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三十八章 剑的坟陵(中)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885 2019-03-10 10:47:54

  啪!

  柳清扬话音未落,夏侯垧手中的茶杯就被瞬间捏爆了。

  “此话当真?”夏侯垧话语中有一丝细微的颤抖,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柳清扬点头笑道:“自然当真,我从岳家自卫队总管的岳雪杨书信中得知,小青的灵力适性让她的灵力天生就有疗伤的功能,且效果不输三阶丹药。”

  周身的人都议论了起来,整个大厅变得嘈杂不堪,看来是有许多人都对此持怀疑态度。

  柳清扬环顾了一下四周,见周围人的反应都是一致的不信任,于是笑道:

  “若在座打的各位不信,那么我就来亲自展示一下好了。”

  说着,柳清扬的手指一动,水墨色的灵力从他左手指尖流出,化成了尖刺状。

  嚓!

  下一秒,他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的刺穿了他自己右手的手臂。

  鲜血顺着他的手臂留下,滴落在了地毯上,可是柳清扬的脸色却未曾动容半分。

  “.....不疼吗?”岳灵青低声呢喃道,不清楚为什么柳清扬这样帮自己。

  “呵呵,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小青。”柳清扬笑着,将灵力化作的尖刺收回,将他那条还在淌血的胳膊伸了过来。

  岳灵青苦笑一声,伸出双手来,运转起了水月寻心诀。

  沉水润心。

  少女的口中默念道,淡蓝色的灵力从双手上涌出,覆盖了柳清扬的伤口。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柳清扬的手臂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而在几分钟后,就恢复如初。

  接着,岳灵青从腰间取出了一个白色的手帕,将柳清扬手上的血液全部擦了干净。

  “谢谢。”柳清扬笑着答谢,收回了自己的手臂。

  再来看看,这个时候,刚才议论纷纷的长老们此时已经全部安静下来了,基本没有一个人不为之惊奇。

  这是什么样适性的灵力,才能够让武者的伤势恢复得如此迅速?

  而这时的夏侯垧,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带着一种看着天才的欣赏眼光看着岳灵青,口中还说道:

  “姑娘真乃奇人也。”

  “就算是身为夏侯家主的我,这么多年的阅历也从未见到一个有如此特性的灵力!”

  接着,只看见他快步绕过身前的书桌,走到了岳灵青面前,行了一礼。

  “若姑娘真能救治我家风儿,那么何止是设立使馆的问题,整个夏侯家还会承担工期内岳家的所有消费!你看这个条件,大小姐你可否答应?”

  岳灵青被夏侯垧这一番态度的变化搞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一听说他要主动设立使馆和承担消费,少女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不过,她还要知道少家主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从夏侯垧口中,岳灵青得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夏侯临风是夏侯家下一任的钦定族长,其人才华横溢,饱读诗书,可谓是夏侯家的人才之一,并且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灵师境界,并通过整治夏侯家的产业链稳固了夏侯家在悬壁城的地位。

  可以说,夏侯垧是带领夏侯家走上富裕的人,而夏侯临风就是可以让这种富裕延续几个时代的人才。

  然而,在一次剑冢的调查中,夏侯临风被剑冢中的无名剑鬼所伤,这个剑伤似乎还受到了剑鬼的诅咒,一直向外散发着紫黑色的灵力,不断地侵蚀着夏侯临风的身体。

  自受伤的一个月以来,夏侯临风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甚至还因为侵蚀还不断痛苦的呻吟,这可把夏侯垧急坏了,要知道,夏侯临风可是他儿子留个他唯一的种啊。

  夏侯临风若是死去,夏侯垧真的会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

  于是,夏侯家费尽了千辛万苦,不断地求人问药,甚至向皇室都借用了人脉,只可惜,没有任何一枚丹药起到了效果。

  而灵凤帝国唯一的五品炼药师断言,消除这个诅咒,只有六阶丹药,才能救少家主的命。

  但问题就在于,灵凤帝国压根就没有六阶丹药。

  “呼~”岳灵青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得出了结论:

  “这个五品炼药师就是个花瓶!什么样的重伤全都是六品丹药可以解决的事!”

