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打脸重生嫡姐12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离子蓝 2249 2019-03-01 08:52:17

    聘礼自是不必多说,戚凤悠的聘礼是早就下好的,而戚沐的聘礼也在宣完圣旨的第二天就被万俟焱送了过来,那长长的礼单看的左相简直是心惊肉跳,左右为难。

  按大衍的礼法来说,一个异性王爷的聘礼规格是不能超过皇室的,但是万俟焱光是礼单就长了三皇子那边的三倍有余。

  幸好戚沐这是封了郡主,要不左相还要为庶女的嫁妆能不能高过嫡女而抓秃了脑袋。

  本来戚沐是可以在郡主府出嫁的,但她好像就是想要故意气死戚凤悠和戚怜悠一样,明明已经搬到郡主府了,大婚前夜又搬了回来,还一脸友好的对二人说亲姐妹当然要一起上轿。

  万俟焱当然是什么都由着她。

  天还没亮,相府的下人们就纷纷忙碌了起来,三个小姐同时出嫁啊!

  一个就有的忙了,更何况是三个呢?

  这帮下人惯会看人眼色,戚沐和戚凤悠的院子里最为热闹,他们瞧着这四小姐平日里尾巴都要翘上天去了,偏生最后只嫁了个纨绔公子,再加上刘氏平日里也没少磋磨他们,一时竟没人愿意去戚怜悠的院子里帮忙。

  刘氏气的胸口发疼,但她也毫无办法,那些人说的对,其余的二人一个是未来的王妃,一个是未来的皇子妃,谁都怠慢不得。

  戚怜悠的心思根本不在结婚上,在戚凤悠走出院子盖上红盖头之前,她还特地跑过去看了一眼。

  戚凤悠穿着皇家秀女连夜赶工的精致嫁衣,头上带着皇子妃的特殊霞冠,配上她那本就漂亮、又经过一番精心装饰的脸,端的是倾国倾城,把一旁的戚怜悠比到了泥里。

  而戚凤悠这两天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她觉得自己一直想强行修改自己的命运,最后却还是落得和前世一样的结果,反而是她前世的敌人被自己整治之后却过得比前世还要好,叫她每每想起来就恨的牙痒痒。

  自那次宫宴的事发生了之后,她又与三皇子见了一面,三皇子待她的态度非常温和,直言自己也是受到了贼人陷害,并保证婚后会绝对尊重她,万事都会听从她的想法。

  戚凤悠的思路跑偏了,她觉得前世她和三皇子可能有什么误会,一定是戚沐悠那个贱人从中作梗,才挑拨了她和三皇子之间的感情。

  她觉得她重生而来,上天可能并不是想让她报仇,而是想让她和三皇子修成正果。

  可惜戚凤悠不知道的是,三皇子在宫宴的事发生之后就调查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居然是他的妹妹一时使小性子搞出来的鬼!

  她妹妹最后也哭着向他认了错,母后也跟着说好话,南宫恒也不好在多做责怪,虽然他还是没搞明白自己那天晚上是怎么上的戚凤悠的床,但这种有损女子闺誉的事说到底也是他的家人造成的,所以喜欢倒是说不上,但三皇子是真的存了补偿的心思的。

  所以二人现在的关系倒也算是和谐。

  但戚怜悠就不一样了。

  本来这次的日子选的就匆匆忙忙的,她要嫁的还不是什么大人物,衣服怎么能和皇室的服装相比呢?

  瞧那上好的红绸、细密的金线、还有不知道镶了多少宝贝的皇子妃霞冠。

  戚怜悠觉得她站在戚凤悠的旁边简直就是被比成了一个陪嫁的丫鬟!

  还不待她想更多,她的贴身丫鬟就急急忙忙的找到她,好说歹说的把人给拉了回去。

  戚怜悠前脚刚刚离开,穿戴好的戚沐也被人簇拥着,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按照大衍的礼法,新娘在被新郎接走之前,向自己的亲身父母拜别的,于是三个新娘穿戴好之后,就都来到了相府的正厅,等待新郎官的迎接,再一齐拜别父母。

  但是此刻在场的众人全都没有精力去管什么拜别父母、什么新郎官了。

  他们此刻的注意力全被戚沐一个人吸引了过去。

  那身嫁衣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材料缝制的,大红色的衣服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隐隐闪现着流光,红色的盖头和嫁衣用的是一种料子,上面的凤凰活灵活现,随着衣服主人的走动,那凤凰简直就像是要展翅飞走一样。

  喜婆是皇宫里派来的人,一眼就瞧出了这件衣服不是凡品,甚至可以说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还不等她发出更多的感叹,外面就是一阵热闹的锣鼓声。

  三皇子和煜王的迎亲队伍竟是一齐到了相府。

  通常来说,皇室的婚礼一定是最重要的,像这种情况,普通人一定会能避开就避开。

  比如佟公子,就可以避开了宫中的迎亲队伍。

  但是万俟焱是谁啊!

  他可是个宠妻狂魔啊。

  他会让自己的妻子落在屈屈三皇子妃的后面吗?

  当然是不会的。

  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场面。

  拜别左相之后,三皇子牵着戚凤悠的手,将人扶到了轿子里。

  而万俟焱则是不顾王峰在身后一声一声的“不合规矩”,一把就将人抱了起来,放到了马上。

  随即街道两旁的百姓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场面:

  他们的煜王骑着一匹威风的骏马,上面还坐着煜王妃,而煜王的一众手下穿着喜庆的衣服,在后面驾着比后面三皇子妃那座还要华丽的空轿车,一路敲敲打打的走向了煜王府。

  而此时的万俟焱正在低声的向戚沐解释:

  “父亲母亲常年出门远游,这次去了很远的地方,没能赶上咱们这次婚礼,他们说等回到了北冥城,在亲自把见面礼送给你。”

  戚沐轻轻点头,表示自己能理解,随即又问道:

  “你的那些手下知道这次的事情吗?”

  万俟焱道:

  “我派人通知过他们了,但是边关不能没人守着,所以这次回来的人不多,等我们回去,再好好宴请他们。”

  戚沐点点头:

  “应该的。”

  万俟焱愉快的笑了起来:

  “想不到我的夫人这么会为为夫打算。”

  戚沐:“……”

  呸呸呸!

  二人就这么一直隔着一层盖头,聊天到了煜王府。

  二人拜完堂,万俟焱把自己的夫人抱回房中,转头就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一众下属轰了出去,叫他们去招待百姓。

  是的,招待百姓。

  不同于皇宫的宴请大臣,煜王府的二人商量过后,决定在京城最大的酒楼连摆三天宴席,宴请百姓。

  至于官场上打交道的大臣,要安排到之后。

  煜王权势大,更何况这次的婚礼和宫中相撞,他们不敢得罪皇上,但是更不敢得罪煜王。所以这样的安排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好事。

  于是不用宴请宾客,又不把那帮爱闹事儿的手下打发了个干净。

  万俟焱心情大好,抱着自己刚娶回来的娇妻,青天白日的就入了洞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