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六十一章 怒气滔天(上)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062 2019-03-17 05:52:09

  岳灵青先未管中年男子的滔天怒气,而是用手拔去了那些刺入岳辉右臂的碎片。

  劫后余生的白川看见中年男子,竟然直接撒手大哭起来,指着岳灵青说道:

  “爸爸!就是这两个乡下人仗势欺人!完全不把女儿放在眼里!”

  “是吗?”中年男子怒喝道,一双眼镜火冒金星,死死地抓着少女怀中昏迷的岳辉,

  “你们岳家正是好大的胆子,竟然会这样对待川儿,简直就是不把我白庆秋放在眼里!”

  岳灵青听着中年男子愤怒的话语,额上不由得伸出了冷汗,

  没想到,岳辉竟然会惹到白家的头上去。

  白庆秋向前迈出了一步,伸出了粗矿的右手,青色的灵力瞬间攀附于其上,熊熊的燃烧着,映衬了男子的盛怒。

  “让开,”白庆秋厉声言道,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前将岳辉紧紧护住的少女,

  “你不让开的话,我便连你这个贱种一起砍!”

  说着,男子右眼一挑,强大的灵压从他体内迸发出来,压向了少女。

  灵王境....

  岳灵青咬着牙,承受着这非常人能够承受的强大灵压,护着岳辉的手没有因此挪动半分。

  “不....”

  少女咬着牙,顶着灵压,从牙缝间挤出了一个字,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家人在自己眼前受伤!

  “好...好!”白庆秋说着,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说道,“那你们两个就都给老子去死吧!”

  话音一落,男子手中的青色灵力化成了一把利刃,随着白庆秋的施力,直接对着岳灵青的天灵盖劈了下去,

  眼看利刃劈落,少女就要香消玉殒,岳灵青紧紧保住了怀中的岳辉,也因本能的害怕闭上了眼睛。

  咚!

  利刃砸落的声音响起,岳灵青周身的事物直接被强风割裂,可那一刀,并没有劈中。

  于是,岳灵青睁开了双眼,去确认事情的进展。

  只见白刃已经距离自己的天灵盖只有几寸的距离,停在了半空中。

  白庆秋的粗壮手臂被另一个人的手抓住,不能再往下落。

  “白家小子,没把事情搞清楚前,就随随便便的在老夫地盘上杀人,还懂点规矩吗?”

  太上长老的声音传入了少女的耳朵,令她紧绷的神经瞬间安静了下来。

  白庆秋看了眼眼前的老者,迅速挣脱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两步,冷哼道:

  “呵呵,看来岳家今日真是要仗势欺人到底不成?”

  “呵呵,”岳白烟大笑道:

  “岂敢岂敢,白家可是帝国世家之一啊,岳某人就算是有着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白家啊。”

  “那你这又是何意?”白庆秋怒道,

  “难道你是让我把我女儿的事情置若罔闻吗?还是想包庇那个想杀我女儿的贼人?”

  岳白烟摆了摆手,说道:

  “不要着急,白家小子,在弄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我劝你还是不要妄下结论,到时候败坏了白家的名声才对。”

  “哼。”

  白庆秋被岳白烟此话堵住,只得握紧双拳,平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转头,朝着白川问道:

  “川儿,跟为父说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川会意,点了下头,于是指着仍处在昏迷的岳辉,气愤的说道:

  “女儿只不过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该死的乡下人,竟然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辱我清白的话语,女儿实在是气不过,正好他也提出了一对一的决斗,所以女儿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白庆秋听后,扭过头来,瞪着岳白烟说道:

  “这下你还有什么要申辩的,岳家老头?随意辱我女儿的清白,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不可能!”

  于众人的意料之外,岳灵青开口了。

  只见她站了起来,直起了腰杆,走到了白庆秋身前,抬头坚定地说道:

  “我哥哥不可能随意在大厅之下辱人清白!”

  “呵!”白庆秋冷笑道,“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还敢在这里信口雌黄!”

  说着,白庆秋举起手就想要扇下去。

  “慢着,”岳白烟见势直接散发出灵皇境的灵压,压住了白庆秋悬于空中的手,

  “她可是我们家族的大小姐,所说的话你可不能不听吧?”

  白庆秋听后,收回了自己的手,此时他眼中的戾气已经是越来越重,

  可以看出,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情绪了。

  看着白庆秋的样子,岳灵青也知道,自己若稍有一个不慎,就可彻底把白家得罪死了。

  她先是毕恭毕敬地朝白庆秋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我希望白川小姐可以把事情全貌说出来。”

  “什么?”白川听到后,怒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聋了吗?乡巴佬!”

  白庆秋瞥了一眼白川暴跳如雷的样子,问道:

  “你这是何意,岳家的小丫头片子?”

  岳灵青听着,微鞠了一躬,继续说道:

  “因为据柳家少当家柳清扬所言,白川小姐从来都不会刻意地去克制自己,所以有些话可能会无意间伤到别人。”

  少女微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以我之薄见,应该是白川小姐在无意间侮辱了我哥哥,所以我哥哥才会想着辱骂回去,造成了刚才的局面。”

  “可有此事?”白庆秋回过头来,问道,“川儿,是不是你先挑起的事端?”

  “我....”白川忽然慌了起来,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细节也让岳灵青彻底相信了,白川便是事情的挑起者,只是事经她口,必定有一番遮掩。

  “是也不是?”

  白庆秋厉声喝道,吓得白川赶紧答应道:

  “是的....父亲,女儿看岳辉一乡下装扮,灰头土脸的却出没于食位居这样的高档场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骂了他几句....”

  白庆秋听后,冷哼道:“丢脸。”

  白川伤心的低下了头,听到自己父亲这般训斥,换谁来,心里都不会好受。

  可下一秒,白庆秋话锋一转,又一次怒喝道:

  “但是,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说着,他的右手上的灵力又一次沸腾起来,

  “就算老子的女儿再怎么不争气,也是老子的事,既然有人想杀了老子的女儿,老子就先拿他打牙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