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五十七章 须臾之间(下)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471 2019-03-15 12:42:32

  快步走到家门面前,岳灵青深吸了口气,推开了家门。

  吱呀!

  木门向里侧被推开,十分的沉重。

  而当岳灵青一踏入门院中,就看见云烟书开心的朝自己冲了过来。

  “青儿,青儿,你哥哥恢复灵力了!你哥哥可以修炼了!”

  这个消息不得不是岳灵青大为震惊,

  明明秋水灵殇断言过,他哥哥没有洗髓的六品丹药,是断然不可能修炼的!

  可是如今却是能够修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边回应着母亲的欣喜,岳灵青一边朝着内庭走去,想亲眼确认这一切的答案。

  秋水灵殇也脸色凝重的显现出来,跟在了她的后面。

  看她的神情,应该是想要搞清楚自己被莫名打脸的原因。

  只区区几分钟,岳灵青就站在了岳辉的房门前。

  凝视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岳灵青不禁轻声问道:

  “老师,我哥哥可有什么异样吗?”

  秋水灵殇皱着眉头,释放出灵力探知了房内少年的情况,

  她自己也十分想弄明白这件事情的真相,

  过了一会儿,秋水灵殇开口,说出了结论:

  “你哥哥的确可以修炼灵力了。”

  “真的?可是老师您不是说过....”

  秋水灵殇点了点头,未曾否认这个事实:

  “本宫主确实说过丹药的事,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不过,你哥哥的状况有所不同。”

  “不同?”岳灵青疑惑道,“哪里有着不同?”

  “嗯,处处都是不同。”秋水灵殇闭着眼睛,又一次开始感知少年的灵力流动,开口解释道:

  “他的十二正脉和奇经八脉,各有一条被疏通和修复,并开始正常的流动了。”

  “依本宫主的阅历来看,你哥哥应该是修炼了一种自带洗髓功能的心法,才能够完美驱动这些坏死的经脉,并且使其回归原位。”

  秋水灵殇顿了下,又说道:

  “而这种类型的心法,本宫主所知道的都要在七阶以上了。”

  “七阶......”

  岳灵青此刻已经不再为阶级所诧异,因为秋水灵殇的原因,她早就不觉得五阶以上的功法有多奇特了。

  但眼下,岳灵青搞不清楚,岳辉究竟从何处搞到了这些心法,并加以运用的呢?

  这些自己想不清楚的问题堵着岳灵青的胸膛,让她喘不过气来。

  明明自己应该为哥哥的恢复庆祝的,但是,这不断徘徊在心中的怪异感究竟是什么,岳灵青却说不上来。

  而这是,门内传来了一声呼唤:

  “是小妹吗?”

  听到这声呼唤,岳灵青也不好意思再在门外站着了。

  她便伸手推门而入,走进了房间中。

  而一走进房间,少女看见了房内少年,娇声大叫道:

  “呀!”

  接着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只见房内少年赤裸着上身,只身穿着一条薄裤盘腿坐在床上。

  看见岳灵青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脸色还逐渐泛红,岳辉不禁大笑一声,从床上下来,朝着少女慢慢的靠了近来。

  “小妹,哥哥我不过就是在修炼而已,不必害羞啊....”

  接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少女,左手伸了出来,打在了少女稚嫩的肩膀上,

  “没有事情的,放心的看吧。”

  少年边说着,还边把少女捂在脸上的手暴力的拆开,将她直接推到了身后的墙上。

  扑通!

  岳灵青被少年推着靠在了身后的墙上,内心的恐惧感却在不断地增大,

  同时,她看着岳辉不断靠近的脸庞,那双天生的电眼,仿佛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全身,

  岳灵青感觉,自己的衣服好像都要快被这双眼睛给扒光了,俏脸也不由的因为羞愧难当而发红。

  “哈....哥哥...你....好奇怪....”

