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4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离子蓝 2226 2019-02-17 16:22:01

  一个月多后。

  一间简陋的出租房里,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坐在矮小的凳子上,手死死地握着一条瘦的只剩皮包骨的胳膊。

  而被她握着的女人躺在一张小小的折叠床上,已是灯尽油枯的模样。

  面容憔悴的女人正是安以苏,自从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她就在到处躲避贺萧的追查和报复,所幸贺家现在自己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贺萧也分不出太多的精力来对付她。

  但她现在的情况也根本没好到哪里去,没钱给母亲继续治病,在外面找工作又怕被贺家打击报复,她只能带着母亲躲在这狭窄的出租房里,由于长时间没钱买药,加之养病条件也不好,安以苏知道自己的母亲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她的心中无限悲凉,恨贺萧;恨戚沐,也恨蒋依依。

  安以苏的母亲见她这样心疼不已,她考虑了好几天,还是决定开口:

  “孩子,你从小就是我一个人拉扯大的,小时候你问我你的爸爸去哪了,我说他出车祸死了,其实我那个时候是骗你的。”

  安以苏一愣,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安母见她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其实他一直都活着,而且你肯定也知道他的名字,他叫安建诚。”

  安以苏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安建诚可是海市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啊!

  “可是……安建诚不是有妻室的吗?您会不会是记错了……”

  安母垂下眼,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安以苏见此只得作罢。

  第二天当她起床做好饭想要给母亲送过去时,发现躺在床上的人脸色苍白,已经咽了气。

  安以苏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什么都顾不上了。

  但还没等她做什么,随即也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刚要走出去的小护士见她醒了忍不住教训道:“我知道您家人去世了心里难过,但您也不能折磨肚子里的孩子呀!您这一个月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吧?再这样下去肚子里的孩子会撑不住的!”

  得知自己已经怀孕一个多月的消息,安以苏却平静了下来。

  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感到有些麻木了。

  她想到或许可以去向她的亲生父亲求助,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她的脑子反而有些清醒了。

  先不说安建诚已经有妻有子,而且她现在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根本就是个笑话,更何况商人重利,以她现在的处境,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用价值,若她真的冒然跑过去,能不被反踩一脚都算是她运气好!

  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安以苏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了那一晚生不如死的经历,她缓缓闭眼,掩去眼中的疯狂。

  既然她已经走投无路……那害她的人也别想好过!

  大不了……就是大家一起下地狱!

  她休息了几天,冷静地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并对把她送到了医院的邻居表示了感谢。

  一时间,她仿佛又回到了最初那个纯真善良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就主动联系了贺萧,直言要和贺萧谈谈,并称自己决定坦白这一切的幕后主使。

  贺萧起初是不信的,况且他现在厌恶极了这个女人,跟本一秒都不想和她相处,但他又想到了贺氏现在的状况,觉得安以苏根本没那么大的本事,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随即两人就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最初的情况还很正常,安以苏一件一件的说着宋家让她做的事,还有如何被蒋依依算计的事。

  贺萧一边听一边愤怒无比的握紧了拳头。

  原来安以苏竟是从那么早以前就开始有二心了!

  但安以苏却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思索如何报复自己,而是趁着贺萧走神,缓慢的靠近他,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小刀……

  随即这家一直以隔音好著称的高档会所中,就传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

  戚沐通过主脑收到男女主此时的动向简直惊了!

  这个安以苏居然一刀废了贺萧的子孙根!

  这到底是什么骚操作?

  她都有点佩服这个女主的阴狠了,难道这就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戚沐默默地想,不对!

  女主这是在沉默中变态了啊!

  正当她暗搓搓的戳着主脑打算“跟踪”主角们的时候,贺焱推开门走了进来。

  见到房间里的人坐在沙发上托着腮发呆,就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戚沐坐好,试图撒娇,蒙混过关。

  可是这次贺焱却不买她的帐,只是认真看着她说道:

  “我知道你有秘密,你不想说,我不会逼你,但是不要骗我。”

  戚沐点点头,沉默着没有说话。

  贺焱无奈,坐下把沙发上的人圈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在那双粉嫩的唇上吻了一下:“宝宝,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他总觉得抓不住怀中的人,觉得她随时都可以离开,去一个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每每思及此,贺焱就觉得他可能会发疯。总是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但又怕自己的一时冲动吓到心爱的人。所以总是又矛盾又无奈。

  戚沐靠在男人的怀里,感受着对方有力的心跳,沉思的看着自己的无名指。

  她那次给贺焱治腿的时候,出现的那种战栗真的不是错觉,自从和贺焱在一起之后,每次亲密接触她都会感受到那种战栗,时强时弱,让人捉摸不透。

  她不知道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贺焱了,每次和他相处都感到既甜蜜又折磨。

  甜蜜的是她知道这个男人也毫无保留的爱着她,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在一起。

  又难过这只是她会停留的一个世界,而像这样的世界还有很多,因为她欠了那些灵魂们的人情,她要去偿还这个因果。

  她也曾想过把这一切都放下,就随着贺焱生老病死,等二人去世之后她就选择魂飞魄散,再也不管什么报仇,什么因果。

  但以她现在的能力,她真的没把握自己可以做到。

  更何况她现在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贺焱也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先不说他的出现在原世界走向中根本没有提到过;而且在这些世界中很少有人会比世界的气运之子们,也就是主角,身份更加逆天;就算上一条在她去过的世界里偶有意外,那他那超出这个世界的惊人恢复能力,和每次与他接触时无名指的异样又怎么解释呢?

  她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贺焱身边的人,除了她大家都说自己和贺焱接触时毫无异样。

  那会不会是因为她的身份比较特别呢?

  当她去往下一个世界的时候,还会再遇到这个人吗?

  戚沐决定赌一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