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打脸重生嫡姐22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离子蓝 2292 2019-03-09 08:16:00

    战争来的也不算是突然,毕竟不管是南燕、东陵,还是大衍,彼此都已经谋划已久,双方都在等待着一个进攻的绝佳时机。

  两国联军这次这可谓是尽了全力,第一次向大衍发起进攻的时候,南燕的护国将军孟赫就带了数十万兵马,北冥城的将士们同样也是对这场战争期待已久,面临大军压境,全都迫不及待的要表现一番。

  双方的战鼓声皆是高高响起,两军杀成一片。

  联军有人数多的优势,一时在场中占了上风。

  孟赫还来不及得意,就见大衍的城墙上多出了一排排从没见过的武器。

  董军师站在城墙之上,指挥着众人把武器调整到最佳进攻角度,一声令下,无数弩箭齐发,打了联军一个措手不及。

  孟赫眼见自己这一方马上要落了颓势,不由有些焦急,同时又暗暗心惊大衍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厉害的武器。但是现在想要撤退明显已经来不及了,此时双方都已杀红了眼,不分个胜负出来谁都不会罢休的。

  一个分神的工夫,已经被万俟焱抓准了时机,抬剑就把孟赫从马上掀翻了下来。

  擒贼先擒王。

  联军士兵见自己的将领被敌军活捉,一时军心大乱,慌忙的就想要撤离战场,大衍的人见他们撤退,也不多做纠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快要到手的胜利又从手中溜了出去。

  联军的其他将领虽心下疑惑,但此时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拼命指挥着军队撤离。

  就在这时,众人头顶突然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上空出现了数十只木头做的怪鸟。

  还不待有人问这是什么,突然怪鸟的“腹部”张开,掉下了一颗颗炸药。

  联军见此彻底炸了锅,但是他们已经被“怪鸟”包围,根本无处可逃。

  这时炸药已经落了下来。

  一时间断臂残肢四处飞溅,哀嚎无数。

  此时的东陵将领四周血红一片,耳边只有巨大的嗡鸣,鼻下是浓浓的血腥味道,颤抖着手,只能寄希望于东面的突袭能够成功。

  东面,是隔着东陵边境和北冥城的一片密林。

  也是被那南燕探子拿走的军事布防图上,防守力量最为薄弱的一片区域。

  但显然东陵将领的这个算盘要落空了。

  此时的密林中一股呛人的浓烟直冲天际,埋伏在密林中的东陵军队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甚至还没等到将领的进攻信号,就被北冥城的军队层层包围在了这密林之中,无处可逃。

  最后,将近一半的人被烧死在了这片密林里。

  这一战,大衍大获全胜。

  王峰和郭丰东带着两路人马乘胜追击,一举拿下了南燕和东陵的边境城池。

  王峰带着军队和木鹰更是短短一个月,就杀到了南燕的皇宫,亲手砍下了皇帝的头颅。

  而东陵则是出现了内乱,东陵的反叛军占领了皇城,正在和皇城外郭丰东的军队对峙。

  三皇子则是“无意中”得知了皇帝手中根本没有兵权的消息,当即就联合自己这一派的大臣,以没有皇帝的许可就私自出兵讨伐其他国家的罪名给万俟焱扣上了反贼的帽子。

  其实三皇子这个理由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毕竟万俟焱这次就是打着要自立为王的主意出兵的,根本就没想过问南宫皇室的意思。

  现在也根本就无所谓了,因为南燕和东陵几乎已经攥在他的手上了。

  但是万俟焱可以不在乎,南宫恒却不行。

  万俟焱眼看就要拿下另外两个国家了,那么他下一个目标不就是他南宫一族的江山了吗?

  南宫恒对那九五之尊的位置肖想已久,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它被别人夺走?

  本来他还指望着这皇帝能阻止一下万俟焱。

  但现在这皇帝手中一点兵力都调遣不动,他要拿什么阻止万俟焱?

  南宫恒当时就急了,一时竟想出了逼宫的法子。

  皇帝被南宫恒的这一做法气吐了血,连连喊着“逆子”,要叫人将南宫恒拿下。

  但此时皇帝的寝宫已经被南宫恒的人层层包围了,皇帝此刻才明白,原来御林军的将领也是南宫恒的人。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二皇子南宫翼带领着一路来历不明的人马,将外面包围的反军杀了个干净。

  随即又是一场混战。

  在一片混乱之中,有人“不小心”杀了一旁惊魂未定的皇帝。

  南宫翼“大惊”,连连哭着跑向皇帝,命人拿下三皇子,大义灭亲的将这个杀了自己父皇的反贼给就地正法了。

  至此,皇宫的闹剧结束。

  而后世的史书也是这么记载的。

  至于真相,谁都不会在乎。

  毕竟成王败寇,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三皇子到死也没有明白,他陷入的完完全全是一个被人设计好的圈套。

  一年之后。

  天下局势稳定,万俟焱在北冥城称帝,戚沐则为帝后。

  南宫翼交出了大衍国的国玺,主动投诚,被赐号“逍遥王”,封地衍都,也就是大衍原来的京城。

  登基大典和封后大典在同一个日子,这一天,普天同庆,天下大赦。

  街道上张灯结彩,处处挂满红绸,一片欢声笑语。

  戚凤悠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放出来的,此时的她经历了一年多牢中生不如死的折磨,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在里面的时候,那整日以折磨她为乐的狱卒突然告诉她,她可以出去了。

  她一时有些迷茫,出去?她还能去哪?

  她第一时间去了左相府,但是那座宅子早就已经换了一户人家,原来在这里住着的人早就不知所踪。

  就在戚凤悠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后颈传来一阵剧痛,她毫无防备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阴暗的小房间里,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

  戚凤悠被男人阴冷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哆哆嗦嗦的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

  男人狰狞一笑:

  “居然不认识我了?你不是自诩对我情根深种吗?不是说甘心为我做一切事情吗?怎么这就不认识我了?女人都这么绝情狠心的吗?”

  眼前这人并不别人,正是曾经的安王南宫玉。

  南宫玉并不是刚刚才被从牢里放出来的,他在皇宫里出了乱子的时候,就被昔日的属下给偷偷救了出来。

  但他还没逃出多远,就被南宫翼的人追了上来,就在南宫玉以为自己就要死在那荒郊野外的时候,南宫翼却并没有要了他的性命,而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自己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十多年的武功全都被废了!

  南宫玉震惊不已,正要起身打坐检查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左手和右脚根本就不听使唤。

  他的左手手筋和右脚的脚筋居然被人给挑了!

离子蓝

  宝宝们喜欢就多多给我留言,人多的话会加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