  岳灵轻颤抖的说道,整个身子都似乎被少年定住了,无法动弹。

  自己的身体似乎还传来了不适的反应,焦躁不已。

  这..是什么感觉....

  少女微微地喘着粗气,听起来更像是在呻吟一样。

  “奇怪?”岳辉浓郁的剑眉一挑,伸出手来,抬起了岳灵青的下巴。

  这下,少女没有办法在逃避与少年的对视,她的心跳也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

  “看着我...小妹...”

  岳辉的语气也十分的奇特,一字一句,似乎都在刺激着岳灵青的娇躯,使得身体深处那奇怪的感觉不断的加强。

  少年似乎有意的将自己的脸凑近,双眼中的流火也紧紧的抓住了面前的少女,不让她移开视线。

  “呀!”

  岳灵青又一次娇羞的叫道,因为岳辉忽然把他的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还在不断地向着上方移动。

  那奇怪的触感...究竟是什么...

  岳灵青想要闭上了眼睛,不敢去感受面前的少年发出的强烈气息,

  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股奇怪的动力,在驱使着自己往少年的脸上看。

  怎么办...怎么办...

  少女的俏脸已经因为娇羞而变得一片通红,喉咙也十分的干渴,想要喝水,不停地喝水。

  就在少年的手快要摸到少女的裤腰时,一道声音传到了岳灵青的耳边:

  “小青儿!”

  这句呼唤就像是一瓢冷水,直接浇灭了岳灵青心中撩起的烈焰,让她瞬间冷静了下来,

  那快要丢失在深渊的意志也被她拉了回来。

  “呀啊啊啊啊啊!”

  岳灵青失控的大叫道,粗暴的打掉了岳辉的咸猪手,同时一掌推出,直接击退了少年健硕的身躯。

  接着,她也不管岳辉作何反应,直接从房间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岳辉后退了几步,稳住身形时,发现面前的少女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不禁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看着自己的手掌,自言自语道:

  “明明进行的好好的,难道哪里做错了吗...”

  .....

  岳灵青不要命的奔跑着,跑了好久,一直跑到了自己修炼的湖边,

  她纵身一跃,直接扑进了湖水中,用自己的小手击打着水面,惊起了一层层的水花。

  就算她的理智回来了,身体却仍然像再被灼烧着,躁动不已。

  特别是她最重要的地方,一直在发痒,痒的无可忍受。

  自己想要伸手去抓,但仍有她怎么抓着小腹,那股奇痒却始终无法散去,一直在她的内部徘徊着,

  没有任何办法的少女只能不断地拍水来试图用冰冷的清水来冷却自己。

  秋水灵殇一脸急切的飘到了岳灵青身旁,手中凝成了一颗冰丹:

  “吃下去,小青儿,这样就可以缓解你的症状了。”

  岳灵青一听,直接张口就将这可冰丹吞了下去,没有一丁点迟疑。

  冰丹下肚,立刻扩散开来,终于是将少女小腹深处的奇痒和胸口的部位发散的奇怪感觉压了下来。

  岳灵青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跪在了水中,口中不停地喘着粗气。

  她现在狼狈不堪的样子,就像一只落水狗一样,头发被水打湿,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以及肩上,

  小腹的那块衣服也在少女暴力的撕扯中撕裂成几块破布丝绸飘在水面上,而腹部表面水嫩的肌肤也是因此被抓的通红,还有些往外渗着鲜血。

  “老..老师...”岳灵青开口,喘着粗气问道,

  “我到底...到底怎么了....”

  只见得秋水灵殇一脸凝重的神色,事情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她的双手此时还按在岳灵青的背上,不断地向岳灵青输送着灵力,试图将少女的焦躁完全去尽,

  听到了岳灵青寻求答案的话语,秋水灵殇缓缓的解释说道:

  “那个畜生,给你下了媚药。”

  只言片语中,秋水灵殇再也没有办法隐藏住她那滔天的杀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