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七十三章 岳申之女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166 2019-03-20 13:34:35

  “爸...爸....”

  岳怡无力的呻吟着,口中,小腹上还不断地往外淌着滚烫的鲜血。

  岳申一听到这声呼喊,立刻抛下了眼前的岳星和六长老,转过身来,默默的蹲下扶起了已处于濒死状态的岳怡。

  此时的少女身上的伤势惨不忍睹,俏脸上有着数不清的被岳星践踏的鞋印,小腹和胸前都是被猩红色的灵力灼烧下的伤痕,

  内脏出血,全身骨头几乎全断,盆骨近乎碎裂,这样的话,岳怡即便是不死,也很难痊愈了。

  岳申看着自己女儿这样子,心中的愤怒简直是被提到了极点,

  他现在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让那岳星小儿死无葬身之地。

  “怡儿...爹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岳申摸着岳怡布满鲜血的脏乱脸颊,痛心疾首的说道,

  他今日本要为夏侯家的事情离开,却在临行前忽然听到了演武场扑天的咒骂声。

  他本能的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又犯了什么过错,赶忙放下手中的事物前来查看,

  可哪知道,自己到来时,看到的竟然是这一般非人的景象。

  这不得不让他怒火中烧,却又让他懊恼不已。

  为什么自己会第一时间怀疑自己的女儿呢?

  “爸爸....”

  即便鲜血已经模糊了岳怡的双眼,但是,她仍然感受得到,这样温暖的怀抱,肯定是自己父亲的不错了。

  少女费劲了最后的力气,拼命地寻找视线中那道高大威严的身影,

  只不过,她连岳申的脸,都看不清了。

  “对不起...爸爸...女儿又让你...失望了.....”

  岳怡呢喃道,泪水从自己双眼中夺眶而出,流过自己的脸颊,

  她又一次被人羞辱了,而且又是这是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被人羞辱了。

  这种发自内心的无力感侵蚀着她的身躯,在她原本重度伤残的身体上又添了几道伤痕。

  听着女儿这样无力的声音,岳申的悔恨之意也瞬间遍布了全身,

  他立刻抱起了自己的女儿,朝着休息室的方向急忙的跑了过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没事了怡儿,爹这就带你去找大小姐!她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岳申曾经亲眼在悬壁城上见过岳灵青堪比三品丹药的治疗功力,

  如今,找三品丹药来治愈岳怡已经是来不及了,岳申只能求岳灵青帮忙了。

  他的心里也是做好了准备,为了岳怡,他宁可拉下他的老脸,来求岳灵青。

  岳怡的血落在了演武场上的每一个观众的心里,

  他们都打心底里对这个不服输的女孩肃然起敬,

  接下来的比赛因为此事被岳青以族长身份暂停,而且现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看比赛的心情了。

  这场比赛以岳星的胜利落幕,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表面的风光,可换不来人内心的尊敬。

  岳申一跑到休息室,看到了岳灵青的背影,想都没想一下,直接扑通一下,跪了下来。

  “大小姐,请您救救我的女儿吧!”

  这个中年男子再也没有顾及自己身为长老的威严,跪下来朝着岳灵青说道。

  也直到这时,岳灵青才赶紧挣脱了岳辉的束缚,转过身去跑到了岳申身旁。

  她仔细查看了一下岳怡的伤势,脸色也不禁变得很难看,

  “那个岳星,真的感下这么重的手......”

  岳灵青一脸严峻的说道,又抬起头来,对岳申说道:

  “放心吧三长老,虽然需要费一些时间,但是我向您保证,您的女儿会好起来的。”

  “多谢大小姐!多谢大小姐!”

  岳申一边说着,一边将怀中的岳怡抱起,放到了专为伤员准备的病床上。

  岳灵青点了点头,将房内的所有人包括岳辉岳申全部请了出去,

  岳申带着一脸的焦急走了出去,岳辉也是嘱咐了一声,转身随着岳申出了房间。

  待所有的人全部走开,岳灵青把房门一锁,才说道:

  “老师,麻烦您了。”

  “自然。”秋水灵殇显露了身形,“本宫主趁此机会,刚好教你怎么样接骨。”

  岳灵青点了下头,赶紧来到了岳怡身边,小心翼翼地褪去了少女身上沾满鲜血的破烂衣裳,检查起伤势来。

  “全身的骨头都有不同程度的断裂吗....”

  岳灵青一边检查着岳怡的伤势,一边呢喃道。

  接着,她将双手按在了岳怡的胸上,运转起了全身的灵力,施展出了沉水润心。

  淡蓝色的灵力在岳怡的胸前旋转,缓缓渗入了她的肌肤之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八卦图案。

  这一个月内,沉水润心的恢复力在岳灵青的昼夜历练下,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秋水灵殇也是手一挥,灵力流出,浸入了岳怡的身体之中,

  她所要干的事情,就是将岳怡碎裂的骨头中的残渣剔除,以免渗入经脉中,影响岳怡今后的修炼。

  “这个岳星,竟然敢....”

  少女施展着治愈之法,心中的怒火也是直直的往上窜。

  这可能是岳灵青从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怒火中烧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她现在恨不得直接拔剑去对峙岳星,让他体会一下岳怡是什么感受。

  秋水灵殇也通过岳灵青微微颤抖的小手,知晓了她现在的心情,便开口说道:

  “小青儿,你现在心里觉得怎么样?”

  “很难受,老师....”岳灵青回应道,“有种学生克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去找岳星,想要打他一顿。”

  “很好,”秋水灵殇说道,“此乃人之常情,不过切记,小青,别让这种冲动吞噬了你的理智。”

  “学生明白。”

  ......

  因为岳怡的伤势太过严重,沉水润心的恢复力再强,也是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

  这一个下午,岳申一脸阴沉的坐在了房间外面,等待着里面的消息,

  岳辉也在离开了一段时间后,拿着一个小袋子重新回到了这里。

  “三长老。”

  岳辉上前施了一礼,毕恭毕敬的说道。

  “不用....”岳申无力的叹息道,“连女儿都没能保护好的人,还当什么长老。”

  “三长老此言差矣。”岳辉上前,坐在了岳申旁边,说道:

  “若不是三长老您相救,怡妹早就已经死在岳星的枪下了。”

  岳申叹了口气,没有再做回答,

  二人的气氛陷入了死寂,就像是在手术室外等候消息的家眷,心情沉重。

  同时,岳辉也是攥紧了拳头,暗暗发誓,要给岳怡一个交代。

  吱呀!

  木门被打开的声音终于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响了起来,

  这一开门,就将两人的目光同时吸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