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十八章 不情之请(上)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116 2019-03-04 10:04:27

  转眼间,又是十数日过去,整个陨月城的气氛紧张得让许多人喘不过气来。

  集市中巡逻的卫队增加了巡逻量,每走三步都可以看见一个身着岳家制服的卫兵;

  岳家外出修炼的弟子也全被召回,参加到了资源运输以及护卫的任务中来。

  整个岳家时刻都处于一种备战状态,似乎一旦蓝家有何动静,就会立刻组织人员防护,减少伤害损失,

  反观蓝家,一片死寂,根本没有任何明面上的动作。

  他们割取岳家的集市也一直被闲置,没有任何一个生意人跑到这个地界做事,若再往前些,走进蓝家的集市,虽然街上人来人往,一切照常,却总感觉氛围有些许不对。

  而岳辉,尽管已过了数月的时间,却仍昏迷不醒,未曾有过苏醒的迹象。

  岳雪杨为了家族,也是暂停了学业,接手了之前岳辉所管理的岳家自卫队;

  不得不说,岳雪杨虽然一直给人一种粗心大意,大大咧咧的疯女孩样,但是做起事来却十分的谨慎,一丝不苟。

  现在整个岳家的自卫队虽然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却没有一个人会因此累昏在岗位上,全部得于岳雪杨对时间的调配。

  至于岳灵青,因为刚刚升入灵气境,急于稳固自己的修为和习得功法,所以一切还是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秋水灵殇在那几天后,已经交给了岳灵青一个基本的功法:

  二阶水属性功法:驱水诀。

  顾名思义,是用于感应水流的功法,并且对其加以微妙的控制,而且因为功法本身并不出彩,能控制的水量十分有限。

  不过,岳灵青依然是将其习得,并花上了三四天的时间将其掌控熟练,看样子灵力的适性已经完全显现了出来了。

  接着便是岳雪杨所送来的四阶功法,是属于体术类的四阶岳家拳法,一共分为三式。

  这个功法被岳灵青接下以后,本是要修炼,却被秋水灵殇拦下,说其所需的灵力必须至刚至阳,而岳灵青的灵力过于柔软,不适合连这种拳法,岳灵青随后便放弃了修炼。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感受到了一些温暖:原来父亲这几年来一直在关心自己,从之前的轻灵散,到这本功法,无不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无言的关注。

  所以,她将功法收进了自己的小箱子里,并打算等一阵子过后,向父亲道谢。

  这天,岳灵青结束完了修行,决定违背一下日常的路线,绕点其他的小路回家。

  于是,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去走大道快速回到陨月城中心,而是走上了一条偏僻的羊肠小道。

  小道上并不像大道上那样如此嘈杂,弯曲的木道延伸向远方,又被密林所遮掩,别有一番“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滋味。

  此时正值夏日,天气虽然炎热,但因为密林的缘故,整个小道的温度十分舒适,凉爽的微风拂过脸颊,使人不自禁的陶醉于其中,悦耳的虫鸣以及透过了层层树叶的遮盖打落在少女脸上的阳光,也是整个画面变得十分的平和,舒适,让她都彻底忘记了陨月城到底已经处在了怎么样的紧张态势下。

  然而闲庭漫步了不过数分钟,岳灵青就发现了有些不对:

  只见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岔路口,似乎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为了确认自己所看到的的不是幻觉,岳灵青赶紧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到了岔路口。

  果然,她的想法是正确的。

  只见她的脚跟前,一名长发少女倒在了分岔路的正中央,不省人事,口中还溢出了些许鲜血,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仔细打量了眼少女的着装,岳灵青发现少女穿着的正是蓝家内院弟子才配发核心弟子服装。

  这不禁使得岳灵青心生疑惑:“为什么蓝家核心弟子会到在这种地方?”

  若在观察的仔细一点,会发现她正好是背对着蓝家的方向倒下,说明她是在跑出蓝家的过程被人伏击的。

  但是现在所有的岳家弟子都在城内值守,不可能有弟子会专门走这种小道伏击的。

  “是蛊虫。”正当岳灵青思索之际,秋水灵殇从她胸前的护身符钻了出来,说道,“这个孩子被下了毒蛊,一旦离开蓝家境内,蛊虫便会自动发作,啃食她的内脏,让她痛不欲生。”

  “现在看来事情发生了不过几分钟,小青儿,救不救她取决于你了。”

  岳灵青听后,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救,老师,赶紧救救她!”

  秋水灵殇听岳灵青回答后,臻首轻点,流露了些许赞赏的目光,随后立刻飘到了昏倒的少女身前。

  接着,秋水灵殇伸出手来,将自己蓝色的灵力放出,浸入了少女的身体中。

  她向之前为岳辉做的事情一样,将少女体内的蛊虫全部冰封,在将其击碎,从少女全身的毛孔中抽出,聚集到了手上。

  “这些蛊虫实在经过了某个界限后会自动发作,那么说明.....”秋水灵殇柳眉一皱,抬头看向了前方的岔路口中,那一条朝着蓝家方向延伸出去的木栈道,

  “原来如此,结界吗?通过布下结界来隔绝里面的声音外传,同时也作为限制所有蓝家人的监牢吗?呵呵,看来蓝家是彻底将自己出卖给魔鬼了呢。”

  岳灵青听到秋水灵殇平淡的话语,不得不寒毛直竖,心中发寒。

  这也就是说,所有蓝家人,都被像囚犯一样囚禁在了这无形的牢狱中吗?

  待去除了少女体内所有蛊虫,秋水灵殇直起了腰身,伸了个懒腰,对岳灵青说道:“接下来就是你的事情了。”

  “哈?”岳灵青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秋水灵殇似乎早就对岳灵青这样的反应习以为常,再次开口解释道:“你的灵力拥有自愈的能力,将它引入这名少女的体内,就可以毫不费力的治疗她的内伤了。”

  岳灵青听后,乖巧的点了下头,走到长发少女跟前,将细嫩的双手搭载了她的小腹上,将自己的灵力缓缓注入了少女的丹田内。

  秋水灵殇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岳灵青丝毫不惊讶的脸庞以及为少女治愈的专心后,不禁摇头叹息道:

  “这个笨孩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灵力是有多么的不同寻常吗?也不知道这是优点还是缺点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