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三章 无妄之灾(下)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2407 2019-02-28 09:27:56

  “......人质....”

  岳灵青的双唇颤抖着,被那平静的话语中传来的杀戮气息压得语无伦次,“你..你抓...抓我回去...没人会来..岳家...”

  “不需要岳家的人来。”蓝夜城眉毛一挑,“只要岳辉那厮来就够了,只要本少在他面前亲手把你杀了,他必定会发狂!”

  “本少只需要毁掉天才,天才一死,就凭你们那几个岳家的老不死,还能撑几年?”

  蓝夜城轻蔑地笑道,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放到了岳灵青的玉颈上。

  “唔!”

  蓝夜城只是轻轻一用力,岳灵青就感觉脖子被死死的掐住,呼吸道被蓝夜城手中传来的灵力狠狠地碾压,使得她没有任何办法喘上一口气!

  “或者,把你直接抓回去,当做人偶玩乐,也不是不行哦!”

  蓝夜城似乎很享受岳灵青挣扎着喘不过气的表情,五官也是越来越扭曲。

  而正当岳灵青的无力感快要席卷全身时,李婆婆一声怒喝惊醒了她:

  “放肆!黄口小儿,真当这月神庙是你们蓝家可以肆意妄为之地?“

  喊话的同时,一杆扫帚柄顺势插入了二人之间的间隙,狠狠一撬,撬开了那只紧捏住少女玉颈的手,也直接将蓝夜城从岳灵青的身前顶开。

  接着,李婆婆直接站在了少女身前,将她护在了身后。

  见着李婆婆如此,刚刚还一脸阴险,邪魅的蓝夜城却是眨眼间转换成了一副赔笑的嘴脸,嘴里还如是说道:

  “呵呵!小生并无冒犯之意,一时兴起,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随后,他挥挥衣袖,又是说:

  “刚刚一番戏言,还请岳小姐莫往心里去,我蓝夜城好歹也是一家之少主,还没有沦落到要靠抓一个废物去威胁自己的竞争对手。”

  说完,蓝夜城便扬天大笑了几声,不再多瞥岳灵青一眼,朝着月神庙中径直走去。

  听得这一番露骨的讽刺,岳灵青感觉心中总是有一块肉被狠狠地揪住,让她无法释怀。

  为什么她那么弱小?

  为什么她被人侮辱时都没有办法起身反抗?

  为什么她连一句反抗的话语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看来,我被称为废物的理由,不只是因为自己实力呢.....”

  岳灵青低下头嘟嚷着,耳边的青丝也随之垂落,脸上写满的并不是不甘,而是一种对于自身懦弱的愤怒。

  而这时,一个巴掌轻轻地落在了她俊俏的侧脸上;

  啪!

  这一声未曾蕴含任何力道的把掌声却将岳灵青才能够黯然神伤的状态中挽救了回来,她微微地抬起了自己的俏脸,看向了那一个拍出巴掌的慈祥老妇。

  “青儿,听着,婆婆知道你害怕,也恨这个不知反抗的自己,但记住,这绝对不是懦弱。”

  李婆婆满布皱纹的脸庞上,盯着岳灵青的那一双眼眸中此时正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真正懦弱的人,只会去找寻借口,去逃避生活中的种种困难,使自己永远的活在虚妄的人生之中。”

  “但是你不同,青儿!你绝对不是一个懦弱的孩子,总是你的天资再怎么不尽人意,但整整五年的光阴,你从没有断过每天晚上的修行,又从来没有在月神庙的任何一次早课中缺席,”

  “况且庙里的各项人员中,又只有你的成绩是最为耀眼的,所以,在婆婆眼里,你从来不是什么废物,更不是懦弱的女孩,婆婆也不许你将自己定义成这样!明白了吗?”

  面对李婆婆如此坚定的眼神与语气,岳灵青心里的阴霾再怎么顽固,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光辉中逐渐散去。

  只见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朝这个老人鞠了一躬,随后绕过刚刚蓝夜城所步入的正门,从侧门赶着去进行自己一天的工作。

  李婆婆看着岳灵青匆匆离去的背影,自己也不禁欣慰的笑了笑,止不住地嚷嚷道:

  “你看看你,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在这里讲些大道理,不过……”

  “若将来她真能有所回报,那将我的毕生所学传与这小女孩又有何妨?”

  ……

  下午,岳灵青遵从李婆婆的意见,避免与蓝家的人照面,回到了家中。

  走到家门口,见家门只有半虚遮掩,未曾真正锁上,不得不让岳灵青心中起疑。

  此时此刻,岳辉哥哥与岳雪杨姐姐应该都回到家族内院去修炼去了,母亲也会因为身为族长之妻,前往家族中去做一些本分之事,此时家中应该没有人才对,为什么会没有锁上呢?

  不过她心中也未曾多起疑,全当成母亲犯得一个小错,在进去以后便将门锁上了。

  走过内庭,当岳灵青推开正厅的大门时,却是生生愣在了那里。

  “……父……族长?”少女看着坐在正厅中的主位上看著书籍的男子,一时忘记了如何答应。

  岳家现任的族长,岳青,以三十岁的年轻岁数边做上了族长的席位,实力更是罕见地突破到了陨月城极少数的灵师境,

  如今虽然四十有二,但却也是达到了灵师境的巅峰。

  如此天才的人,有一个天才一般的儿子,自然让人十分羡慕,只是,如今却又多出了一个废物一般的女儿。

  岳灵青整整六年未曾与她父亲有过一次对话了,岳青基本上为了处理族内的各种事务,很少能够回来家中,基本都是在岳辉口中那个只属于岳家内族弟子可踏足的内院中吃住,

  有时候他为了探望妻子云烟书会回来住上几天,但是却也未曾与岳灵青说上一句话。

  她的地位就是这么的尴尬,她没有任何办法去传承下属于岳青的那一份骄傲,所以,她内心也默认了,父亲这么多年不会与她说话,定是因为她的实力未能达到父亲的期待吧。

  “青儿。”

  或许带着父亲这个身份自有的威严,岳青仅仅一句简单的问候,就让岳灵青有些喘不过气来。

  眼见岳青放下了手中书籍,岳灵青立马挺直了腰杆,却不知该如何作答。

  见岳灵青这个样子,岳青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继续说道

  “明天晚上岳家新一代的集会你可知道?”

  “回父…族长……女儿知道,雪杨姐姐曾经与我说起过,只要是岳家的人,无论功力高低与否,无论自身资质如何,无论品性道德如何,都有着去参与这个集会的权利,在此次集会上,太上长老会亲自出面,为功力无法存进之人提供指点,并物色自己的弟子,这就是集会全部内容。”

  岳灵青将岳雪杨当时给自己说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转述出来,生怕父亲有任何的不满。

  “不错。”岳青捋着胡须,虽然口上有着赞赏的言辞,却还没有正眼看过岳灵青,所以让岳灵青越发越有些不自在,心中也是一种不祥的预感骤然升起,使得自己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明晚的集会…”

  似乎一切都是有意而为之的巧合,岳青的口中所吐露的言论,不得不让岳灵青感觉有些不知所措。

  “你,有没有资格参加?”

  岳青的语调中没有一丝一毫讽刺,蔑视的意味,也没有恨子不成钢的语意,使得本来就对气氛比较敏感的岳灵青身后一阵恶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