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八十五章 不知廉耻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093 2019-03-25 04:00:15

  在大夫的帮助下,岳灵青吃了一颗二阶的回露丹,

  回露丹一下肚,立刻融化为绿色的清凉灵气,在岳灵青受伤的身躯里蔓延开来,

  岳灵青立刻就感觉到了左肩传来的剧痛减轻了不少,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自己的灵力开始在丹药的作用下不断地恢复,沉水润心的被动恢复力也开始运作,自己身上烧灼的痕迹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了下去。

  岳青看见女儿恢复的如此迅速,心中的悬着的巨石才算是坦然下落,

  可是,岳辉在一旁,却起了疑心:

  这真的会是一颗二阶的回露丹能够起到的疗效吗?

  如果照这样的恢复速度,那天下人那还怕什么受伤啊?

  只可惜,刚想询问这股奇怪恢复力的岳辉就被岳青暴力的拖到了一旁,劈头盖脸的骂了整整半个时辰,才算停歇。

  岳辉也只得自认倒霉,心中虽愧疚,但也受不得这番气,只得怒摔袖子,离开了这不大的医疗室。

  岳灵青瞅了眼岳辉离去的背影,也没有开口阻拦,

  此后经过了一个多时辰,岳灵青的身体终于是恢复如初,在无大碍了。

  岳青看见岳灵青活蹦乱跳的样子,也是关照了几句,放下了心,自己因为还有公事在身,先行离开了。

  只不过,岳灵青还没有走到几步路,精神上的虚弱就直接扑了上来,让她整个人差点没有瘫倒在地上。

  看来,剑芒所造成的伤害不仅仅在她的肉体上,也对岳灵青的精气神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少女没有法子,只能“扑通”一下继续倒在病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以缓解这次比赛的疲劳。

  而这一天下午,岳家举行了大会的落幕式。

  可是问题就在于,同为冠军的岳辉岳灵青两个人一个在家里闭关修炼,一个在床上睡得正香,

  亚军的岳星至今还在重伤昏迷中,整个领奖台上也只有一个弟子在那尴尬的受人审视着。

  观众们也不愿意了,他们大部分都是冲着岳辉或者岳灵青来的,结果这两人纷纷缺席,这叫他们心里怎么能够服气呢?

  后来,在岳雪杨的一手调停之下,才将这个风波平息下来,

  岳家大比的闭幕式,也就在这样的喧嚣中结束了。

  这天夜里,岳灵青才从病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凌乱不堪,哪有什么家族小姐的样子可言?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岳灵青就从床上下来了。

  “小青儿。”秋水灵殇带着微笑显露在了岳灵青的身边,手上还拿着一个枕头的套子。

  “怎么了老师?”岳灵青瞅见秋水灵殇手中之物,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秋水灵殇笑了笑,直接将手中卷成一团的枕套掀开来,展现在了岳灵青的眼前。

  岳灵青才看了一眼,整个脸瞬间就熟了,熟到了耳根后面,口中还语无伦次的叫唤道:

  “不...不知...不知廉耻!这些廉耻不知的商家!”

  只见枕套上,印着的是岳灵青自己穿着睡衣混混沉睡的样子,

  若还是普通的睡姿也就无足为奇,可是,关键就是这睡衣穿的....

  该遮的地方半遮半掩的,不该遮的地方......它就真的不遮了!

  简直还不如脱了算了!

  而且,这些商家是从哪里知道的自己的三围啊!

  而且而且!真的....有这么平吗?

  岳灵青还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胸前瞅了几眼,失落感直接蹭上心头,

  可能决赛落败了,都不会让她产生这样的失落感!

  秋水灵殇看着岳灵青羞愤的样子,笑了笑,还特意摇了摇手中的枕套,调侃道:

  “现在,这个枕套不知道已经传到了多少你粉丝的床上了,小青儿,你可以想象那些人的表情吗?”

  “我......”岳灵青已经被羞涩堵住了口鼻,只敢呼吸困难的她一时间也难以问答。

  “呵呵。”秋水灵殇笑了声,将枕套收了回去,

  “好啦,小青儿,逗你玩的,这个枕套只是本宫主兴趣使然做的而已。”

  岳灵青听到这话,一时间内愤怒,娇羞等等复杂的心情顿时间内涌上心头,

  这么说来,秋水灵殇还会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偷偷的量了自己的三围吗?

  这也.....

  “你看你的样子。”秋水灵殇微笑道,“说不定你哪天出名了,这个枕套还可以卖出天价哦!”

  “不可能!”这三个字被岳灵青毫不犹豫的从口中吐了出来,双手还紧紧握拳,以示决心。

  “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秋水灵殇调侃道,“别到时候揣着钱喊‘真香’,这可就像极了当年的本宫主了。”

  “哼!”岳灵青把头歪到了一边去,哼道,

  “学生才不会成为向老师那样糟糕的大人呢!”

  秋水灵殇笑了笑,没有否认,只不过将枕套收了回去,

  而这一收回去,她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眼神也变得十分的锐利,言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说正事了,小青儿。”

  岳灵青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看秋水灵殇的架势,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玩笑在要开了,而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岳辉变奇怪的原因!

  岳灵青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师,您知道我哥哥变奇怪的原因了吗?”

  秋水灵殇听着,点了下头,回应道:

  “应该说从岳辉醒来的时候,本宫主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可那为什么不告诉学生呢?”岳灵青听到这话,心中也是有些着急,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秋水灵殇会不说?

  秋水灵殇叹了口气,对岳灵青说道:

  “本宫主之所以不跟你说,是因为小青儿,不经过这次比赛,你是不会相信的。”

  “为何?”岳灵青上前一步,逼问道,

  “难道我哥哥神经分裂了不成?被人操控了不成吗?”

  “不准确,但也与真相十分相近了。”

  秋水灵殇稍稍后退了一步的距离,冷声言道,

  “接下来的事情,小青儿,你还是亲自去问你哥哥比较好。”

  “这一次,不必怕什么三尺剑芒,也不用担心你哥哥会隐瞒真相。”

  秋水灵殇说着,眼底抹上了一股浓浓的杀气,周身的温度也随之剧降,令人瑟瑟发抖,

  “如果你哥哥敢用其他理由搪塞你,本宫主会杀了他的,小青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