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再剑天下

第二章 无妄之灾(上)

再剑天下 忘尘新语 4016 2019-02-28 09:19:53

  就这样一步一步,岳辉缓慢地走向了回家的路。

  不过,为了避人耳目,他选择了一条生僻的小路,在绕过了几条小巷,才走了回去。

  这样做,怕是为了不把岳灵青又推到风口浪尖。

  终于到了家门口,岳灵青也就不好意思再在岳辉的身上呆着了,赶忙从他的背上下来,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

  他们家是一个小小的别院,坐落在了岳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

  而这个别院的大门也十分的简陋,仅仅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贴了一副对联的木门,颜色也十分的暗淡,像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的小院。

  不过只要是懂点木材的人上去一看,便会发现,这个木门竟然是有上等的香樟木所制成,虽然被人用特殊的手法使得颜色与原来大相径庭,但木材中溢出的香气却根本没有办法掩盖得住。

  也正因为这个庭院包括这所木门,都是有上等香樟木所制成,使得整个别院都向外散发的格外的清香,像是高人隐居之地,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而正当岳辉想要上去拉开木门,就被人从里侧粗暴的打开了。

  闯入少年视野的,是一名身材高挑,只比岳辉稍微矮上一点点的姑娘。

  “二五仔,你总算是回来了啊!”

  这名少女的眼中跳动着似乎永远都闪烁不玩的灵动力,如同艳阳般灿烂的笑容挂在嘴上,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活力。

  倒是与这幽深静谧的风景丝毫不搭调。

  岳辉听得此话,倒吸了一口气,回应道:

  “收敛点,别再人面前就这一个疯婆样,好歹是与我并肩的人物,别坏了我的心情。”

  “哟!”岳雪杨柳眉一挑,丝毫没有想收敛的样子,“想在自己妹妹面前扮酷吗?你的本性我最清楚了,平时自己到处惹事时,也不想想是谁再帮你收拾烂摊子!”

  听得此话,有些理亏的岳辉甩了下衣袖,轻哼一声:“既然雪杨姐这么热衷于收拾烂摊子,我不如多给点烂摊子给你收拾吧!”

  “你……!”岳雪杨尖岳辉这么说,愤怒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用颤抖的手指指向岳辉,伴随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嚯哟,难不成雪杨姐还有老妈子属性?看不出来啊!唉~真是悲伤啊!老的不成样子啦啊雪杨姐!”

  岳辉仰天长叹一声,轻拍几下岳雪杨的香肩,接着头也不回,大笑着朝庭院内走去,没有给岳雪杨在留下任何争论时间。

  少女一脸不甘的垂下头来,脸色亦是愈来愈阴沉。

  “下次,本小姐要在他的汤里下泻药……不,好像已经下了的说……”

  岳雪杨嘟嚷着,刚要转身回去,却被岳灵青叫住了

  “那个…雪杨姐姐…”岳灵青颤颤巍巍的说道,因为她看到岳雪杨如此大大咧咧,不经心中担心起了一件事情来。

  “嗯?”岳雪杨应声回头,“怎么了,小灵子?”

  “额…姐姐,你还记得…你把泻药放在哪个碗里了吗?”

  岳灵青的声音十分的微弱,似乎是不想这件事情真的发生。

  “我怎么会考虑那么多嘛!肯定是直接倒锅里了啊……”

  说着说着,开始还有些洋洋得意的岳雪杨脸色逐渐地难看起来

  “……”

  “我好像喝了一口来着……我好像真的真的喝了一口来着……”

  今早的早餐看来是没有希望了,岳灵青看见岳雪杨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跑到厨房去让母亲和岳辉不要去碰那一锅带了泻药的汤。

  岳辉在听闻岳雪杨瞎写要的的乌龙事后,笑得整个身体都有些支撑不住,依靠在了墙边,继续仰天大笑,不过,再怎么嘲笑岳雪杨,岳辉还是给岳雪杨送去了解药,让岳雪杨免去了腹痛之苦。

