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秋后算账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1869 2019-04-17 01:38:39

  “算账?”岳辉尴尬的笑道,“不知道前辈有什么——”

  嘭!

  一声巨响在耳边回荡,岳辉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只感到了胸口一阵剧痛,像是被什么尖锐的物品贯穿了胸膛一样。

  岳辉急忙低头看去,想要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真相却令他大为惊恐。

  一柄由冰铸造的长剑,正直直的插在他的胸口。

  他整个人也被长剑钉在了身后竖起的高大冰墙之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剧痛!刺骨的剧痛!

  岳辉挣扎着,伸出手想要将长剑拔出,却发现自己的怎么也拔不出这厚厚的长剑。

  忍受不了这番疼痛感的他不禁大声的呻吟起来,五官也开始扭曲到了一起,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风度。

  同时,耳边传来了他最熟悉不过的声音,也是把他钉在这里的罪魁祸首!

  “放心吧,本宫主还不至于伤害你的身体,这把剑钉在了你的灵魂上哦。”

  少女带着玩味的笑容走进,看着岳辉痛苦的样子,似乎十分满意。

  接着,她伸出手指来轻轻的点在了剑柄之上,

  叮的一声响起,岳辉就感到了自己胸口不在传来任何的痛感,可是自己仍然是动弹不得。

  他赶忙抬起头来,不解的问道:

  “前辈你这是何意啊?我岳某人可从来没有惹过你啊!”

  “岳灵青”冷笑道:“你什么时候没有惹过本宫主?小兔崽子?”

  说着,她摊开手掌,掌中的灵力瞬间化做了一堆小小的粉尘。

  “聚阳调阴散,将它加入了烟草中烧灼,就可以释放出对女性极强的吸引力的粉尘,让女子在无意中致幻,本宫主在陨月城呆了几百年,怎么不可能辨别出这种药物?”

  “岳灵青”收起手掌,之前手中的粉尘竟然漂浮在了空中,未曾散去。

  “就算你是转世重生之人,本宫主也由不得你这种小兔崽子放肆,对自己的亲妹妹下媚药这种畜生才会干的事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完成了。”

  岳辉听着面前少女的口气,内心也不禁惶恐起来,赶忙解释道:

  “前辈,那件事是晚辈一时不小心,修炼时走了心性,导致欲火焚身才出此下策!还请前辈见谅!”

  少女冷哼一声,手再一次轻点了剑柄,

  顿时间内,之前刺激岳辉的那一股剧痛又一次传来,而且比上一次更加的剧烈,仿佛此刻,有着数万只小虫子在自己的身上啃咬,这种嗜骨之痛,就连他前世都鲜有体会。

  少年忍受不了这般痛感,开始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惨叫声传遍了整个空荡的洞穴。

  啪嗒!

  少女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着几滴泪水流出,不受自己的控制。

  可她毫不在意的抹去了,并且看着自己稚嫩的掌心言道:

  “哭什么哭,小青儿,本宫主就是要让你看清楚了,以后敢随意打你主意的人,就算是你亲哥哥,你也不能将这笔账一笔勾销!”

  伴随的少年的惨叫声,岳灵青的泪水也是越来越多,秋水灵殇再怎么能够控制她的身体,也没有办法阻挡她本人情感的宣泄。

  少女笑了笑,在眼泪的流淌之下,继续言道:

  “小青儿,将今天的场景铭记于心吧,这就是这个畜生想要侵犯你所付出的代价,如果以后还有谁像这样对你,本宫主便要求你比今天更狠,更残忍。”

  “本宫主知道我的学生一直很温柔,总是将孤独,罪恶承担在一人身上,但这样久而久之,你会崩溃的,小青儿。”

  秋水灵殇一挥袖,撤去了自己对岳灵青身体的掌控权,让自己的学生回到了身体之中。

  岳灵青意识已回归本体,整个人就无力的瘫倒了下来,仍然在无力的啜泣着。

  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面前的少年以他的声音,发着这般痛苦的惨叫。

  早在几日前,秋水灵殇就曾跟她摆明了,岳灵青如果要借用她的力量进入斗灵森林中保护岳辉的话,就必须要将身体交由她支配一段时间。

  而这也是绝佳的时机,让秋水灵殇埋藏已久的对面前这个转世之人的杀气,彻底爆发出来。

  以前在陨月城的时候,岳辉贵为岳家的少主,若是这番囚禁他,肯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岳辉为了变强,自己从陨月城这个束缚中跳了出来,这不就是下手的绝佳机会吗?

  秋水灵殇已经盘算好了,离回到段家佣兵团的时间还有三日,

  这三日内,第一个目的,就让这个转世重生之人好好的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来自社会的毒打!

  第二个目的,就是要让岳灵青与面前的这个人划清最后的界线,以免日后生事。

  这也是秋水灵殇身为老师,能给自己的学生所尽的责任,至少在她还有余力的时候,为她减少一分未来的风险。

  只可惜,又得让岳灵青为此痛苦一番了。

  岳辉感受着胸前的剧痛,拼命地想要挣脱束缚,

  可是实力弱小的他即使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没有办法脱离秋水灵殇的绝对掌控,

  这是在实力上的绝对碾压,他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加之这冰剑所对他造成的伤害仅仅只限于灵魂之上,又被秋水灵殇控制了力道,控制在了岳辉所承受的范围之内,让他根本不可能昏厥过去。

  冰冻结了他的身上所有的灵力,经络,甚至是冻住了他的五感,使他除了感受痛楚,发出凄惨的绝叫外,干不了任何事情。

  “....小妹....”

  岳辉忍受这灵魂深处的伤痛,仍怀抱着希望,对着面前的少女祈求道,

  “救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