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九十一章 为此而来(中)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718 2019-03-27 08:53:58

  “为此......而来?”

  岳灵青不解,难道说柳清扬早就知道了岳辉的事情吗?

  柳清扬看见岳灵青满脸疑问,自然是笑着解释道:

  “你看,我其实前几日才动身从京城往这里赶来,但是我自己是知道,我肯定赶不上你们的决赛之日了。”

  说着,柳清扬扇子一打,开扇扇起了风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我必须要来一趟陨月城,不然总感觉心里不够踏实。”

  “所以,我就索性放下了柳家的事情,先一步到陨月城来,看看有什么事情让我如此不踏实。”

  接着,柳清扬收起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岳灵青的前额,笑道:

  “你看,从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到底在忧虑着什么了。”

  “呵.....”

  岳灵青轻笑一声,不太相信柳清扬所说的话语,

  他口中的一切听起来都太玄乎了,

  什么叫做心里不踏实,就能够驱车往来的?

  一家族的少当家就这样潦草行事,真的好吗?

  “嘛,其实我的性子也就这样。”柳清扬看岳灵青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开口补充道,

  “做那种坐在椅子上的工作实在太久了,加之学园秋季开学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我想在这之前出来散散心。”

  “也正好,能来看看你。”

  “看我?”

  岳灵青歪头,心中的困惑更添了一分,

  本来她就不太清楚面前的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下,连这个少年的脑回路,她都探究不清了。

  柳清扬看岳灵青不解的样子,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感,于是立马岔开了话题:

  “先不谈这个,小青,你总得跟我好好说说,你到底怎么了吧。”

  “你明明和你哥哥并列冠军,而且在陨月城内家喻户晓,又有什么让你这样的低迷?”

  柳清扬一脸急切的关怀道,看上去很是担心岳灵青的情况,

  岳灵青又是沉默了下去,没有立刻作答,

  果然,她还是不知道,该不该和柳清扬说起岳辉之事,

  岳辉是转世重生之人,内心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原来的岳辉了,

  这种话说出来,能够相信的,又能有几人?

  说出来了,别人都会以为自己是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

  不说出来,这事情如果只由她一个人担着,

  论岳灵青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知道能够撑到何时,身体就会垮掉。

  迷茫,在她的脑海中扩散,使她寻不到一个正确的方向,

  甚至一度地让她认为,周身的现实是多么的虚无缥缈。

  转世重生,就发生在她的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

  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呢?

  “说出来。”

  这时,一个声音于岳灵青干涸的内心中响起,

  这道声音十分的坚定,不由得她一丝质疑。

  “说出来,将所有你所听到的一切,说与面前的人听。”

  “他,是绝对绝对,不会背叛你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岳灵青慌忙抬头看向了面前的少年,

  此刻,柳清扬英俊的面庞上,早就已经写满了“关怀”二字,双眸的倒影中,也只有岳灵青这一个人儿罢了。

  岳灵青莞尔一笑,总算是拨云见雾,看清了前路。

  提醒自己的,是自己心中的声音,是自己现在的真正所想。

  “柳清扬.....”岳灵青缓声说道,虽然有气而无力,其中却是包含着坚定,

  “能不能答应我,不将此事传出去?”

  “自然。”柳清扬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岳灵青满意的点了点头,挺起了胸膛,开口说出了自己伤心的原因。

  前因后果,各种细节之事,都被岳灵青全盘托出。

  从岳辉苏醒,到了二狗铁蛋被打,又讲到了白川之事,还提到了三尺的剑芒,

  以及那一场奇怪的比赛,还有最后最后,那个雨巷中发生的事情,

  连秋水灵殇的事情,她也没有任何的隐瞒。

  听完这一切的一切,柳清扬抿了口茶水,似乎是因为一下子接受的信息太多了,他一时间没有办法缓过来。

  半晌过后,柳清扬终于是开口,向着岳灵青询问道:

  “你的老师,在不在这里?”

