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六十九章 枪吟剑啸(二)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360 2019-03-19 08:25:07

  岳雪杨哼了声,将弓收了起来。

  至此,岳家大比的开幕式正是结束,从下午起,就是暗劲弟子的赛程了。

  暗劲的弟子打斗大部分都是以拳拳到肉,刀枪的相撞为主,因为他们还不具备灵力成型的条件。

  所以,这些人的打斗高层很少会去关注,他们重点关注的,是每个灵气境选手的战斗。

  看看这些人有没有合适的可以招收进自己的门下。

  岳灵青没有去关注这些事情,她本想着自己可以在暗劲去看看岳怡的变化是怎么样,但是既然岳怡已经来到了灵气境,自然就没有必要了。

  还没等岳灵青思考多久,岳雪杨就几个箭步从演武场冲到了休息室来,搂着岳灵青,贴着小脸就是一顿揉搓。

  “雪杨姐姐,别揉了把...”

  岳灵青无力的劝阻道,内心知晓岳雪杨在为满足之前都不会停下来的。

  岳雪杨一边摆着花痴的表情,一边说道:

  “这怎么行呢?你姐姐忍了足足一个多月啊!要不是考虑到你训练,姐姐我非要天天揉你不可!”

  “呵呵....”

  岳灵青的表情有些生无可恋,只能放弃挣扎了...

  待岳雪杨终于满足了自己的舒爽感,岳灵青才真正的解放了出来。

  二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岳雪杨就因为自卫队的事情而出去办事去了。

  现在处于大会期间,内院大部分地区都对平民和外院弟子开放,这些人平日里见不着这些东西,都想着这几天好好的逛逛。

  那么,自卫队就要加强这一块的管理了,因为少不了一些闲的没事干的人吵到岳家弟子的休憩。

  话说回来,岳家大比之所以没有灵人境以上的弟子,主要是因为灵人境以上的弟子和岳雪杨一样,都在岳家四处就职。

  武者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有些人可能一生停在灵气境,有些人可能一辈子也摸不到灵王境。

  可是这些武者同样是要生活的,而生活,离不开钱的。

  所以,除了各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所有内院的弟子到了灵人境的时候就要外出谋职了。

  可能有些会在岳家内部就职,譬如岳雪杨,但是大部分都是分配到了帝国边界,或者是加入了佣兵团。

  要召回这些人很难,所以岳家的大比只有灵气境及以下的弟子来比试了。

  午饭过后,岳灵青来到了演武场,查看着自己的顺序,

  看来,自己的两轮比赛都是集中在明天一天,这样就比较方便了。

  “小青儿,”秋水灵殇显露在岳灵青身边,对她说道,“这两个弟子就是你第三阶段的对象了。”

  “真的吗?”岳灵青反问道,“如果在比赛中练习的话,失败这个剑势就会直接被破掉的啊,到时候露出的破绽也不是一点点啊老师?”

  秋水灵殇听完,甩了甩衣袖,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一个月之内你不是也自己偷偷练习了些低阶的剑术和拳法吗?就靠那些来弥补就行了。”

  岳灵青耷拉下脑袋,嘟囔道:

  “可那也难说啊.....”

  “放心。”秋水灵殇安慰道,“这也在我的计划之中。”

  岳灵青叹了口气,没有再做任何提问,

  秋水灵殇的话语却是没错,在实战中获得的收益永远是最大的,

  只是,岳灵青不太相信自己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取胜,

  跟她对阵的两个弟子都是灵气境七段,她才五段,这点小差距她可不会忽视。

  眼下再怎么烦恼也无视余补,岳灵青就只好祈祷了一番,希望自己发挥不会失常。

  随后,她抬起头来,查了查岳怡,岳辉,以及岳星的战斗场次,发现她和这三人都处在各自不同的组中。

  那可以稍稍放心一下了。

  起码岳星有什么动作,也要等到几天之后了。

  ......

  这个下午,岳灵青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冥想了一个下午,希望实力能够有所精进。

  但这次的打坐并没有如她的意,吸收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天地灵气,也只是使得灵海充盈了一番,灵力旋涡变得更加的厚实,

  并没有任何破阶的征兆。

  看来,时机并太对。

  岳灵青也没想那么多,这一天晚上很早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晌午十分,因为云烟书有着事情要帮岳青分担,所以这几天的伙食都是岳灵青自己解决。

  她并没有想着去找岳辉和岳雪杨,而是自己决定随意吃一些东西,然后赶紧打完比赛回去修炼。

  可她饭还没吃到一半,就听邻桌谈起了上午比赛的事。

  是关于岳星的,

  似乎因为岳星的下手太重,被裁判勒令警告,跟他对阵的两名选手都是被人有担架抬下去的,

  要说岳星下手没轻没重是一个原因,裁判的疏忽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参加岳家大比的弟子每一次上场前都要将暗器,空间戒这类物品全部交由裁判保管,

  而武器是专门使用大比所锻造的二阶武器,未开刃而且很难造成致命伤害。

  基于这一点,裁判就疏忽了对选手的下手轻重注意,

  岳星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导致两个选手的重伤。

  只不过岳星这么凶残的原因,岳灵青就没有听其他人解释了。

  下午是她的比赛,一场对阵的是岳石,一场对阵的是岳峰。

  这两人都处在了灵气境七段的实力,却是在开赛的一瞬间让岳灵青感到了棘手。

  两个人可全部都是身材粗狂的糙汉子,想要压住她这样的小身板简直是轻而易举。

  所以,在躲避二人的擒拿招数时,岳灵青费了不小的功夫。

  再来是第三阶段的训练,无疑是失败的。

  岳灵青还是没有办法掌控住第三阶段的螺旋扭曲,导致之前打出的招数全部溃散,并没有任何的伤害可言。

  重复了十几次,这一招也未曾成功。

  这也使得少女没办法在后摇中躲避这两壮汉的攻击,被两个壮汉分别击中了好多次。

  看到女儿打的如此之艰难,岳青的心也是不停地随之跳动,

  并不是担心女儿会不会输或者赢,岳青主要是怕岳灵青受伤。

  毕竟是女儿嘛,与儿子肯定要区别对待了。

  基于这点,每一次岳灵青被一拳打中或者被招式蹭到,岳青的心都会随之颤一下。

  白庆秋看着岳青的反应,感同身受。

  不过,他看着岳灵青这般艰难的样子,心中也是有些失落,

  这个小女娃如果对战两个灵气境七段的人物也要这么费力气,,那么后面那些八段九段结果又会是如何呢?

  白庆秋一直对自己的眼光挺自信的,但岳灵青这一出,也确实让他有些怀疑自己了。

  好在,岳灵青终究是赢下了今天内的两场比试,成功晋级。

  岳峰见自己输了,爽快的丢到了手中的锁链,称赞道:

  “不愧是大小姐,把我教训的服服帖帖的。”

  岳灵青听着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

  “也没有打得很好的,其实.....”

  岳峰豪爽的笑了笑,走下了演武场去陪岳石一起去看其他比赛去了。

  岳灵青呆了一会儿,刚要回想比赛中的事情,就被裁判毕恭毕敬的请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