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3

快穿:炮灰反转手册 离子蓝 2266 2019-02-13 09:54:14

    戚沐惊讶过后就开始迅速思考起来,这贺家二爷要是真的对旁系漠不关心还好,若贺远山真的早早就对戚家另有企图,得到贺焱的帮衬,那她岂不是要麻烦死?

  她还是得去探探贺远山的底。

  戚沐端起一杯酒,优雅的走到贺远山面前,甜甜一笑,道:“贺伯伯,我来替家父家母跟您打个招呼,他们今晚有事,所以没能过来。”

  贺远山见了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沐丫头是什么时候回国的?有空记得来贺伯伯家里玩,贺萧那小子总是在家里提起你呢。”

  戚沐俏皮的眨眨眼:

  “还是别了吧,听说贺大哥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可千万别让哥哥嫂嫂产生误会还好。”

  贺远山听后眼底闪过一丝惊疑,道:

  “是谁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你可不能信了他们的话,伯伯是非常支持你和我家那小子在一起的。”

  戚沐压下眼底的不屑。

  这老东西一定是心里有鬼,明知道自家儿子对自己没意思,还一个劲儿的撮合。若是长辈希望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在一起,这也能理解。但自己儿子已经有女朋友了还一个劲儿撮合别人,这就有点不对劲儿了。不管他安的什么心,但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他对戚家绝对不怀好意了。

  戚沐动了动意识,让主脑在贺远山的身上留下一道看不见的印记,方便随时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就和贺远山道了别,转身朝那个被保镖围的严严实实的人走去。其实这种无聊的场合以贺焱的身份,根本不必亲自到场的,但就在他拿到请柬的那一刻,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场宴会很重要。

  贺焱向来随心所欲,况且他的直觉曾经救过他的命。索性无聊,就决定过来看看。

  就在他慢慢失去耐心想要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

  贺焱向来敏锐,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天在电梯上遇见的女孩。

  旁边的保镖告诉他这是海城戚家的小女儿,并询问是否需要把人拦住。

  贺焱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于是戚沐就这么顺利的走到了贺焱的面前,一看到面前这张脸,她刚才从贺远山那里带来的点不爽就统统都散了。

  “贺先生,您还记得我吗?”

  贺焱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戚沐凑到他跟前,小声说了句话。

  旁边的保镖看的冷汗直冒,可很少有人能和二爷凑得那么近啊!这女孩哪来的胆子?

  贺焱看着眼前声称可以治好他腿的女孩,缓缓开口:

  “此话当真?”

  戚沐继续笑眯眯:

  “当真呀!您要是不信,试一试也没什么损失啊。如果行不通,您在处置我也不迟呀!”

  贺焱真的觉得有点扯,但是他内心深处又隐隐相信戚沐的话,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他深深看了面前的人一眼:

  “给你两天时间准备,过两天收拾收拾我会派人来接你。”

  而另一边,得知自己儿子真的和别人来往密切的贺远山暴跳如雷,对着电话吼道:

  “你这个不孝子!让你和戚沐订婚你不听也就算了!还跑到外面去勾搭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想让那个女人进贺家门都没有!你赶紧给我滚回来!”

  其实也难怪贺远山会这么生气了,上辈子他得知二人在一起的时候女主已经找回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而这么多年过去,安以苏的父亲也凭借妻族在海市站稳了脚跟,家世显赫,贺远山当然不会多做阻拦。

  但此时安以苏只是个刚毕业的穷学生,况且贺远山还打着与戚家联姻,趁机吞并的主意,怎么可能轻易同意二人的事?

  贺萧听着电话另一头父亲暴怒的吼声,再对上对面女主楚楚可怜的表情,显得有些狼狈,他现在还没有接替父亲的位置,父亲的话他不敢忤逆太过,但就这么离开又让他很没面子。

  他今天准备了很多惊喜,打算和安以苏表白,但是在关键时刻又接到了这么一通电话,一时有些进退两难起来。

  此时安以苏的表情险些维持不住,母亲医院那边催的急,公司老板本来就对她拖拖拉拉的态度有些不满。她本来打算趁着今天表白向贺萧提一提自己的难处,让他出手帮忙。但贺远山突然来这么一出把她的计划全搅合了。

  她一时有些慌了起来。

  如果贺萧真的那么听他父亲的话,那还能同意让她辞职进贺氏的公司,并出钱帮她母亲治病吗?

  贺家的态度是不是也注定了她没办法和贺萧长远?

  安以苏指甲险些掐进肉里,强装微笑道:

  “伯父既然催你回家,那你就快回去吧,我们的事以后再说,不要紧的。”

  贺萧还有些犹豫:

  “可是……”

  “哎呀!没什么可是的,快回去吧,别惹老人家生气!”

  贺萧有些感动:

  “苏苏,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安以苏俏皮的对他吐了吐舌头,催促道:

  “快回去吧!别让家里人等太久。”

  目送贺萧离开之后,安以苏才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缓缓从包里掏出手机。

  “老板,那个工作我接了。”

  “但是以贺家人的态度,可能不会同意我进他们的公司。”

  对面表示其他的不用她担心,他们也会先帮她垫付一部分医药费,让安以苏放心好好办事就好。

  安以苏浑身无力,头一次感到有些疲惫,虽然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但母亲是非常疼爱她的,所以她其实没怎么见过外面世界的人情冷暖,自从毕业之后,她才发现没人为她保驾护航,真的是会举步维艰。她总有预感,贺萧会是她的爱人,他们会幸福的在一起,而不是需要她这样的算计,她就是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主角那边如何糟心暂且不提。

  戚沐谎称自己要出国旅行,在戚家人的不舍之下拎着包包上了车。

  你问她为什么没有说实话?一个从小在父母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突然学会了给人治腿,真的不会被怀疑成脑子有问题吗?

  也不知车子七拐八拐的绕了多少弯路,在一处狭窄的林荫小路上豁然开朗。

  戚沐一边下车一边咋舌,这简直都快比上她在某一个中欧世界待过的城堡了!

  穿过前面的花园,来到了房子的正厅,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孩子在玩。戚沐下意识就感到很可惜,她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真么合口味的人,还没出手呢,结果人家孩子都有了!

  还不等她可惜完,一个身穿燕尾服、戴着白手套、架着金丝边眼镜,样子慈眉善目的管家向她走来:

  “戚小姐请跟我走这边,先生正在里面等着您。”

  于是戚沐就乖乖的跟在老管家的后面往里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