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八章 悲喜交加(下)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3321 2019-03-01 10:54:00

  还未走入内院,只是停留在了内院大门口,岳灵青就感到了大门横幅上,那用小篆所书写额内院二字所带来的庄严的氛围。

  只见门口,两个穿着岳家内院服饰的弟子正持枪伫立于两侧,腰杆挺得很直,持枪的手臂也是时刻处于发力状态,似乎是只要有人生事,就会持长枪一瞬间内捅进对方的心脏。

  “族长好!”

  见到了岳青的到来,两侧弟子分别用长枪枪尾砸地,并行礼。

  “嗯,”岳青的眼中流露出稍许赞赏,“此刻岳家处于非常时期,你们二人切记不得放任何一名生人入内院。”

  “明白!”

  两位弟子齐声回答,声音慷锵有力,一点也不败核心弟子的气势。

  “族长,岳小姐这旁边这位可是.....”其中一名弟子出声问道。

  “医生,过来看我儿子的状况的,族长令在此,大可放行。”岳青从腰间掏出了令牌,说完话,就将其收起,大步走了进去。

  二位弟子也未有异议,各做了一个往里请的手势。

  这样,岳灵青算是瞒过去,进了岳家的内院。

  而随着岳青的这一段路上,却听到了不少内院弟子的议论,让岳灵青的心也不由的缩紧。

  “我们族长也真的不幸,两个孩子,好不同意有一个有出息的,结果也残了。”

  “说不定以后咱就没对手了,哈哈!”

  “那个家伙就是自恃过高,天天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人,这次真的是报应啊!”

  “不如以后就叫他们废柴兄妹吧,一个废物,一个残疾,哈哈。”

  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语却不绝于耳,让岳灵青感到有些委屈,以及心寒。

  难道说内院的弟子,都是这些看到别人受难而会感到幸灾乐祸的人吗?

  岳雪杨似乎是发现了岳灵青的状态有些不对,赶忙将她搂入怀里,安慰道:

  “别往心里去,小灵子,这些人被你哥哥压得太久了,他们的嫉妒心太强,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曾爷爷也说过这是人之常情,你听到了也不要放在心上。”

  “岳辉他本来也是想要在集会上证明他的实力的,没想到事发突然,这些岳家内院弟子并没有真正打心底里认可他,再加上,岳辉他除了对你和我两人时有温柔的样子,其他时候都是很沉默的,所以很多内院弟子误认为这是看不起他们,这也更加剧了他们的妒忌心。”

  岳灵青听了后,乖巧的点了点头,也不在去仔细倾听这些岳家弟子的议论内容了。

  过了十几分钟的步行,三人才走到了岳辉内院所处的房间,此时房门依旧紧闭,而旁边的椅子上坐着的便是岳辉与岳灵青的母亲,云烟书。

  若是仔细观察,平时都会为自己抹上一层淡妆以让自己精神焕发的云烟书今日却显得十分憔悴,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几十岁,眼眶下淡淡的黑圈及眼袋都在诉说着昨夜她所历经的痛苦。

  “母亲....哥哥他...怎么样....”岳灵青有些小声的询问道,似乎是想极力回避那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云烟书看到了岳灵青到来,与岳雪杨当初一样,一把将岳灵青抱入怀中,一边抚摸着女儿的脑袋,一边失声痛哭。

  对她来说,女儿的安好不幸之中的万幸,若女儿也出了什么事情,她可能就真的会绝望了。

  痛哭许久,云烟书终于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将眼角的泪水抹去,忧伤的说道:

  “大夫以及各大长老也都来看过了,消耗了将近岳家两年的净收入,将岳儿的命保了下来,但是岳儿全身经脉皆断,现在又昏迷不醒,怕是......”

  “不可能!”

  忽的,岳青的一阵怒吼吓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可能!我岳儿从小天资聪颖,受得上天眷顾,九岁突破了灵气境,十四岁就突破灵人境,是我岳家!我岳青的骄傲,他的武道绝对不可能绝!不可能绝!不能绝啊!”

  岳青说着,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气力,平时高大威严的身躯在这时瘫软在了地上,丝毫没有平日中那让人敬畏的气息。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慨的父亲,一个对没有保护好自己儿子感到愧疚的父亲。

  “父亲....”

  岳灵青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自己并没有能够让父亲从悲伤中脱离的能力。

  顿时,无力感油然而生,使得岳灵青本就栓紧的心情变得更加难受。

  “小青儿。”

  这时,秋水灵殇的声音从自己背后响起,让岳灵青又生得一股安心感。

  似乎秋水灵殇总可以使这些问题应刃而解。

  为了避免大家的怀疑,岳灵青也只能克制住自己回头与说话的欲望,而秋水灵殇也是未停下,继续说道

  “你现在进去,让本宫主去看看你哥哥的情况,放心,现在本宫主寄宿在你胸前的护身符上,如果本宫主不自己显露,你家人是看不到我的。”

