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三十四章 铸器之城(中)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156 2019-03-09 14:36:00

  悬壁城,若单单只是看名字,便会解读成“悬浮在峭壁上的王城”

  实际呢?并非如此。

  悬壁城之所以叫做悬壁城,是因为整座城市建立在一道巨大的瀑布下面。

  瀑布之下衍生出来的河流两旁便是悬壁城的领域范围。

  所以,这是一座背靠峭壁天险,前有山川大河的城池,也是灵凤帝国中最难攻克的一道城池。

  同时,因为这道通天的瀑布后面,是一个巨型的矿石场,而整个悬壁城周围也遍布着用于制作武器所流通的“玄石”,所以,这处地方也吸引了无数的武器锻造商。

  而掌控着全城的势力夏侯家的第三十二代家主,夏侯垧也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用了近十年的时光,将悬壁城打造成了整个灵凤帝国最大的武器锻造厂。

  现在,就连灵凤帝国的军队,都要购买着悬壁城的武器,所以,整个夏侯家族,成为了唯一一个身处在京城外却被册封为世家的大族。

  岳灵青初来乍到,也是被这座城的雄伟震慑住了。

  并不想陨月城一样坐落在山中,四处被翠绿色的森林环绕,悬壁城给人的感觉更加贴近于工厂。

  还没有走到悬壁城城门口,岳灵青就能够听到顺着风传来的嘈杂的敲打声。

  自从自己启程,已经过了两天,这两天里,随着自己的行程,道路两旁的树木开始不断地变矮,而到了悬壁城不远处,就像是出了森林的一样,只看见悬壁城周围没有生出一点点植株的迹象,放眼望去,只有浅浅的草坪和一条从城门正中心流出的河流。

  这是岳灵青这些年来视野最开拓的一次,开拓到都可以看见悬壁城上的通天瀑布的顶部,而那孤零零的峭壁也是向着两边延伸,却看不到头。

  “怪不得岳辉哥哥经常跟我提起这座城市。”岳灵青一边朝着远处的城内走着,一边心想着,“这个峭壁后面,再往后走上七八天,就是京城,若别国通过国境线攻打这里,就必须要经过悬壁城的峭壁吗?相反如果要绕路,就要绕道到陨月城去,这样行军又需要花上三四天的时间,怪不得岳辉哥哥和雪杨姐都说这里比京城还要雄伟。”

  于是,岳灵青又走了将近两个时辰,待夕阳的余晖快要消逝在这片大地上时,她才匆匆抵达了悬壁城城门楼下。

  接着,她从空间戒中拿出了文件袋,从中取出了一个信封,上面潦草的写着“接引人”三个字;

  将这封信打开,岳灵青仔细的阅读了一番,大体的知道了来接引自己的人大概长什么样子。

  “...现在是三长老负责这片城池的外交吗....”岳灵青呢喃着,脑中似乎模模糊糊的回忆起了一个人,至于到底是谁,她却记不清楚了。

  随着长长的队伍进入了悬壁城中,岳灵青这才看清楚了整个城内的样貌。

  并不像陨月城那样整齐的房屋排列,悬壁城的道路和房屋看起来无章无序,每栋房屋都是由石子砌成,上面还有一个用于排烟的大烟囱,是专门为了排放火焰燃烧时产生的烟雾所设计的。

  这座城似乎为了将所有的资金放在采集矿石和打造武器上,专门削减了城市的建设开支。

  简单地观望了一下这座城市,岳灵青就准备开始着手寻找岳青为自己安排的接引人。

  而还没等她睁大眼睛寻找多久,不远处的一个女子就迈步走到了自己面前。

  她推了一下眼镜,朝岳灵青说道:“大小姐,我便是您的接引人。”

  岳灵青打量了下这个女子,对比了一下书信上描述的信息,确实与之无误。

  但是,这个女子很让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于是,岳灵青仔细观察了下女子的容貌,她带着一个秘书式的无方框眼睛,黑色的长发被盘在了脑后,白嫩的脸上还有着一道狰狞的伤痕,似乎是被剑所划伤,从女子的眉间顺着翘鼻而下,一直延伸到了左边的脸侧,像是被人有意刻下来的,看伤痕的时间判断也是在不久之前。

  接着是着装,女子按照信上所说的,穿着黑边白底的岳家弟子服饰,整个人打扮得十分的知性,像是一个知识丰厚的邻桌女同学。

  所以,这到底是是谁?岳灵青的疑问仍旧未曾消散。

  女子微微笑了笑,似乎看出了岳灵青心中的疑问,于是又一次推了下眼镜,说道:

  “大小姐,我们自然是见过的,我是岳怡。”

  这句话一出口,差点没让岳灵青的下巴因为惊讶而砸到地上。

  她用颤抖的玉指指着自称岳怡的女子,难以置信的发问道:“岳怡姐姐....你怎么会改变了这么多....”

  “我没有化妆,自然就是这副模样。”岳怡平静的回答道。

  “我是想问...你的伤...和气质...怎么会一下子就变成了....”

  “十分简单的过程。”岳怡微微鞠了一躬,笑着说道:“自从那天被大小姐打败后,三长老便没收了我所有的化妆品,以及我的绫罗绸缎,并关了我一个月的禁闭。”

  “不过真正让我改变的,就是前一周,被蓝家发疯般的弟子按在地上羞辱了以后的事情。”

  岳怡平静的说着,伸出手来摸了摸脸上的疤痕,嘴上的微笑渐渐的消逝了,

  “这道疤痕实在我苦苦求饶时,那个蓝家弟子一边狂笑一边用他自己的佩剑刻下的,”

  “于是我的脸就这样毁了,若不是之后雪杨姐赶来一箭射死了那个蓝家弟子,我连命都没了。”

  而岳灵青听着岳怡毫无悲伤之意的诉说着这段往事,心中对那件过肩摔的事情莫名产生了愧疚之意。

  “对不起,我那个时候.....”

  “大小姐不必道歉。”岳怡打断了岳灵青的愧疚之言,“若不是我拿脏水泼你,你就不会还手,说来,还是我这个人太贱了。”

  接着,岳怡顿了一下,转移开了话题,

  “我带你去见三长老,你只需将文书全部交给我父亲,我父亲自会包办好,接下来,请跟紧我,这个城市很乱,稍有不慎就会走散的。”

  接着,岳怡十分木讷的转过身躯,自顾自的走了起来。

  岳灵青也压下了心中的内疚,往前小跑了几步,跟上了岳怡的步伐。

  看着面前走姿十分规范的岳怡,完全没有了半点纨绔气息的岳怡,岳灵青内心不禁思考着,

  究竟是多大的打击,才会让岳怡姐姐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直接跟换了个人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