  “老师吗.......”岳灵青还没说完,忽的就被秋水灵殇打断了,

  只见她显现在了自己的身旁,一眼柔和的看着柳清扬言道:

  “小娃子,本宫主就在这里,有什么要对本宫主说的吗?”

  柳清扬一看到秋水灵殇,直接站起来,然后朝着她施礼道:

  “在下感谢宫主的救命之恩,以及替小青感谢您的再造之恩,以及搭救之恩。”

  说着,柳清扬刚要跪下磕头,却被秋水灵殇的灵力扶了起来。

  “没什么需要感谢本宫主的,小娃子。”

  秋水灵殇微笑道,“你可是小青儿的朋友,自然就是本宫主要关照之人。”

  看到了此情,岳灵青不禁有些胆怯的问道:

  “柳清扬,你真的相信我的每一句话吗?”

  柳清扬听到这话,没有一分一秒的犹豫,直接开口答道:

  “深信不疑。”

  接着,他又重新坐回了到了座位上,看着岳灵青的双眼,又是调侃道:

  “你说,你有什么理由会骗我呢?”

  “没有。”

  岳灵青也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果然,将这一切秘密全部倒出来,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女孩的脸上,此时也稍稍绽放出了一点不经意的微笑。

  只不过,此时柳清扬再度回忆起了岳灵青说过的细节,却是皱起了眉头,神情也是一下子变得十分的严肃:

  “我没想到啊,那个岳辉竟然被这样一个人渣给附体了。”

  说着,为了缓解自己心中的愤怒,柳清扬还打开了扇子,飞快地朝着自己扇着风,牙齿也是恨得痒痒的,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放,

  “人渣?”岳灵青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还用问吗?”

  柳清扬吼道,扇子一打,奋力的敲在了圆桌的桌角上,敲得身前的餐具都为此一震,

  “小青,你自己想想,拥有岳辉的记忆,那个人不可能不知道你在岳辉心中的地位,”

  “而就这样,那个人还对你下媚药!你可是岳辉的亲妹妹啊!”

  “可是.....”岳灵青有些无力的辩解道,“他后来说他是因为当时心思乱了,导致走火入魔,才对我起的歹心的....”

  咔嚓!

  此话一出,柳清扬手中的纸扇又被他活生生的捏出了好几道裂缝,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呵!”少年冷笑一声,骂道,

  “走火入魔?呵呵,本少爷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柳家的藏经阁,基本上都被本少爷一字不落的记载心里了!走火入魔?呵!本少爷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走火入魔导致他人感受奇怪的!”

  “分明是那人渣对你动了心思,先是对你下了药,失败了以后再来推脱!走火入魔吗?呵!正是荒天上之大唐,滑天下之大稽!”

  一痛怒骂下去,柳清扬赶紧喝了口水,让自己冷静冷静,

  岳灵青看着柳清扬愤怒的样子,就好像自己也犯了过错一样,乖乖地挨着训斥。

  待自己情绪稳定以后,柳清扬才继续开口,担忧的对岳灵青言道:

  “小青,我要是你,当时是绝对不会放过岳辉的,哪会因为什么练习剑术而忘掉这件事情?”

  “我告诉你,小青,这件事情,你永永远远都要给本少爷放在第一位!绝对不能姑息!”

  柳清扬说着,拿起了残破的扇子,指向了岳灵青那微隆起的胸脯,继续说道:

  “身为一个男孩,我也要警告你,你的身体,除了你自己,就算是你的父母,就算是你在亲近的人,也不能随意对它上下其手!明白吗?”

  “嗯。”岳灵青点了点头,乖巧的回应道,

  “下一次,我保证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还没说完,岳灵青看见柳清扬将自己的小指伸了出来,不禁问道:

  “怎么了?”

  “拉钩。”柳清扬一脸正经的说道,“拉钩立个誓言。”

  女孩轻笑一声,觉得这样一脸正经的柳清扬十分的有趣,不过也没有推脱,也同样将自己一只手的小指锁了上去,

  “拉钩,上吊,一百年,绝不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