  柳清扬从旁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嗯,有道理,因为他只能最高就只能炼制五品丹药,所以有锅都甩给了六品。”

  随后,跟着夏侯垧的步伐,岳灵青与柳清扬一同来到了夏侯临风的房间。

  只见在房间里,夏侯垧口中那个不可一世的夏侯临风,正在咬着牙盘腿修行着,额头间布满了汗水,整身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似乎是在忍受什么天大的痛苦。

  “风儿!”夏侯垧心疼的叫唤了一句,几步冲上前去,抓住了夏侯临风的手臂。

  “放心吧爷爷,风儿会凭借自己的灵力,把这个诅咒压下去的!”夏侯临风睁开眼睛,艰难的说道。

  “没事的,爷爷为你找来了能救你的人,快进来!”说着,夏侯垧朝岳灵青招手示意道。

  岳灵青迈开步子走了进来,打量了下这个未满二十岁的青年。

  与柳清扬完全不同的画风!

  面前的青年有着挺拔的身躯,明显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炼体过程,整个肤色偏向铜色,胸前也有着两块胸肌,线条十分的粗狂,但是却能够引起各类少女的欢呼。

  而岳灵青随着视线的下移,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小青,”柳清扬从旁提醒道,“你的脸有些发红诶。”

  “啊...”岳灵青的身体被吓得微颤了一下,“不,我没有....”

  啪!

  柳清扬的纸扇轻轻打在了岳灵青的小脑门上:

  “我也有这样的腹肌的,你要不要看看?”

  岳灵青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柳清扬这番话,只能说道:

  “回去我就告诉雪杨姐,你骚扰我!”

  接着,便不管柳清扬作何反应,扭过头走向了夏侯临风。

  此时的少女和少男都不知道,这空气中漂泊的醋意到底是属于谁的。

  “伤口让我看看。”岳灵青走到夏侯临风跟前,说道。

  “嗯...”夏侯临风咬着牙点了点头,“麻烦姑娘了!”

  随即,他就将裹在腰部的绷带拆开来了。

  只见青年的腹部上,有着一条斜长的伤痕正向外冒着如夏侯垧所描述的紫色的灵力,而且还确实再往身体各处扩散。

  岳灵青倒吸了口凉气,感叹这个伤口切口的均匀和深邃,这么看来,那个剑鬼的武力不是一般的高强才对。

  看着这样的岳灵青,夏侯临风不禁开口说道:“临风不才,仅仅灵师境,斗不过那剑鬼,在逃离的时候为了保护身后的弟子,这才中了一剑。”

  “看得出来。”岳灵青笑道,伸出手来,将手按在了那道伤口上。

  咔嚓!

  木头轻微的碎裂声响起,没有任何一人听见。

  “看来下次要再买个扇子了。”柳清扬轻哼一声,将扇子投进了身边不远处的垃圾桶,抚平了额头上暴突的青筋。

  岳灵青闭上双眼,将灵力输送了进去。

  沉水润心,启动。

  只见淡蓝色的灵力又一次探入了伤口内部,开始修不起夏侯临风的剑伤。

  而这一下,就花费了整整半个时辰。

  伤口却仍旧没有减小,看的夏侯垧不由得有些心急,口中嚷嚷道:

  “为何还是没有效果?”

  哪知,最先反驳的人是夏侯临风:“不,爷爷!有效果的,我已经感觉以前那股在我体内肆无忌惮发泄的灵力已经退却了,被压缩在了这个伤口的范围以内了!”

  “真的!?”夏侯垧欣喜的确认道,看见夏侯临风点了点头,不得内心大为惊喜。

  可这个时候,岳灵青却停止了灵力的输送,将手撤了回来。

  看到这个举动,夏侯垧不由得慌了:“怎么了姑娘,为何不继续?莫非是觉得报酬少了不成?”

  岳灵青面对这样的提问,尴尬的笑了笑:“我没有那么无耻啦。”

  随即她解释说道:“我已经把夏侯少家主的伤口缩小到最小范围了,只不过那个伤口怎么样都不会缩小就是了。”

  “看来,还需要解决问题的根源才行。”

  岳灵青这话一出,让夏侯垧略有所思。

  问题的根源,看来就是那个强大的剑鬼了。

  未等夏侯垧开口,柳清扬便抢先说道:

  “只需要到那个剑冢,让那个剑鬼解开诅咒就可以了。”

  “估计是的。”岳灵青点了点头。

  “那么,夏侯家主,”还未求得岳灵青同意,柳清扬就走上前去,朝夏侯垧说道,“解开封印的事情由我二人承担下了,不过,我们的条件是将岳家的武器价格在降低一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