  岳灵青点了点头,上去与云烟书交谈了一番,就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估计身为母亲的云烟书也理解,岳灵青是有多么担心她的哥哥吧

  房间里散发着一股药味以及异样的腐臭味,让岳灵青猛地咳了几声。

  “嗯?针灸引毒?看来这些大夫还是有些实力的。”秋水灵殇从岳灵青胸前显现出来,略带玩味地说道。

  随后,她便飘向了房间内唯一一那一张床。

  此时,躺在床上的少年,被绷带,石膏这些物品紧紧的束缚,包裹了全身。

  少年的呼吸声断断续续,脸色也如同白纸一样惨白,有着随时都会断了气的可能。

  岳灵青看到这样的景象,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慢慢的走到了少年的旁边,略带哭腔的呢喃道:

  “明明昨天你还背着我回家的.....明明你还分辨出了那一碗是下了药的肉粥的.....”

  “醒醒啊...哥哥....”

  说着说着,少女跪在了少年的床边,想要伸手去触碰少年的手,却怕影响到病情不敢行动。

  秋水灵殇看见岳灵青这样,也是长叹了一口气。

  她伸出手来,用手指点在了少年的眉间。

  接着,一股灵力顺着秋水灵殇的指尖流出,进入了岳辉的体内,同时她也闭上了双眼,感受着灵力所反馈给她的情况。

  “嗯,比我预想的情况还要差,十二正脉全部坏死,奇经八脉皆有不同程度的扭曲,阴阳失调,灵力全散,又加上毒物的侵蚀,嗯,或许你父亲还可以高兴一下,本宫主都没见过这么顽强的生命体态,这都活着,必有后福啊。”

  秋水灵殇皱了皱眉,抬起了手臂,扶着下巴思索了一番,说道。

  “能救吗?老师?”岳灵青颤巍巍地问道,似乎还在寻求着最后一丝希望。

  “能。”秋水灵殇答道,“但是需要的丹药起码是六阶以上,而且纯度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就能救。”

  “啊.......”岳灵青仿佛失了魂一般,呆呆的望着自己垂死的哥哥。

  六阶丹药,在陨月城这个地方早就已经是不可达到的神话了。

  在这座城里,一个一阶的炼药师都会受到各大家族的追捧,一阶的丹药价格便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价格。

  六阶以上,先不提纯度,岳灵青就算跑遍方圆百里,她父亲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不能寻得一颗。

  “所以说你的世界太小了。”秋水灵殇说道,又一次伸出又手来,停在了少年胸前的正上方。

  “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是拥有资源去救你哥哥的,但是现在不同,我的材料早在很久之前就耗尽了,现在能为你哥做的也只有......”

  说着,秋水灵殇的右手一握,蓝色的灵力迸发而出,浸入了岳辉的身体的每一部分。

  “老师...你在....”岳灵青歪着脑袋,有些不理解秋水灵殇的举动。

  “解毒。”秋水灵殇平淡的答道,“这些修炼邪术的,无论几百年还是那无聊的老套路,尸毒,蛊毒,血毒,就不能玩点别的花样。”

  随后,她右手一抬,只见一滴一滴紫色的液体从岳辉身体的各个毛孔被蓝色的灵力强行扯出,并在离开岳辉体内的时候被迅速的凝结成了一个个细小的冰粒。

  “这是.....”

  “依附于每个器官下面的蛊毒。”秋水灵殇不厌其烦的回答道,似乎只要是岳灵青的问题,她都不会回避,

  “这些蛊虫没有办法被只有灵士境的大夫引出,看来是那个灵皇的杰作。”

  “他们依附在少年每个器官的阴暗面,靠吸食你哥哥的血液,灵力存活,并在膨胀至最大的时候直接爆炸。”

  “这样,即便是你哥哥活了下来,也会被吸走血液,无法修炼,而生死也掌控在那个灵皇的手下了。”

  “好恶毒!”岳灵青不得感叹道,心里还有一丝对于这种虫子的畏惧。

  “不过本宫主在就没问题了,这种虫子,冰冻了直接击碎,在引出来就够了。”

  秋水灵殇略带不屑的说道,她心中,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下死手的人。

  等过了十分钟的时间,蛊毒被全部移出,在秋水灵殇的手中化作一团紫色的冰球。

  她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符咒,念动咒语,

  只见符咒从她手中直接飞往了冰球上,化作一团熊熊的烈火,将冰球全部灼烧殆尽。

  “这样,你哥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我用我的灵力稳定了他的经脉,状况也不会恶化。”

  “谢谢!”岳灵青站起,朝秋水灵殇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若不是有她的存在,估计岳辉这辈子,都会被当做蓝家威胁岳家的把柄吧,

  综上所述,岳灵青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表达自己对秋水灵殇的感谢之情。

  “小事一桩。”秋水灵殇依旧是十分平淡的气度,看来这个蛊毒并没有让她费很大心力,

  “想感谢我,想救你哥,就赶紧变强吧,等你的世界更加的宽阔,等你眼界更加的开朗.....”

  “你就会知道,想救你哥其实并不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