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14岁那一年

第二章 吴华凝

14岁那一年 七秌 2838 2019-02-11 16:57:15

  步昇靠着墙看向天空,月亮很圆,旁边有一缕灰黑色的云在漂浮着。那不是乌云吧,大概是因为月亮太过皎洁而显得云……

  “谢谢你。”女生小声地说道。

  “不必,我也没做什么。”步昇依旧看着天空,缓缓说道:“作为谢礼,陪我坐一会?”女生点点头,侧着头看向步昇,接着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天空。

  “步昇,我的名字。”

  “吴华凝。”

  “你现在看着月亮的感觉是什么?”

  “觉得月亮过于皎洁与美丽,使身边的白云都变成了乌云,有种好久没有那么放松心情的感觉了。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放松自己,不去思考活着的烦恼了……”吴华凝说道最后成为了自言自语。吴华凝脸圆得就像是天上的月亮,眼睛大大的,樱桃小嘴,双下巴明显的分成使人忘记她原来美丽的五官,还可以看见因为肥胖坐下而层层叠叠的赘肉折痕。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闲逛?”吴华凝好奇地问。

  “因为睡不着。”步昇看了吴华凝一眼就继续盯着月亮看。

  “你说你为什么而活着?”

  “我没有思考过这种哲学的问题,可能只是被生活推着我向前走罢了。”步昇似乎在自嘲一般微微晃了晃脑袋。“你呢?”

  “不知道,所以向你请教。”吴华凝笑了笑。

  “每个人的定义与想法不一样,即使我真的给了你一个我认为确切的答案,但那也只是我的认为罢了。”步昇察觉到身上有视线落下,转头看着吴华凝说:“怎么了?”

  “突然觉得你像是一个要去出家的人了。”过了一会,吴华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施主,我看你红尘烦恼甚多,你应该跟我一样,来出家,让佛祖替你除去三千发丝,除去红尘往事,重新做回自我。”步昇还拿出右手像是真的和尚一样对着吴华凝点了一下头。

  “哈哈哈哈——你好有潜质做和尚。”吴华凝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空气重归于宁静,可以听见远处传来微微的虫鸣……

  “我该回去了。”步昇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吴华凝也站了起来,眼角还挂着泪水,嘴角却有着微微的笑容说:“很高兴认识你。”步昇沿着水管爬上三楼的宿舍,站在阳台看见了吴华凝在慢慢地走向女生宿舍楼,孤单而落寞的背影,就像是……步昇躺在床上,依旧睡不着,只是这次并不是因为那个噩梦里的往事,而是吴华凝。她跟我是同一个班的,因为班里的女生不多,她是最肥的,很轻易就记住了她的样子。

  步昇坐在最后一列最后一位,吴华凝就在第一列最后一位。

  下课铃声刚刚响起,班里的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去饭堂吃饭了,吴华凝正在将刚刚上课的书本塞进书包,书包已经塞得满满的,还有一个布袋子也装满了书。吴华凝背起大大的书包,抱着那个袋子,慢慢地走出教室。步昇紧接着也跟了出去。

  “我帮你拿袋子。”吴华凝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的惊讶,接着恢复了平静。

  “嗯。”步昇拿过袋子,有五六斤重。

  “你每天都是这样带的吗?”

  “嗯。”

  “不重吗?”

  “重。”步昇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书,有各种颜色的笔水在书上。

  “你喜欢新书?”

  “嗯。”

  “找你麻烦的女生是谁?”步昇好奇地问。

  “她叫许鹤熙。”

  “你知道她为什么会进入我们班吗?”吴华凝摇摇头,看了步昇一眼就继续低头走路。

  “你来了多久?”

