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二十章 不情之请(下)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361 2019-03-05 06:46:33

  在岳家的议事厅中,岳青高高的坐在了族长席位上,还未将书卷中所写读尽,额头上青筋就早已暴起,双手也在不断的颤抖着,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但在最后,他还是未曾压制住,自己那溢满了整个胸腔的怒火。

  只见他双手一用力,将书卷直接撕成了两半,飞舞的碎屑近乎都要被他瞳孔中的怒火点燃。

  “不可能!”

  他高声嘶吼着,完全不顾及一家之主的形象,之前把残破的书卷砸向了在他几步远处那那个跪在地上的少女。

  咚!

  书卷砸在了少女头前不到两寸的地方,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槽,足以见岳青现在已经是多么恼怒。

  “求求您了,岳族长!”

  “救救我哥哥!酬劳我一定不会少给你的!哪怕倾家荡产,婉儿也一定会报答您的恩情的!”

  少女边哭着请求,边抬起她那贴在地面上的脑袋,双眼中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滴落,她的额头上也有着因为磕头磕出了的淡淡血迹。

  而即便如此,她的双眼也没有回避岳青的视线,看来是已经坚定了自己要救哥哥的决心。

  原来,蓝婉儿就是蓝家的大小姐,是比蓝夜城要小上两岁的妹妹,同时,她也是岳雪杨在学院中所认的好妹妹。

  这样的身份以及背景,自然就解释了为什么蓝婉儿是家中唯一一个能够逃出来的人了。

  现在整个蓝家都被笼罩在了毒蛊师的阴谋以及蓝家族长蓝狂生的欲望下,普通的家族人员别说出逃的机会,早就因为下蛊的原因连出逃的念头都已经彻底断绝了。

  只有蓝婉儿在此时能够保持着理智,有着能够看清楚蓝家背后的阴谋以及出逃的勇气。

  毕竟,她可是能在学院中能跟岳雪杨在双家的恩怨下任然可以保持友好关系的人。

  所以,蓝婉儿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从蓝家冲过了护卫的阻拦,慌慌忙忙逃了出来,却因为早就被毒蛊师下了暗蛊,倒在了小道中,不省人事,随后便被被岳灵青救下,来到了岳青这里。

  只不过,能够回应她所有努力和期待的岳青,却将她心中的希望在刚刚随着请愿书一起撕碎了。

  而岳青的怒火还没有办法轻易停息,他一只脚直接踩在了身前的做事所用的方桌上,用着刁钻的语气慢慢的说道:

  “好你个蓝家!不仅在几月前大肆袭击了我们岳家,烧我们岳家的房子,杀我们岳家的平民,而且还是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而现在,却还要低身下气,不知廉耻的跑到岳家来求救!”

  “对不起!对不起!”蓝婉儿明显是被岳青的语气所刺伤,赶紧又一次低下头来,彻彻底底舍弃了自己属于一个家族小姐的尊严,低下头来祈求着,“这件事绝非蓝家上下百姓所想,是我父亲他被嫉妒心吞噬了理智,才做出这样无人道的行为,岳族长,婉儿求您了!哪怕我三世为岳家做牛做马,也一定会报答您的恩情的!”

  “老子不需要!”岳青又一次愤声吼了出来,吓得在场的众长老无不为此感到心中胆颤。

  他们之中的谁都没有见过岳青如此暴跳如雷的样子。

  只见岳青手掌往下一拍,一声巨响贯彻了整个议事厅;

  他面前的方桌被这一掌直接拍成了碎屑,原本放在上面的公文也因为伶俐的掌风四处乱飞,落在了整个议事厅各个角落。

  下一秒,岳青直接迈开双脚,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蓝婉儿的衣领,将少女整个人直接提了起来,瞪着她的双眼,厉声道:

  “你这条贱命要老子杀多少条,才能弥补岳儿受到的伤害?我岳儿本来是家族中最顶尖的天才,现在全因为你,因为你们蓝家,经脉寸断,躺在病榻上生死未卜,昏迷了整整两个月!你说,你要做牛做马?老子直接告诉你,老子不稀罕,你们蓝家全家上下就算把命交给老子,也不及我岳儿一根汗毛重要!”

  面对岳青这样无情的咒骂,蓝婉儿眼中的神智开始逐渐的溃散,像是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被岳青彻底的击碎,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在一瞬间之内萎靡了不少。

  她无助的眼泪依然不受控制的留着,打湿了她的衣裳,流过她的胸前,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终于,站在角落的岳灵青再也没办法忍受下去了,不顾岳雪杨的阻拦,跑上前去。

  她跑到了岳青的的跟前,抓住了岳青的手臂,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同样坚定的眼神,瞪着岳青愤恨的双眼:

  “族长,婉儿姐姐也不过只是一个比我大了几岁的女孩子,您曾经教过青儿的,不能把所有过错都自己一个人承担,也不能把过错都怪罪在一个人身上,更何况婉儿姐姐费尽千辛万苦逃了出来,来到您的面前,您不能把蓝家欠下的债全部都怪罪在婉儿姐姐一人身上啊!”

  岳青看着面前这个不过十四岁的少女,凝视着着她那双清澈的眼膜,嘴里呢喃道:“青儿,你.....”

  “求你了!爸爸!”岳灵青如同蓝婉儿一样低下了头,带着些许哭腔,似乎也同岳青一样,想起了至今昏迷不醒的岳辉“至少,放过婉儿姐姐,在哥哥这一方面,您的女儿比她更要心痛!”

  “也正是因为这样,青儿才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让别人再去平常青儿所受过的痛苦!”

  此话过后,半晌无言,但岳青终于是松开了紧抓着蓝婉儿不放的手,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下一刻,岳青将岳灵青直接搂入了怀中,紧紧的拥抱住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失声痛哭起来。

  “女儿啊.....为父对不起你啊.....女儿啊......”

  堂堂一个身高八尺的壮汉,竟然直接在众人面前,不顾形象的哭泣起来。

  “你明明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却受尽了同龄人不该承受的屈辱.....这都怪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都怪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没有好好地保护好你,没有好好的给予你一个正常的生活....直到现在,为父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啊....我真的,不配当你这样一个好女孩的父亲啊......”

  这是岳青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公堂上,又是怒火冲天,又是泪如雨下,他已经多少年,为了族长的席面,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一干二净,藏得太深太深,深得甚至都让他忘记了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自己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父亲。

  而此时扑在岳青宽大的胸怀中的少女,也因为自己心中巨石的落下而与岳青一样哭泣了起来,哽咽地答道:“没事的哦...爸爸....青儿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您的小棉袄哦....”

  少女温柔的话语温暖了在座的所有人,同时,这样一个温馨的父女相拥的场面,却揪住了所有人的内心。

  因为这些长老,正是岳灵青遭受这么多年苦难的帮凶,也正是他们,造就了父女间长达数年的隔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