之前被冥火驱散的它们终究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又一次遮掩了天空。

  雨开始越下越大,落入洞穴中,顺着里面的地形流着,流着,带着点点的血光。

  噗!

  女孩一口鲜血吐出,散落在了身前的空地上,浸入了雨水之中。

  此刻她的身上,已经被大大小小的狰狞剑伤所侵蚀,让人看到的着实心疼。

  “小妹。”

  熟悉的声音传入女孩的耳内,语气稳健却深藏讽刺,

  “放弃吧,单论剑术,你是打不过我的。”

  岳辉后退一步,冷冷的言道,单手负于身后,脸上有着少年该有的轻狂。

  他们刚刚所进行的,是完全不在任何灵力加持的情况下,单纯只以剑术的较量。

  只以剑对话,只以剑相交。

  秋水灵殇封住了他们的灵力,二人都没有办法用出火,放出水,凝成冰,只能以技巧相搏。

  岳辉不在拥有多重属性的加持,岳灵青不在能够使出落梅歌与沉水润心。

  就在这样看上去相对公平的博弈之下,女孩所面对的,就只有必败的结局了。

  因为,面前的少年即使样貌年轻,使她再也熟悉不过的模样,表面之下,却是与她所认识的人截然不同的灵魂。

  而这个转世重生之人,拥有的,却是压她几百年的剑术领悟以及对战经验。

  这次,可不是比赛,更不会有什么结界可循。

  岳灵青败了,败得一点悬念也没有。

  此时岳辉手中的长剑剑身,已经轻轻的搭在了她的左肩之上,随时都可以取下她的性命。

  少年蹲下,看着眼前狼狈的妹妹,不知是否是受到了过去记忆的影响,眼神中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他言道:

  “小妹,从这次对弈后,我就再也不会在自己的人生宏图中,将你计算在内了。”

  “啊.....”

  女孩无力的应答道,将纤细的手臂轻轻搭在了这长剑之上,

  “我也不会在把你当成我的哥哥了,岳辉哥哥.....”

  当然,她同时也再也不会将面前的少年,当做她一生的追逐目标。

  “那么....”

  岳辉起身,收起了轻盈的长剑,转过身去,走到了之前秋水灵殇弄出的大窟窿前,

  他别有意味的笑了笑,言道:

  “我走了,往事一笔勾销,从此,再无交集。”

  “嗯.....”

  岳灵青点了点头,未在作答。

  少年笑了笑,经脉内的灵力也在这一刻被解除了冰封。

  他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少女的眼前,没带着一点留恋的意思。

  岳灵青也未曾多言,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

  从刚刚的对决中,她知道了,知道了少年的真意。

  他确实只是个在武道上追寻最强的一个可怜的人罢了,即便是转世重生,也是一个德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