  不过相对的,岳雪杨先是被岳母狠狠训了半个时辰,又被岳辉嘲笑了许久,身为岳家大小姐的她也是羞愧难当,一边喊着“岳辉你个混蛋!”,一边哭丧着脸跑了回去。

  而过了早餐时间,岳灵青只得从母亲云烟书那里拿了些卖包子用的铜钱,披了件简陋的斗篷就上了街市。

  至于岳辉,他还要完成今日份的修炼,毕竟天才都是需要认真并且努力的,所以没有办法再去陪着自己最为疼爱的妹妹。

  岳灵青自己则是需要前往月神庙,去为那些庙中的巫女们做有偿服务。

  而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岳灵青并不想因为被人称作废物,自己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废物下去,她相信不管什么样的人也好,只要自己能够努力,那么总会得到收获。

  即便她在自己的灵力吸收这件事上一直没有任何进展,但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境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所以,她还是想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路上的一个摊贩买了些十分廉价的青菜包子,岳灵青匆匆地朝着月神庙赶了过去。

  好在早上的事件并没有干涉到她到达月神庙的时间,这样她就可以少扣一些工资。

  月神庙的大门被陨月城的人们装饰的十分的华丽,从中线开始,两边对称的挂着许许多多,样式丰富的灯笼,朝外散发着迷人的光线,在夜晚,绝对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大门前还有一道小小的溪流横过,在上面有一座十分宽敞的拱桥,可以让马车在上面行走,即使是面对祭祀是的那庞大人流也毫不畏惧。

  当岳灵青一到大门口,她就看见了一个拿着扫帚在清扫着门庭的老婆婆。

  而这个面孔,可是她在为熟悉不过的面孔了

  大家都叫她李婆婆,只是因为她白发苍苍,脸上还有许多岁月所雕刻下的痕迹,就李婆婆自己而言,她说过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已过六十的老太婆,平时也就在院子里打扫卫生,顺便在负责下寺院里的伙食。

  岳灵青属于那种较为乖巧的女孩,也在院内深得李婆婆的喜爱。

  据院里人说,还未曾有一个人能被李婆婆如此对待。

  “李婆婆,早上好!”

  岳灵青惯例地朝着李婆婆行了一礼,亲切的问候道。

  李婆婆听闻,抬起了她的脸,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顷刻间笑容满布,眼睛都为此眯成了月牙形。

  “小青儿,你来啦。”

  李婆婆爽朗的说道,接着就开始岳灵青说了今天她所要做的工作,并且叮嘱道:

  “你今天帮我负责下院里伙食的分配,小青儿你可要注意了,下午蓝家的人会过来参拜,你午时完成分配后赶紧离开,不要撞上蓝家的人!”

  岳灵青点了点头,刚欲进门,却又被李婆婆所叫住:

  “小青儿,等一下,老太婆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李婆婆说着,从腰间掏出了一条银色的手链。

  手链不知是由什么样的材料制成,在阳光的照耀下还微微散发着迷人的光晕。

  “这是老太婆我精挑细选出的一串手链,虽然不值几个钱头,但也可以送与你当个护身符用,保你的平安!”

  岳灵青本想的推脱,却奈何李婆婆实在倔强,又因为是一片心意,她便不好再去拒绝了,接着当着李婆婆的面,将那一串手链系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或许是因为常年无法接触到灵力的缘故,岳灵青的身躯比正常女性武者还要瘦弱上几分,十二岁的她比同龄人都还要矮上一截。

  不过,即便如此,岳灵青秀丽的五官可没有办法被这点不足掩盖,此时,带上手链的她发自内心的笑容,可以称得上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一道风景。

  李婆婆见岳灵青笑的如此灿烂,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布满了光芒,不过只是持续了一会儿,似乎记起了什么很重要旳事情一样,那本不常见的光芒只在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青,今天你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以后,就赶快回去,下午蓝家的人要过来参拜,还是些很重要的高层人物,你与他们照面不怎么好的。”