  “一个月,我只是比你早一个月进来的,我也没有交到朋友,班里其他人的情况我并不知道。”步昇没有说话,思考着什么。吴华凝与步昇虽然是在闲聊,只是两个人都不聊自己的事,仿佛两人早就知道对方的事情一样。

  “上次让你准备的钱,你准备好了吗?”武成勋拦住中午回宿舍的步昇。

  “我没零花钱。”步昇盯着武成勋看,如果论打架,即使单挑,步昇也打不过武成勋,更何况武成勋的身边还有三个男生。

  “我没有多余的零花钱,只能给你这么一点。”步昇拿出口袋里仅有的十元递给武成勋,武成勋拿过拿十元,转手一巴掌“啪”地打在步昇的脸上。

  “你当我是乞丐?还是把我当傻子?”武成勋生气地大吼着,不少其他宿舍的人听见动静都纷纷打开门来凑热闹。

  “这是我这一个星期的零花钱。”步昇的脸上火辣辣的,但眼神依旧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刚刚那一巴掌是打在别人的身上一样。

  “你的情况我知道,我相信你。”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带着几个人从楼梯处走过来。

  “又关你事?”武成勋瞪了眼前的男生一眼。

  “你要跟我开打?不怕你的浩哥找你算账?”武成勋瞪了步昇一眼就带着人离开了。

  “谢谢你。”步昇微微弯腰表示谢意。

  “谢我倒不必了,只是你们挡到了我的路而已。”眼前的男生微微邪笑地看了步昇一眼就离开了。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人吧,欠了他一个人情,以后还的时候大概就会是一大堆麻烦了吧。

  步昇打开宿舍门,其他人睡觉的睡觉,看小说的看小说,即使刚刚是在宿舍门口的吵闹,他们也没有一个出来看看怎么一回事。步昇坐了一会就下楼出去了。

  “你就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我过得很好,不需要你担心!”女生大声的叫着,步昇停下了脚步,在前面打电话的是吴华凝……

  “凝,你真的…..”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吴华凝伤心地挂掉电话。天空远处有一辆飞机大小如蚂蚁一般缓缓地飞行着,太阳被一块大大的白云挡住了,些许阳光在大地上撒下光芒。吴华凝看着远处的栏杆,一步步慢慢地走过去。眼泪刚刚涌出来就被风吹干了,耳边是风呼啸而去的声音,吴华凝除了听见自己哽咽哭泣的声音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我为何要出生于这样的一个家庭,为何你们就不懂我呢?为什么抛弃我一个人,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吴华凝站在栏杆前,双手放在一米半高的水泥墙上……

  “咳咳——”吴华凝回头,看见步昇站在楼梯口盯着自己看,吴华凝迅速扭回头,用衣袖擦干眼泪。

  “对不起,我只是恰巧看见你而已。”步昇不紧不慢地说。

  “你听见了什么?”吴华凝转身看着步昇。

  “只是听见了你说不要打电话来,我过得很好这句。”步昇往侧面走了几步,找了一块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下。吴华凝的视线一直跟着步昇。

  “我不会劝你,也不会拦你,你要做什么都随你,我只是上来睡个午觉。”步昇眯上眼,头靠在墙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过了一会,步昇听见有声音渐渐向自己靠近,有人在自己的旁边坐下。

  步昇睁开眼睛,看见吴华凝红红的眼睛和鼻子,步昇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小女孩在喊哥哥,哭红了双眼和鼻子的面孔……

  “想听我的故事吗?”吴华凝认真地看着步昇,步昇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盯着远处一架小小的飞机看。

  “我从小学开始就被父母送去寄宿的贵族学校读书,即使周末回家,父母也是在忙工作,会有一个保姆来我家为我做好三餐和照看我。母亲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问我有没有乖乖地听老师的话,有没有乖乖地听保姆的话,保姆有没有按时给我钱,钱够不够花。一旦问完就立马挂断了电话,特别是一年级的时候,那年过年,我父母回来,我甚至已经忘记了他们的样貌。当时一进门就看见两个陌生人坐在家里,吓得我迅速跑了出去…..”吴华凝停顿了下来,微微把头抬起,声音已经哽咽了。“一直到我上初中,我开始与我妈吵架,不接她电话,也不回信息。她就会抽一些时间回来看来,后来这个方法试多了,她就没有回来了。我初二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悄悄地用身上仅有的钱坐火车去找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姐姐。她让我在她的店里工作,我就此跟我妈断开了联系。半年后我打电话给她,她就去揪了我回来,送我进这个学校,进这个班……”吴华凝在衣袖上抹掉鼻涕,看了步昇一眼,就看向天空。太阳依旧被云层挡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