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六十二章 怒气滔天(中)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088 2019-03-17 09:01:25

  看着白庆秋咄咄逼人的气势,岳白烟深感不妙。

  虽然面前的白庆秋只是个灵王境武者,但是他身后那一群老妖怪,可是个个都是灵皇境级别的。

  岳白烟可没有把握同时应付这些老妖怪,

  可是,这件事情就没有任何的转机了吗?

  老者眯着眼,顶着前方那个杀气滔天的白庆秋,心中也甚是苦恼,

  该如何在不进一步加深家族矛盾的情况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岳辉如果真的按白川说的,差点将她斩于剑下,那么只要是个父亲,都会为其震怒。

  这样看来,岳辉可能真的逃不掉悲惨的命运,要被白庆秋的怒火所吞噬了。

  岳白烟眼下想到的唯一一个方法,就是自己拉下老脸,来替岳辉求情,来请求白庆秋的原谅。

  可正当岳白烟下定决心,求情的话语都已经到了嘴边时,他听到了一声清脆而坚定的少女声响起,响彻了整个食位居。

  “白叔叔,你错了!”

  岳灵青张开了纤细的双臂,挡在了白庆秋面前,义愤填膺的大喊道。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比白庆秋这个高大的灵王境要弱小不知十数倍的灵气境女孩,可以有此等勇气,站在白庆秋的面前,抵抗着那强大的灵压。

  换做他人,此时早就被这灵压吓得屁滚尿流了。

  白庆秋低下头来,看着离自己距离不到一尺的女孩,收起了灵压,说道:

  “你说什么?小丫头片子?”

  岳灵青因为抵抗灵压的缘故,不停地喘着气,香汗直流,但是,她还是未曾放下她那张开的双臂,

  “我说,”岳灵青气喘喘的说道,“白叔叔,你不能杀我哥!”

  哄!

  白庆秋脸一黑,瞬间爆发出了强烈的灵压,直接冲向了少女小巧的身躯。

  岳灵青被这道如气浪一般的灵压震得娇躯直颤,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噗!

  一口鲜血从少女口中喷出,溅撒在了她面前的木地板上。

  “不想死就滚开,小丫头片子。”白庆秋冷冷地说道,又是一步上前,

  灵王境的灵压再次扑向了岳灵青,将她又震得后退了好几步,鲜血连连喷出。

  直到....她被逼到了岳辉的身前....

  不能在后退了...

  少女残存的意念支撑着她的身躯,让她的双脚紧紧的钉在了地板上。

  如果在后退一步,岳辉必死无疑!

  所以,她决不能退!

  “哼!”白庆秋冷酷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没有一丝丝同情。

  对他来说,动他女儿的人,都得死!

  不管对方是天才,还是富家子弟!

  于是,他再次举起了右手,食指点在了少女的眉间处。

  “很有骨气嘛...”白庆秋笑道,“只可惜没有用对地方。”

  接着,他手中的灵力化做了一把尖刺,直指岳灵青的眉间刺去。

  白庆秋是真的想杀了她!

  岳白烟刚想上去帮忙,却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便停了下来。

  “就不能.....”

  出乎白庆秋的意料,少女竟然还有可以说话的力气。

  只不过,下一秒,令他无法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就不能好好的听人把话说完吗?小兔崽子!”

  少女嘶吼道,灵压从她的身体里迸发,将已经触及到岳灵青眉间的青色刀刃击碎成粉末。

  只见这道灵压化成了一道巨大的气浪,把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以及白川拍晕了过去。

  白庆秋被这一道灵压震得连连倒退,又是推到了刚刚自己所起步的地方,

  滋滋滋...

  物体冻结的声音从指间传来,白庆秋往右手一瞟,惊愕的发现食指已经冻结了好一大块,不再受他的控制。

  在转眼看向眼前的少女,发现她的棕色长发被染上了雪一样的花白,周身还被寒气所缭绕,整个人的气质骤变,

  这是一种彻骨的冰寒!

  白庆秋头一次从这个少女身上感受到了,那一股比灵皇境界还要强大的灵压。

  地皇?不对!比地皇境还要恐怖!

  这时候,白庆秋意识到了,少女身上的灵压超出了他能够探知的范围,深不可测。

  恐惧!

  白庆秋的瞳孔紧缩,他头一次切身体会到了这种濒临死亡的恐惧!

  “呵呵...”岳白烟捋了捋胡子,笑着想道:

  “既然她动手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哒!哒!哒!

  少女沉着脸色,迈着杀意冲天的步伐,朝着白庆秋快速的走来。

  未等白庆秋反应,少女就直接一把拉住了他的衣领。

  此时,白庆秋看到了少女的眼神,

  那双冰蓝色的眼眸里,传出了千里的寒意以及无边的怒气。

  “听着...”少女沉声道,“别以为自己修到个灵王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小兔崽子。”

  白庆秋听着这番话,咽了口口水,不知该作何反应。

  只看见少女愤然道:

  “既然本宫主的学生有话跟你说,你就给本宫主洗干净耳朵听着,不然,本宫主就把你做成冰雕!听明白了吗?!”

  最后一句话直接被少女运转灵气吼出,震得白庆秋浑身发麻。

  他只能畏惧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不过是几句话而已,他还是有这个耐心听得。

  “很好。”

  少女松开了拿住白庆秋衣领的那只手,散去了自己的杀意。

  下一秒,白色的发迹褪去,岳灵青周身的寒气也随之消逝。

  只留下了在场的唯一醒着的白庆秋和岳白烟。

  待最后一缕白丝从岳灵青头发中消失,岳灵青的意识总算是回归了本体。

  她慢慢的伸手,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十分虚弱的开口说道:

  “现在,可以听我说了吧?白叔叔?”

  “如果在我说完之后,你还觉得我哥哥该杀的话,那么....”

  岳灵青的语气十分的坚定,不容白庆秋一丝质疑,

  “你就先杀了小青吧!而且这一次,老师就不会再出来帮忙了。”

  看着面前毫不动摇的少女,白庆秋先是稳住了态势,随后沉声说道:

  “说来听听,小丫头。”

  岳灵青点了点头,直起了腰杆,说道:

  “按白叔叔的话来说,叔叔生气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我哥哥有着杀白川小姐的倾向,我这话可对?”

  “没错。”白庆秋回应道,“正是因为他想动我女儿,我才要杀了这个孽畜。”

  听到这话,岳灵青好像是得到了关键性的证据,嘴角自信地扬了起来,

  少女笑道:

  “那么就好办了,白叔叔,因为刚才,我哥哥根本杀不掉白川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