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四十九章 了却心结(中)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1877 2019-03-14 03:35:10

  岳灵青从岳怡身旁跑开后,回到了会客厅内。

  她一踏入会客厅的后门,撞见了正要走出的三长老。

  三长老看到自己,先是弯腰行礼,随后道:

  “家女有劳大小姐费心了。”

  岳灵青连忙推脱道:

  “三长老您不必行此大礼的,同是一家人的啊。”

  三长老直起了腰杆,叹了口气:

  “我从怡儿小时候就很宠她,希望把所有好的东西全部都给她,却没想到助长了她这孩子的劣根性,变得如此嚣张跋扈....”

  他又一次弯腰行礼,诚恳的说出了他的请求:

  “如果大小姐有意要怪罪下来,就全把责任降到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身上来吧。”

  “好的。”

  这下,岳灵青出乎意料的没有再次推脱,而是应允了下来,

  “那么三长老,我作为岳家大小姐,对你家女儿以下犯上的惩罚便是.....”

  她转了转眼珠,稍稍思索了一番,说出了答案:

  “请三长老以后,在工作繁忙之余,多与岳怡姐姐聊聊天吧。”

  “这....”三长老听到这答案,心中却是犹豫了,

  他看着面前少女清澈的眼眸,觉得很不可思议。

  岳灵青见长老这样,轻叹了口气,解释说:

  “我和我的父亲曾经六年没有说过话,但作为女儿,我一直希望父亲能够注视着我,看着我成长下去。”

  “虽然我不知道岳怡姐姐的想法如何,但我知道,她的心里,也绝对在向自己的父亲求救着。”

  说到这,她用手敲点了下自己的脑袋,补充道:

  “这是我作为女儿可以说的,三长老,不过麻烦提醒岳怡姐姐一句,就说....”

  “我哥哥喜欢的女孩子,绝对是可以在他面前与他过上两招的女孩。”

  说完,岳灵青就笑着跟三长老作别,回到了宴席中去。

  三长老则是长叹一口气,懊恼以及惭愧的表情也出现在了他以往不苟言笑的脸上。

  此时岳灵青并不知道,这短短的十几分钟的之内,她温柔的话语,以及自己赠与的那一瓶根本无法在集市上换取钱财的药水,

  将快要入魔的父女二人,拉了回来。

  岳灵青回到了座位上,柳清扬关心的问候道:

  “回来了?”

  “嗯。”少女应答道,“有些私事要处理,现在办完了。”

  柳清扬摇了摇手中的纸扇,微笑着点了下头。

  “你换纸扇了?”

  岳灵青毫无征兆的发问了一句,让柳清扬有些没反应过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他看着少女伸出了玉指,指着自己手中的扇子,摆着一脸关心的神情,不禁心想道:

  她竟然注意到我换纸扇了吗?

  于是,为了确认答案,柳清扬笑了一声,反问道:

  “何以见得?”

  “简单。”少女开口解释道,还指着扇子,仔细地分析着:

  “你看,你前些日子在会客厅内拿着的纸扇,上面所画的水墨画是梅花,而背面的诗句,写的是‘星稀河影转,霜重月华孤’。”

  “但这一次,你打的扇子上,虽然也是以梅花为题,但所题诗句,是‘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柳清扬听得,翻过扇面,看了看上面的诗词。

  与岳灵青所言,一字不差。

  想着上次被自己随手扔进垃圾桶的纸扇,柳清扬欣慰的说道:

  “对啊,确实换了扇子,因为上把纸扇不小心遗失了,我就在昨晚买了把新的。”

  岳灵青点了点头,便不再过问,开始继续吃起了菜来。

  柳清扬则是合上了纸扇,看着少女的侧颜,过了一会儿,怕被少女发现而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不知现在洋溢在他心中的温暖,到底是什么感觉。

  这场午膳在两个时辰后就结束了,夏侯家的人都为夏侯临风的康复感到欣喜。

  之后的这几天,为了等待正在锻造的兵器,岳灵青就开始久违的修炼了起来。

  在剑冢内,她在幻境观看到的那一场剑仙与剑豪的打斗,不仅给了她视觉和三观上的冲击,还是得她受益良多。

  她真正层面上,见识到了强者的打斗。

  那举手投足间,万剑飞舞的气势,给了岳灵青新的追逐目标。

  也正因如此,就在五天的时间内,岳灵青从灵气境初期,突破至了灵气境四段,距离九段和巅峰,也差的不远了。

  秋水灵殇看到这一幕,不得不感叹道:

  “你还真是刻苦呢,而且一般人修炼想要连跳四段,基本不可能。”

  不过没过多久,她就自己否定了这番言论:

  “不过,放在你身上也不奇怪,你在灵气境初期经历的两场战斗,都是跨阶战斗,能成长如此迅速也是当然。”

  岳灵青听到这番话语,自豪的挺直了胸脯,不过,她也开口感谢道:

  “我也要感谢老师,若不是在哪个时候您出手相助,封住了剑豪,我想,我就救不了柳清扬了。”

  “不用谢,本宫主只是回应了你和那个少年的感情罢了。”秋水灵殇平淡地摆了摆手,对此丝毫不在意。

  “感情?”不料,岳灵青又歪过头来,问道“是指朋友之间的连系吗?”

  看着少女单纯的面庞,秋水灵殇忍俊不禁,轻笑道:

  “算是吧,本宫主就是回应你和他之间很普通的朋友关系。”

  她重读了朋友二字,却没有使少女起疑,只见岳灵青微笑着表示赞同,并继续回过头来,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秋水灵殇也同样闭上了双眸,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个在剑冢相拥并卸下心防的少年,

  他心中的那股奇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拥有着丰富阅历的秋水灵殇,怎么可能不知道,

  其实那个时候,在剑冢,能够拯救柳清扬的,只有岳灵青一个人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