  岳灵青点了点头,她也不是不知道岳家与蓝家的关系是个怎么样的烂摊子。

  陨月城现今最大的几股势力中,岳家和蓝家之间的关系一直在不断地恶化。

  不像是通过地下赌场发家的罗家或者靠着买卖的其他小家族,两个大家族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炼药师,铸剑师,以及佣兵团,集市中也是贩卖着一些灵兽的材料以及物资,加上两家的集市又相接壤,自然就会有着利益上的竞争和冲突。

  岳灵青曾在做事时听那些人闲聊中提到过,岳家和蓝家前往野外的狩猎队早就因为资源的争执已经相互冲突不下百次,几乎每次都会有人受伤,重者亦是死亡。

  这些人也时常询问岳灵青的意见,因为他们只知道岳灵青是岳家的人,但并不知道她就是岳灵青。

  就算知道的人,若是岳家人,一般会无视她,或者因为身处月神庙而不敢妄言。

  而对于这些事情的态度,岳灵青也总会一笑带过,没有倾向岳家的意思,更没有攀附蓝家的意思。

  即便她是岳家人,这些事情若是说的难听一点,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她本就被自己人所唾弃,那些唾弃她的人受伤,死亡,难道还要她去施以同情吗?

  再者,即便是同情,对这种行为愤怒,她又能做些什么事情呢?

  岳灵青如此想着,刚欲转身朝月神庙里面走去,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止住了脚步。

  “蓝夜城少主,这里就是下午我们需要参拜的地方。”

  仆从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令岳灵青的后背不禁汗毛竖起,赶忙向后望去。

  只见身后的那一座桥上,站着一主一仆,那仆人一脸卑微的低下头,抱着古老的抱拳礼朝那名身着华丽的主人毕恭毕敬的说着。

  那名名叫蓝夜城看起来已到了及冠之年,眉宇间挂着那只属于年轻人的傲气,略显华贵的衣装以及那步伐间的停顿都不难看出这个人是一个世家的大少爷

  “呵!”蓝夜城开扇,轻笑道,“本少爷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想不到能装饰的如此富丽堂皇,不愧是陨月城公认的庙宇。”

  他刚好在这个月初行完成人礼,依照蓝家规矩,蓝夜城需要来这个月神庙祈福参拜,以求得保佑。

  “恰逢本少已经到了灵气境的巅峰,来这里求拜月神保佑也是一件必行之事。”说着,蓝夜城朝仆人摆了摆手,“你暂且退下,这种地方本少一人参观即可,别坏了庙宇的氛围。”

  那奴仆的双眉微微一皱,似乎是对蓝夜城的讽刺有些不满,可赖于主仆关系,纵使受辱也只能乖乖接受,于是便行了一礼,推到一旁去了。

  蓝夜城摆了摆衣袖,大步上前走来。

  李婆婆见此,立刻漫步笑脸的迎了上去,并且用眼神示意,让岳灵青赶快到后院去。

  岳灵青心领神会,刚欲转身离开,却又被身后的声音吓住。

  “你等等,本少爷还不需要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太婆来带我!”蓝夜城用鄙夷的目光打量了下李婆婆,直接将老人粗暴地推开,径直走到了岳灵青的身后。

  “本少爷看小妮子你长得还算眉目清秀,虽然在少爷我的眼中不过是下下等的货色,但总比一个老婆子要好!”

  说着,蓝夜城直接拉住了岳灵青的手掌,将她直接拽了过来。

  瘦小的少女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反抗,一个踉跄就摔进了蓝夜城的胸怀里。

  “嚯~”蓝夜城修长的两指提起了岳灵青的下巴,少女最真实的面庞让他一览无遗。

  “今天上午闲得无聊来此,还真的捡到宝了!”

  原本散漫无比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让岳灵青不得不感到后背一阵恶寒。

  就在下一秒,逼人的杀气从蓝夜城的眼中直面扑来,那灵气境巅峰的威严足以可以让暗劲的少女感到双脚发软,无法动弹!

  “你说,如果我把你抓回去当人质,岳辉会不会不顾家人阻拦,前来蓝家送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