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5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离子蓝 2661 2019-02-18 09:42:03

  贺萧死死地瞪着刚从病房里走出去的人,下身难以言语的地方还传来着阵阵的剧痛。

  贺萧觉得认识安以苏是他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件事。

  他堂堂贺家大少爷,自小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若不是遇见这个女人,他会顺利的继承父亲的公司,成为贺氏的总裁,还会和一个富家小姐联姻。

  若是两人有感情基础,那么就做一对人人羡慕的夫妻;若是没有感情,就各玩各的,做一对利益至上的挂名夫妻。

  无论如何,都会比现在的情况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现在的贺氏,已经濒临破产,无数高管卷款潜逃,给他们家留下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和戚家还有李家交了恶不说,自己也在这个圈子里把脸丢尽了。

  本以为这就完了,大不了他可以找个没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疯女人会这么算计他。

  她刚刚说什么?

  说她怀孕了?

  呸!

  贺萧只觉得一阵恶心,他现在早已对安以苏已经恨之入骨。

  他的孩子又如何?

  他现在只恨不能把这个女人千刀万剐来泄愤。

  他本以为自己出了这样的事父母会帮他出气。

  但他的父亲刚才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的父亲居然说让那个贱女人生下这个孩子!

  原因还是他若是打掉这个孩子就再也没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血脉了?

  当他稀罕吗!

  这真的是他的亲父亲吗?

  难道贺远山就只顾着他能不能为贺家延续香火,丝毫不在意他这个儿子的感受吗?

  此时的贺萧已经完全扭曲了,他此时什么都不想顾及,只想将那些对他的遭遇无动于衷的家人、害他至此的女人一起拉下地狱!

  结婚是吗?要孩子是吗?

  好,他就如他们所愿。

  随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这时一个刚来实习的小护士此刻恰巧从贺萧病房的门口路过,听见里面传来的奇怪的笑声简直吓了一跳,她大着胆子推开门问道:

  “这……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然而等她看清病床上面目狰狞得青筋直蹦的人时,开始立马向外呼救。

  这个人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啊……

  戚家大宅里。

  戚父、戚母、还有戚家大哥在沙发上,坐成一排,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二人。

  当他们知道戚沐居然和贺二爷成了男女朋友的时候简直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他们本来是想给自家从小娇生惯养的孩子找个人品不错又门当户对的亲事的,这样自己家的孩子在婆家也不会显得矮了人一截,受了委屈娘家人也可以给撑腰,但是依照现在的情况,若是二人感情一直好也没什么,若真有一天这贺二爷厌烦了,那他们的孩子得多伤心啊!

  戚父知道贺二爷他们惹不起,但事关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他可不会因为权势屈服,如果自己的掌上明珠真的受了委屈,那么他就是拼劲这半辈子攒下的家业也不会放过他。

  戚家剩下的二人也大抵想的差不多。

  于是几人就也不管对面坐的是什么大人物,对着对面就开始连珠炮似的发问。

  贺焱丝毫不慌乱,有问必答,而且对待长辈该有的诚意是拿的足足的,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家父家母因为意外去世了,本来还有哥哥和嫂子,但是很多年以前也去世了。”

  “家中还有侄子侄女,和沐沐关系非常好,平时也不用多照顾。”

  “在Y国有个公爵的爵位,大本营基本都在那边,不过我现在想回国发展。”

  “身体健康,没什么不良嗜好。”

  “抽烟?不会的,沐沐不喜欢烟味儿。”

  “我在世界各地的房产现在都在沐沐名下。”

  “贺氏总公司现在股份的最大持有人也是沐沐。”

  贺焱顿了顿,还是说道:

  “我在缅洲买了几条矿脉,写的也是沐沐的名字,但是是匿名买家,那边现在战乱太多,所以我希望大家知道这件事后可以暂时保密。”

  戚家众人:“……”

  不敢再问了怎么办?

  倒是戚沐一脸疑惑:

  “你什么时候要做矿石生意了?”

  贺焱说:“不做,你不是说想体验一下家里有矿是什么感觉吗,买着给你玩儿。”

  戚沐:“……”

  那只是个梗啊魂淡!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才齐齐走向饭厅。

  戚家家长们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想问了,他们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小女儿会不会哪天拿着这些东西逃跑,让贺二爷变成一个穷光蛋。

  相比较于戚家这边的其乐融融,贺家的气氛就明显比较诡异了。

  安以苏一脸平静的吃着从保姆手中接过来的燕窝,俨然一副贺家女主人的样子坐在沙发的正中央。

  贺萧坐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

  自从他闹着出院回到家后,就一直是这个姿势,一个上午了都没有变过。

  贺然早已被人送出了国,而贺母则是眼不见心不烦的躲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贺远山从公司回到家,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大家各做各的事,就算是在饭桌上也没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贺远山打破了沉默:

  “既然已经想好要结婚了,大家就都要好好的相处,都这么一副冷冰冰的像什么样子!”

  贺母淡淡开口:“我和这种勾引男人上床,还害得我儿子受伤的不知廉耻的女人没什么好说的。”

  安以苏毫不留情的嘲讽:“你以为以你儿子如今的这幅德行,还会找得着其他女人吗?”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更何况,你儿子这辈子唯一的种,你的外孙,现在就在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的肚子里。”

  贺远山愤怒的摔了碗:“吵什么吵!还嫌外人笑话的不够是吗!”

  因为贺家的落败,所以房子里早就没有了佣人,唯一的保姆在做完饭之后也辞职回老家了,所以此时房间中正在吵架的众人根本就没察觉出来有哪里不对劲。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贺母,她皱着眉抱怨道:“这是什么味……”

  可惜她发现的太晚,一句话没没说完,就晕了过去,同时,耳口鼻都流出了汩汩的鲜血,模样甚是可怕。

  贺远山大惊,刚要质问这是谁做的,还没开口同样也倒地不起了。

  安以苏是看着贺萧投毒的,所以她早就知道,此时的她丝毫没有惊讶,只是疯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堂堂贺家少爷……有一天居然会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当真是狼子野心狠毒的紧!我真是大开了眼界啊!”说完,便捡起地上摔碎的瓷片,狠狠的刺向自己的肚子,“杀得好!一家子都去下地狱吧!还想要孩子?做你的春秋大梦!本来这些事都是我想做的,不过事已至此,谁来做都是一样的。”

  说完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贺萧平静的面容终于涌出无限的疯狂,嘴里还不停地念着:“这里太苦了……我亲爱的家人们……我们一起换个地方生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家一家人被毒死的消息瞬间就被传遍了,惋惜的有之,大声叫好的有之。

  无论如何,事情到此总算是告一段落。

  戚沐在这个世界活到了七十岁。

  两人一生都没有孕育子嗣,戚沐本就是外来之人,世界规则是绝对不会允许她生下孩子的,贺焱一开始还非常紧张,但是一番检查过后戚沐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也就松了一口气。

  至于孩子,哪里有他的宝贝重要?

  戚沐一生都和贺焱恩爱无比,贺焱总是无条件的宠着她,总让她觉得虽然自己年纪这么大了,但仍然是个幸福的小女孩。

  但如今,她这副身体也撑不住了,此刻的她躺在床榻之上,死死地抓着贺焱的手:

  “贺焱,下辈子,你还来找我行不行。”

  贺焱毫不犹豫的点头,让她放心。

  等戚沐闭上眼之后,贺焱也上了床,和自己的妻子躺在了一起,吞下了早就准备好的安眠药。

  等到贺暖天二人发现的时候,就看见两人均是一脸平静的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手死死地握在一起,谁都没有办法分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