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四十八章 了却心结(上)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296 2019-03-13 09:44:07

  因为吃得太多,又在夜市里玩的过久,这个晚上二人都没怎么睡好。

  次日的午时,二人见面,看到对方都是顶着惺忪的睡眼前来时,都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之后,在夏侯垧的带领下,岳灵青和柳清扬先是将幽冥花交给他去炼药,随后就去检查了夏侯临风的伤势。

  夏侯临风一看二个人进门,赶紧从床上起来,向二人行礼。

  柳清扬看见这样的夏侯临风,打了个哈欠,说道:

  “你爷爷不在就不必这么拘谨了,上次还死皮赖脸的要我笔记来着。”

  夏侯临风听后,苦笑道:

  “我好歹也是个世家家主,若爷爷进来看到了,肯定会骂我的。”

  柳清扬还是打着哈欠,寻了处桌子赶紧坐下来,将上身瘫在了木桌上:

  “你说你一个暑假,搞这等麻烦的事情出来,就不怕赶不上秋季开学吗?”

  夏侯临风上前,坐在了柳清扬对面,倒了杯茶,无奈的回应说:

  “没办法,当时自己就扑上去,没想那么多。”

  “你们两人都是同校的吗?”岳灵青好奇的也走到了桌子前,揉着惺忪的睡眼,问询道。

  “呵呵,没错,不过不是一个班。”

  夏侯临风边往剩下的两个空杯中倒茶,边说道,

  “只不过因为身份相同,就互相结交了。”

  “哦....”岳灵青软软的回应了一声,也趴在了桌子上。

  只不一会儿,柳清扬和岳灵青都传出了睡觉的小呼噜声,看来都是睡着了。

  夏侯临风以为二人是在剑冢累坏了,才这么的疲劳,心中对此甚是高兴,以为自己结交到了知心朋友。

  然而他不知道其实这两人都是昨晚玩疯了。

  等了一个时辰,夏侯家便做好了解药,送进了房间来。

  当夏侯垧把药液涂抹在夏侯临风的伤口上时,

  终于,这个大废夏侯家心力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趋势缩小,而伤口上紫黑色灵力也在不断的消散。

  过了不一会儿,伤口就消失了殆尽了。

  夏侯临风下床站在地板上,发现以往束缚者自己的那股灵力终于消失,不由得大感欣喜。

  这是正巧岳灵青和柳清扬也醒了,夏侯垧就赶紧邀请二人在夏侯家共进午膳,以表谢意。

  二人也没理由拒绝,毕竟这可是免费的一餐饭,不过,岳灵青提出了要三长老和岳怡一起过来。

  这对夏侯垧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当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一次午膳仍是在会客厅举办,然而不同的是,来自岳家的三人都有着座位坐,而且都是坐在了内席位,

  岳灵青更是受到了隆重的款待,与柳清扬一起坐在了夏侯临风旁边,一起被封为了“贵客”

  看到这一幕,让三长老是大感欣喜,不过碍于身份,没有表露出来。

  他心中十分的激动,因为岳家终于得到了夏侯家的尊重,

  之前自己每一次因武器的事上门,夏侯家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但是这一次,夏侯垧竟然会亲自邀请他到府上来用膳,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呵呵....”

  三长老想着,动筷夹起了菜肴,小声的赞许道,

  “大小姐可真乃神人也....”

  这番话被坐在旁边的岳怡捕捉到了,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

  岳怡扭过头来,看着坐在柳清扬和夏侯临风中间,被二人的趣事逗得捂嘴偷笑的岳灵青,不知道为何,心里很不是滋味。

  并不是不服气,也不是憎恨,更多的,是一种内疚和后悔。

  被羞辱的恐惧感和无力感,在那一天,岳怡切身体会到了。

  直到今天,那个发狂弟子的眼神依旧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估计,会成为她一生的梦魇。

  而自己呢,如这个弟子一般,对待了这个单纯的少女所犯下的恶行都没办法数清。

  岳怡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为了缓解掉这样的情绪而默默离开了座位。

  尽管在场人都没有注意到她,但是岳灵青敏锐的捕捉到了。

  于是,她也随意寻了一个借口离开,走出了会客厅,寻找着岳怡的踪影。

  花了三到四分钟的时间,岳灵青终于是找到了岳怡。

  此时,岳怡正双手抱在胸前,伫立于停船所用的木栈道上,双眼凝视着湖面,似乎在发呆。

  “岳怡姐姐...”

  岳灵青上前,打了声招呼。

  岳怡回过头来,看见来人,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问道

  “为什么过来?主客离开宴会可是会被我父亲说教的,如果不想被我父亲训教,还请大小姐速速回去。”

  岳灵青摇了摇头,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略高自己一点点的少女,说道:

  “我过来,自然是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情?”岳怡推了下眼镜,发问道,

  “若大小姐是为了发泄这么多年来的怨恨,岳怡悉听尊便,要杀要剐,不会有半句怨言。”

  “不是...”岳灵青又一次摇头否定道,

  “我说过我不曾恨你,而且报仇的事情,不要再提。”

  接着,岳灵青深吸了口气,将它又吐了出来,说道:

  “难道岳怡姐姐这么多年,都不了解小青的性格吗?”

  “不曾了解半分。”岳怡平平的回应道,“我只是妒忌大小姐而已,也从未想过去了解。”

  “呵呵,”岳灵青轻笑一声,“那我便说与你听吧。”

  随后,女孩缓缓开口道:

  “如果小青真的选择了为过往的事情去寻仇,去折磨你的话,岳怡姐姐,我就不会再是我了。”

  岳怡眨了下眼睛,问道:“此话何意?”

  “因为,我不喜欢把自己的痛苦强加在其他人身上。”

  岳灵青回答道,

  “所以,正如我所说,我不恨你,但是....”

  说着,女孩从腰间小包中掏出了一个药瓶,递了出去,同时嘴上说道:

  “我也不会去救你。”

  听到此话,未曾理解话中隐藏意思的岳怡接过药瓶,为了寻得答案而问询道:

  “大小姐,这是.....”

  她望着沉甸甸的药瓶,似乎是盛满了液体,瓶上却未曾注明。

  “二阶的幽冥花液。”岳灵青回答说,“这可以治愈你脸上的剑伤,放心吧,只是夏侯少当主用剩的。”

  “可是...为什么.....”

  “呵呵,很简单啊。”岳灵青微笑着,说出了一直困惑着面前少女的答案:

  “我不会救你,但是并不代表你没有拯救自己的机会。”

  说完,未等岳怡作何反应,岳灵青就再次说道:

  “我如果再不回去的话,怕夏侯家主和三长老不满,所以,先回去啦!”

  随后,女孩挥手告别,转身小跑离去。

  看着离自己渐渐远去的女孩的背影,岳怡的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只见两行泪水悄悄的从她的俏脸上流下,

  少女取下了眼镜,将手中的药瓶握得紧紧地,颤抖的哭嚷道:

  “对不起.....对不起.....”

  一直困扰着她的无形枷锁,也在这一刻回归了虚无,不复存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