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五十四章 天地之间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446 2019-03-15 03:31:28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

  岳灵青仍旧保持着高强度的训练,又将自己的灵力境界往上提了一个层次。

  沉水润心的恢复能力,也因为每一天修复这些训练造成的,提高了些。

  现在,她处在灵气境五段,灵力的旋涡比以往变得更加的厚实了。

  就在第四天的清晨,在岳灵青再次打算训练时,秋水灵殇又一次叫住了她。

  “小青儿。”

  秋水灵殇说着,在岳灵青的目光下凭空变幻出了两本功法,

  这两本功法,一本通体呈黑色,有白色的细线交叉其中,在黑色的画布上编织出了一层层惊涛骇浪,

  另外一本呈淡蓝色,这本功法在秋水灵殇手里,还向四周散发着丝丝寒气。

  “做个选择吧。”

  秋水灵殇平淡的解释着自己的意图:

  “黑色的这本,是以修炼法术为主的五阶功法,富岳三十六景,无需任何兵器,举手之间可以翻江倒海。”

  “蓝色的这本,是以修炼兵器为主的五阶功法,飞花雪月,伴于不同修炼手段,则效果不同。”

  说着,秋水灵殇将握着两个功法的玉手同时伸了出来,

  “你的选择,是哪一个。”

  这个问题可让岳灵青犯了难,

  面前的这两个可都是五阶功法,可是岳家都没有任何记录的五阶功法。

  她曾经听到别人说过,修炼五阶功法的一个绝世强者,可以随手做到劈山断水的境界。

  所以,如今两本功法摆在她面前,她何尝不想全都收入囊中。

  可秋水灵殇早就从岳灵青的眼神中看到那丝贪婪,

  她指责道:

  “在本宫主这里,可没有什么我全都要这个选项,你要记住,小青儿,人不可以贪心。”

  说着,她将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只不过双手离开了功法,

  秋水灵殇直接让两本功法漂浮在了半空中,在岳灵青的眼前不断的飘荡。

  “小青儿,当你做出了选择,本宫主会毫不犹豫的毁掉另一本。”

  说着,秋水灵殇纤细的右手上流出了一道灵力所化成的冰,在她手中凝成了一道尖刺。

  “为何?”岳灵青不解,想询问老师为什么这样子干的原因,

  “老师,五阶功法可是稀世之宝,任何一本的威力都强大到学生无法想象,为何不能两本同时修行,难道是因为学生没有这个天资吗?”

  秋水灵殇听到岳灵青这番话,轻轻摇头,否认道:

  “并不是因为小青儿你的天资不行.....”

  “那又是为何?”岳灵青上前一步,急切的想要问出答案。

  秋水灵殇看着自己学生急迫的样子,轻叹了口气,解释道:

  “是因为本宫主对你给予了希望,所以才让你做选择。”

  岳灵青听到答案,更是不解,

  为何寄予希望,就要逼迫自己做出选择?

  这显然是矛盾的啊!

  而秋水灵殇的话语突然变的十分的凌厉,自身也释放出了冰冷的寒压,朝岳灵青扑了过来。

  “本宫主这么干,是为了告诉你,要学会放弃。”

  她伸出了手,周身的空气立即随着这个动作变得寒冷,甚至都传来了空气冷冻结冰的噼啪声。

  “本宫主问你,那个剑仙和那个剑豪,你觉得,他们强大吗?”

  被这灵压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岳灵青,听到了这番问答,也不思考其用意,低声吼着:

  “回老师,很强,强到连学生自己都为之震惊,想要有一天跟他们一样!”

  “很好。”

  秋水灵殇收回了灵压,语气回归了平淡:

  “那你可知,他们放弃了什么?”

  岳灵青喘着气,脑内也在不停地思考,却始终得不出答案,只能如实回答道:

  “学生不知道....”

  秋水灵殇笑道:

  “自然,那本宫主就告诉你,剑豪为了追求剑道,放弃了平淡的处事之道,一生舞与修罗之中,”

  “剑仙逍遥于天地之间,抛弃了自己的所有欲望,放弃了世间的王权富贵。”

  “小青,本宫主要告诉你,之后的人生里,你会一次次的面临着选择,一旦有选择,就会存在放弃,所以,你今天必须要为此思考!”

  “学生明白了....”岳灵青点了点头,

  因为她本身就十分信任阅历丰富的秋水灵殇,所以,并没有去怀疑秋水灵殇的话,而是选择了倾听与接受。

  “呵呵....”秋水灵殇满意的笑着,将那两本功法重新放到了岳灵青眼前。

  “那么,选择吧,你的未来,是哪一本?应该说,你内心所向往的,是哪一本。”

  听秋水灵殇的语气,似乎是真正到了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了。

  岳灵青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苦苦思考着。

  自己到底是想要哪一本功法?

  自己到底向往着什么?

  内心在不断地挣扎着,岳灵青不禁焦虑的挠着脑袋,不知从何选择。

  这时,正当岳灵青在两个功法间挣扎的时候,自己的脑海里忽然传出了一句自己未曾在意的话:

  “剑....本应为何物?”

  这时那个剑鬼一直所重复的话。

  这直接将岳灵青的思绪,拉回到了剑冢之上,

  她又一次回到了那个地方,站在了那个剑鬼的面前。

  不,应该是那个无名的剑豪。

  “剑....本为何物?”

  剑豪的口中重复着这句话,似乎有着一定要传达给这个少女的信息。

  剑....是何物?

  岳灵青想着,追寻着那个答案。

  自己当时是站在剑豪的角度,做出了这个答案,

  但是,若站在自己的角度,还会是相同的答案吗?

  “那一把剑,一直在等着它的下一个主人。”

  剑豪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让岳灵青的娇躯一震。

  她立刻回想起了自己和柳清扬在草庵中,与老者对话的场景。

  一直一直,老者都在回答着柳清扬的问题,

  自己也因为插不上任何一句话,只是在旁边默默的倾听着,并打心底里为柳清扬感到高兴,

  那个时候,她的心里一直认为,老者,在赞赏柳清扬。

  可如今,当这番场景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让她以上帝的视线看着个场景,岳灵青发现了,

  她看见了,老者的视线,一直都在岳灵青自己身上,从来没有离开过。

  难道说,老者当时的那一番话,是说给我听的吗?

  想到这里,岳灵青猛地一睁开眼睛,看向了面前的两个功法。

  少女心想着,

  若剑豪,真的是想对她说这番话,

  那按照剑豪的话,那把剑,一定在等着她,

  在虚无之中,等着她。

  那么,自己的选择,就十分明确了。

  只看见岳灵青挺直了腰杆,双眼与秋水灵殇对视着,十分自信地说道:

  “老师,我的选择是,飞花雪月。”

  “好!”

  秋水灵殇赞叹了一句,手中长冰一划,将富岳三十六景这本功法直接拦腰劈断。

  这本功法立刻炸碎成了点点星光,消散在了空气中。

  看着落下的星光,岳灵青提问道:

  “老师,您曾经说过,强者,都要放弃些东西吧。”

  “是的”秋水灵殇淡然的回答道。

  “那么,老师放弃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秋水灵殇并没有第一时间作答,而是闭上了眼睛,回忆了一番那个对于她来说,痛苦的往事。

  回忆中,有人笑着,有人哭着,更有人伸出了一双沾满鲜血的大手,向她求救着。

  “家人。”

  答案从秋水灵殇口中涌出,夹杂着悲伤,后悔,更多的,是遗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