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染缘起时

第三章 茶水何如,风云一宴

墨染缘起时 淡然自墨 4095 2019-02-11 16:25:10

  乐州,县官府。

  傍晚的风夹着青草淡淡的清香,迎面拂来,清恬了一心的涟漪。

  宁墨祺微笑,

  面前沉木家具,古雅而庄重。侍婢早已泡好了茶,清新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桌上早已入座了一个满脸和善的中年男子。

  钱凌风躬身,“宁小姐,这便是家父。请小姐入座赏茶。钱某不胜感激。”

  宁墨祺点头,顺着钱凌风的意思,入座,着手一杯新茶,轻轻地端茶,鼻尖轻凑,

  一桌尽是安静,

  宁墨祺抬眸浅笑,“县官这般着急,想必局势已然不妙了。”

  顿了顿,她浅浅斟了口茶,

  “只是这茶都失去了原味,该如何是好?”

  县官抹下心头的一抹震惊,本来也只想着死马当活医,不想这话一出……

  倒是有戏看。

  于是,“那依小姐之见,如何才能泡好这杯茶呢?”

  宁墨祺挑眉,也是没有想到这县官说话竟如此露骨,看来这的确是局势发展得不受控制了,

  当下“水虽渺小,却可聚众成才,茶虽干瘪,却可溶水丰满,茶于水,丰富其色味固然好,但水非水,又何谈茶呢?”

  县官闻言一怔,原来这就是名门女子,果然不凡,“那小姐的意思是,我过于急于求成了。”

  宁墨祺轻笑,“倒也不是”

  细想,永州本身就是边境之地,非但如此,竟还是一个富商权臣的心腹之地,任何一个皇上,会放任一个不弱的势力成长起来吗?

  这次,她母亲的死亡只怕就是一个警告。

  只不过现在,是不知道永州还有多少其他势力。她现在还只身在乐州,风吹草动,却也是鞭短莫及。

  但,万一就是从乐州掀起这番洪流呢?毕竟永州苏家不是一块好啃的肥肉,而乐洲作为邻州……

  “我的意思是,这一次乱流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县官应做之事,却是管好自身”,顿了顿,宁墨祺浅笑”如果自身都难保了,又何谈分一杯羹呢?”

  县官愣了愣,倒是一时间无话可说。

  宁墨祺知道他所顾虑,于是又是开口“当然,县官放心。唇亡齿寒,这个道理我们苏家还是懂的。”

  一句话,却是分分钟表明了立场。我们苏家,其实在宁墨祺心里,战线是一早就划分了。

  县官闻言,笑了,不想这宁小姐如此好说话。果真是大快人心。

  但开心之余,县官不免心惊,她实在不敢相信面前只是一个12岁的稚童。毕竟这揣度人心的本事,实在是连他都望尘莫及。

  “宁小姐之恩,钱某终生难忘。”当下,举杯,深表谢意。

  宁墨祺对盏,痛快的饮下了这杯茶,“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县官是否能给我讲述一下这陈家,是怎么一回事?”

  呵,龇牙必报,她是实在看不惯那个叫陈虎的东西。而且,一个小家族竟然可以让县官都有所推避,实在是奇怪。

  “陈家?”县官苦笑,“这便说来话长。

  本身也确实是一个小家族,而且赚了一个刺史当当,但是去年,他家好像和三皇子结了亲,据说是他的嫡女嫁进去成了侧妃,而且还备受宠爱。这便得起势来。

  毕竟是皇家,我们这些小臣还是不敢妄语。而且是三皇子,他的母妃是雍妃,不但抓的住圣心,而且是丞相之女。我们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宁墨祺挑眉,“一个侧妃而已,竟嚣张到如此地步。三皇子这手也伸的太长了。”

  县官一惊,连忙打量了四周,确定无人,这才松了口气。

  “宁小姐,此话倒是少说为妙。皇家,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议论的。”

  顿了顿,“虽然是一个侧妃,但三皇子还未立正妃,所以一个侧妃的确是不简单,而且她的弟弟,还经三皇子提拔,在官途上有所建树。”

  宁墨祺闻言了然,点了点头,算是听进了县官的话,“这样”随即,微笑,“看来你这县官着实不好当。”

  县官也笑。

  屋内的气氛也是缓和起来。

  县官看着这宁墨祺,确是越看越顺眼,难得自己跟别人道了这么多话,当然,他也很期待,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惊喜。

  “天晚了,我让凌风来送送你。”县官一脸笑意,“咦?”县官突然惊觉,“你没有带丫鬟来?”

