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十章 八门金锁(下)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1964 2019-03-02 09:43:34

  “小青儿,你试着吸收下天地灵气。”

  秋水灵殇睁开了双眼,右手也是离开了岳灵青的小腹。

  岳灵青点了点头,怀抱着忐忑的心情,开始感受天地的灵气。

  她很害怕,害怕又一次失败,害怕好不容易萌生的希望再一次失去。

  所以,这也是她比这几年来更加的小心翼翼,将自己的灵力慢慢的散发出去,牵引着天地灵气。

  这一次,天地灵气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傲气,仿佛一个被驯化的猛兽,再也没有了之前凶恶杀戮的眼神,而是乖乖的顺着岳灵青的玉体上的每一个毛孔,进入了她的体内,流淌过奇经八脉,汇入了丹田。

  “可以了!天地灵气汇入丹田了!”岳灵青睁开双眼,身体因兴奋而有些轻微的颤抖,若不是为了克制自己的情绪,以免太过失态,估计此时的她都会从床上蹦起,翻来覆去滚上个好几圈吧。

  秋水灵殇笑道:“这只不过是你身体的特殊状况而已,本宫主刚刚将你的经脉用灵力疏通了一下,你自然就可以正常吸收灵气了。”

  “嗯!”岳灵青也笑着点了下头,便继续闭上眼睛感受这种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

  “这孩子.....”

  秋水灵殇呢喃道,心中却是有些许复杂。

  她打算暂时隐瞒八门金锁的事情,毕竟这些事情对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来说过于沉重,也无法让岳灵青一时半会儿理解得了。

  所以,待得岳灵青世界变得更加广阔的时候,自己在择一时机告诉她比较好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刚刚尝到甜头的岳灵青怎么会止住自己去修炼的心情呢?每天早上清晨,未过卯时,天空都未曾吐白,少女就从床铺中爬起来,跑到室外,跑向自己最为熟悉的修炼场所,就是那一片湖边,去进行修炼。

  而一修炼,就往往会忘记时间,连中饭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直到岳雪杨过来催促自己,岳灵青才会睁开眼睛,从那块大石头上下来。

  岳雪杨对岳灵青这样反常的行为却不太惊讶,她心里估计岳灵青是遭受的变故太大,太过悲伤才这么发狠的磨练自己。

  所以,只要是岳灵青没有受伤,岳雪杨就没有去过问。

  至于秋水灵殇,则是在岳灵青修炼了几天,成功达到暗劲五段后,才从护身符中再一次显露出来。

  “师父!”岳灵青看到秋水灵殇的出现,双眼放光,急忙停下修炼,起身跑到了秋水灵殇跟前。

  “本宫主可没收你当弟子,普通的叫老师就行。”秋水灵殇依旧是淡然的语气,只是伸出手轻轻弹了一下岳灵青的前额。

  “嗯...不过老师,为什么不收我为弟子呢?”

  “呵呵。”秋水灵殇轻笑道,略有一丝遗憾的回答道,“将来会有更适合做你师父的人,只不过那个人不是本宫主。”

  “本宫主会教与你在这个世上闯荡的基本能力,但是怎么去在这个世界中闯荡,就是另一回事了。”

  岳灵青听后,乖巧地点了点头,不在过问。

  对气氛的感知本身就很敏感的岳灵青,怎么可能不会察觉到秋水灵殇话语间,暗藏的遗憾之意呢?

  肯定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发生在了秋水灵殇的过去。

  只不过岳灵青现在过于年轻,无法去体会和感受面前这个大她不止几十岁女子的感受了。

  “闲话,便说到这里。”那一股遗憾之意在一瞬间出现,由于刹那间消逝,被秋水灵殇平淡的语气所冲走。

  接着,她的右手伸出,往无形的空气中轻轻一点,于指尖闪烁出一道亮丽的光芒,朝周围扩散开来。

  光芒散去,一个卷轴缓缓的落在了她的手心。

  “接着。”

  秋水灵殇将卷轴轻抛出,而岳灵青也稳稳地接住了,并没有失手。

  只见卷轴上,淡淡的笔墨组成了五个字:“水月寻心诀”

  “寻心.....”少女呢喃道,似乎从这两字中读出了许多故事,却又似完全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一时间整个人也静了下来,周身时间的流动好似也变得缓慢,像是要静止在这几秒内。

  “心法,”秋水灵殇说道,“心法的分类以一为最低,越往上越高,只不过,我已经不记得这是是何种段位的心法了。”

  “这个心法能带给你的东西,依你自己决定,如同名字所说,水月寻心,若寻不到自己的本心,这个心法就没有作用。”

  “你若觉得这个心法不适合你,本宫主自会有其他的功法相赠,不练也无妨。”

  “不,老师,我就修炼这套心法。”

  没想到,岳灵青抬起头来,用前所未有的坚定眼神凝视着秋水灵殇,双手也将这套卷轴搂进怀中,似乎是在保护它不被任何一个人夺取。

  “为什么?不在好好想一想吗?”

  听到这话,岳灵青眨了眨眼睛,笑着,欣慰的回答道:“这本功法是老师自己写的呢。”

  “.....自然是的,不过小青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呢?”秋水灵殇笑道,似乎对岳灵青猜测的精准表示有些诧异。

  “因为.....”岳灵青闭上了眼睛,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说道,

  “我以前在月神庙打工的时候,只有李婆婆会走过来,问我累不累;我曾经在月神庙里摔倒时,只有李婆婆会走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以前在月神庙受欺负的时候,也是李婆婆站出来,为我遮风挡雨。”

  “当我看到卷轴的时候,那淡淡的字迹所展露出来的,就是那种慰以人安心的感觉,与婆婆一样。”

  “我就修炼这一本心法,不管效果如何,不管结果怎样,不论是身处刀山火海,不论是看见怎样的地狱,我相信.....”

  岳灵青笑着,这十几年来,她终于绽放出了一次发自内心的欢笑,

  “我相信,婆婆都会把我从地狱中拯救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