  宁墨祺笑笑,“没有。不过我一人回家也是不碍事。”

  县官道,“那怎么行?凌风,府里个进了几个丫鬟。你看着选选,让宁小姐好去。”

  宁墨祺见县官如此,也没有多说,她知道,此刻已经是盟友关系,如果她现在拒绝,只怕于合作不利,而且,一个青茗,实在让她碍眼。

  “多谢县官好意,可墨祺已有一个丫鬟在客栈,县官只配我一人即行。”

  “那都依宁小姐的,愿宁小姐一路好行。凌风,去送送”

  “是,父亲。”钱凌风应下,偏头,“宁小姐,这边请”

  宁墨祺轻笑,拱了拱手,“多谢县官成全。我这便辞别。”

  音落,

  厅室再次安静。

  宁墨祺随钱凌风一路走去。

  天果然有些暗了,看来自己在这儿已待了许久了,就是不知明日又会是如何光景。

  “宁小姐,应该还未用膳吧。”钱凌风突然道。宁墨祺没立刻回神,有点愣。

  瞧着气氛倒有些莫名的古怪。

  钱凌风察觉到自己失礼,一时脸红了红。

  宁墨祺见状,忍不住上扬一抹笑,“钱公子是要请吃饭?那说好的,我不付钱啊。”

  钱凌风惊诧,没想到宁墨祺竟会如此说,

  转头瞥见她温柔的笑意,一瞬间,心跳漏了几拍,但即刻,便恢复自然,

  “那是自然,本公子一向以豪爽著称。”

  “等下,我丫鬟呢?你可别想一顿饭就把我搪塞了”

  说着,头微微翘起,整个人说不出的娇俏可爱。

  “那怎敢搪塞小姐您,这不,前面就是了。”

  两人皆是面带微笑,愉快的心情不觉感染了周围。

  总阁。

  一众丫鬟翘首以待,

  “这跟着大少爷的那位姑娘是谁呀?好生好看。”

  “对啊,据说把我们找过来,就是遣个人给这姑娘服侍。”

  “你说,会不会是那种关系?”一个小丫鬟红了脸。

  “哎呀,你瞎说什么?我的钱公子只能是我的”

  ……

  “静一静!”一个老嬷嬷叫了起来,转身,满脸堆笑地对着面前两人,“不知宁小姐,是要哪个?”

  宁墨祺轻笑,“老嬷嬷你可替我做主,我人小眼力不好,也是怕选了个白眼狼回家。”

  娇俏的话却是一点不饶人。

  老嬷嬷汗颜,“小姐放心,这儿的丫鬟都是顶好的,就是不知宁小姐是要……”

  须臾,

  “就那边那个,穿青衣的丫鬟。”

  宁墨祺看似无意的一瞥,玉指轻挥,指向了一个角落。

  不与群争,稳重自若,却是与周围那些争相笑颜的人不所不同。

  “好,小姐果然眼力好”老嬷嬷仍是笑眯眯的。

  “小姐,这是她的卖身契”老嬷嬷笑着递上。

  宁墨祺接过,“多谢嬷嬷”转头,“这小丫鬟可否赐名?”

  “没有。”青衣丫鬟低头,跪下,“请小姐赐名。”

  宁墨祺浅笑,“快快请起,这地板这么凉,跪坏了怎么办?”说着,将小丫鬟扶了起来。

  小丫鬟一惊,“不可,小姐。”

  宁墨祺又笑,“不是说好,听我的吗?怎么?还没领进家门就这样了。”

  小丫鬟垂头,“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是奴婢唐突了。”

  宁墨祺微笑,“这么乖干嘛,我刚才就是逗逗你。别这么严肃。”顿了顿,宁墨祺似是思索“你就叫‘青乐’吧,乐一乐能长寿。”

  这样一番,

  屋内刚刚严肃的气氛,再次一片和气。

  宁墨祺偏头,“钱公子,是不是要吃饭了?”

  钱凌风闻言微笑,眉毛微挑,手势比了一个请的动作。

  宁墨祺也微笑,自然地跟上钱凌风的步伐。

  青乐跟在两人身后,三人便这样出了县府。

  府外,一点没有因天色而变得冷清。

  三人进了一家最近的酒楼。酒楼名字倒是不俗,“仙醉楼”。

  “可是让仙人醉倒?”宁墨祺轻笑。

  钱凌风勾唇,“宁小姐,别的我不敢说,但这酒楼一定要听我的,这乐州大大小小酒楼,我是吃了个遍。”

  没等音落,前方又响起一个男音。

  “咦,这是钱兄。这还带了客,竟然不跟兄弟通知一下,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望去,一桌酒席上站了个白衣男子,眉目清秀,目光澄澈,笑着向宁墨祺几人举杯。“来来来,菜还没端上,不如我们几个就一伙吃。”

  不等三人回答,转头,便向柜台喊道,“小二,再加几个座位”

  几句话,三人便愣头塞入酒席。

  钱凌风:……

  青乐:……

  宁墨祺有些探究地望着男子的眼睛。

  这个白衣男子的眼睛竟是如此像那个叫墨渊的男子,或者……他根本就是。

  实在是十分有趣。

  想着,宁墨祺勾唇,移开了目光,也随钱凌风入座。

  “的确如墨少所言。钱兄真是太不厚道了。这么漂亮的人儿,怎么不早些让我们瞧瞧。”

  桌上,一个红衣男子有些惊诧地打量着宁墨祺。

  一声,引着人都望向宁墨祺,这一看不好,看了便再也忘了收回目光。

  丹唇玉颜,可爱的腮红书写着青涩的迷人,狭长的凤眸明明是少女的清纯,却有一种无形的魅惑,曼妙的身姿已初具规模,一举一动,带着名门风范,实在人见之忘俗。

  宁墨祺浅笑,“小女姓宁,名墨祺,不知各位如何称呼?”

  白衣男子眉头一挑,是她。

  “原来是护国公小姐,幸会幸会”红衣男子反应过来,微笑着拱了拱手,“敝人秦子铭”

  白衣男子也笑,“墨渊”

  绿衣男子,“……”

  紫衣男子,“……”

  ……

  宁墨祺一一喊过,心头也是不觉惊叹,秦子铭?少年将军秦子铭?据说是二十不到,便战功无数,京城不少人都巴结着,想不到钱凌风竟认识此人。

  再看,座位上皆是官僚后代,竟如此交心,实在人不可置信。毕竟在她印象里,官家子弟从来都是斗心勾角。

  尾席,一个墨衣男子望着宁墨祺乖巧的样子,也是不由挑眉,护国公里果然没有简单的人,这都被送到乐州了,仍然活蹦乱跳。

  “轩辕逸”

  转即,轮到了墨衣男子,脱口,却是一个宁墨祺想不到的名字。

  三皇子?

  难怪今天县官如此着急。

  不过这消息的接收速度倒是惊人。

  “三皇子好,三皇子万福金安”宁墨祺微笑,扶了扶身,礼数周到,令人挑不出错。鬓前的发丝恰到好处地遮住眼底的暗芒。

  她很好奇,为何正巧在她回永州,这三皇子也到了。

  乐州乱日,怕是不远了。

  “起”轩辕逸道。

  桌上有片刻的安静。

  钱凌风倒酒的手抖了抖,片刻便恢复了自然,举杯,十分客套地说着,“承蒙诸位之意,钱某有幸如此口福”

  “哈哈,客气了,比起你这口福,我们还得感谢你给我们如此眼福呢。”秦子铭笑道。

  众人皆是附和。

  ……

  一桌下来,一派和气,晚膳不觉间解决了。

  宁墨祺微笑,仍是一口官家话语,“众哥哥如此快意,实在让墨祺不舍离开呢”

  “哈哈,有缘便还会相聚。”秦子铭一脸笑意,十分真诚。

  “我倒是十分期待与宁妹妹再一次相遇呢。”这回是墨渊举杯,少年的英气和着潇洒的动作,让宁墨祺唇角一勾。

  是吗?再逢?

  呵,她也十分期待。

  “我这便要离开了,想必,再见也只能是永州了”宁墨祺礼貌地笑着,“辞别了”

  众人一一告别。

  宁墨祺转身,临街叫了辆马车,就奔回了,倒是一众男子仍三五成群,乐呵呵地走着。

  窄道,客行处。

  “墨兄觉得这宁小姐如何?”轩辕逸行在暗处,眸底的幽光让人不觉寒栗。

  “三皇子不觉得眼下之事是先理好乐州吗?”

  墨渊轻笑,面上是完全不同于酒席上的冰冷“还是说你很放心,永州和乐州相互结盟。”

  “呵。钱家不足为惧,唯一头疼的是苏家”

  墨渊没有说话,只是嘴角的弧度有些诡异。

  但愿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