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业火传

人事论婚稳朝纲

业火传 夜离洛 2104 2019-05-16 10:12:14

  清魄一愣。

  他没有看错吧?那个小魔女,那张万年冰霜的脸上居然会出现那种表情?!

  “我找不到他了。”红莲重复道,“魔佣找了整个鬼界,没有一点消息。”

  “奈何桥堵了三月,孟婆氏里的孟婆每一个都问过了。没有谁见过他。”

  “他们不会骗我。可是,没有在鬼界,他又会去哪儿呢?”红莲抬头,一脸迷茫。好似幼兽惨遭抛弃的受伤表情。

  清魄这魔向来见不得美人垂泪,红莲生的好看,这副模样更是倍增怜爱。

  清魄揽住她,用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伸手安抚她。难得的她没有反抗,也没有熟悉的耳光和暴击。

  “我说过的,茫茫鬼界,怎么可能会寻到一个孤魂?说不定他早就投胎转世陷入轮回中了。别伤心了,我不是还在吗?”清魄柔声安慰道。

  “咚!”“砰!”“当!”

  清魄被狠狠地打进了土里,俊美的脸扑上厚重的土,一身华袍几尽碎裂。

  “你……这女……女人……”

  红莲抬步回了寝宫。

  红莲心道,“有你有什么用?”

  “再好也不是他。”

  清魄狼狈的从坑里爬起来,灰头土脸的看着远去的背影。他是心魔,生于心灵深处,能洞悉世间所有的内心。

  这也是无魔愿与他同行的原因之一。

  可是,这个女人。他居然一点儿也看不出,她心里到底装着什么。

  刘云熙的奏折一天比一天多,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在这三个月中,红莲弄明白了很多事。

  原来这国师曾是刘云熙跟刘彦泽的师父,听闻国师更喜刘彦泽,只因刘彦泽犯下大错与师父背道而驰,失去了国师的支持,从而错失皇位。刘云熙乃是先太后的嫡子,当今太后乃是继后,继后在琉国是上不了台面的,而刘彦泽乃是继太后的亲子,身份地位自然低上一截。

  不过,在当今民间,刘彦泽的呼声比刘云熙高太多。

  红莲在寝宫呆了一会儿,脑海中全是那个笑容满面的他,那个傻乎乎却又深爱着她的他,那个明明手无缚鸡之力却仍坚持站在她前面保护着她的他。

  叶清阳……你到底在哪里啊?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红莲倚靠在城楼之上,望着远方那片祥云。那云,今日看着竟比以往更好看一些。

  “你……能跟我成亲吗?”,刘云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小声说道。

  他孤身一人,瞧着倚靠在城楼上的红莲,好似翻身便会坠落。她一身红衣随风飘荡,修长的腿搭在楼上,慵懒的望着远方,柔顺的发丝随风扬起。

  “你说什么?”红莲转过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淡漠的看着他。

  刘云熙似是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正经的说:“请你和我成亲。”

  “呵”,红莲嗤笑一声,“凭什么?我有夫君。”

  “这个我有所耳闻。不过听闻,姑娘并未与叶公子拜堂成亲,如此便算不得完婚。”刘云熙直视她,红莲一愣。

  他们的确没有拜堂。

  明明差一点,就只差一点。

  “姑娘!请你放心,如今只是挂个夫妻之名以解燃眉之急,并非要行夫妻之实。待我稳定朝纲,定会还姑娘一个清白自由之身!”刘云熙躬身行一大礼。

  “你就那么喜欢当皇帝吗?”红莲站起身立在高高的城墙上,单薄的身躯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

  “此乃母志,不得不从。”刘云熙顿了顿,才吐出几字。

  红莲沉默。她没有母亲,当然她也不会从父志。她就是她,没有谁能强迫她做不想做的事。

  “姑娘不是人族,所以不明白这人世间有很多你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很多时候,人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废物。”刘云熙也靠近城楼,望着远处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琉国百姓。

  “有什么好处?”

  红莲侧头轻声道。

  “若是我拿得出手,姑娘要什么都可以。”刘云熙一脸认真的道。

  “这样吧。事成之后,你琉国为我魔族立祠,传我家族佳闻,供奉香火百世。如何?”红莲思索片刻,歪头勾唇微笑。

  “好。如此便一言为定了!”刘云熙答应的爽快。

  待他离去,红莲又望了望远方的云。

  叶清阳啊,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嫁给别人了啊。

  魔族一向随心所欲,不计较所谓的虚名操守。魔族的魔姬几乎都会豢养男宠,所以就算她嫁娶几次,族中都不会有任何议论。

  没想到的是,封后大典竟来的这般快。

  红莲坐在镜前,任由身后侍女打扮。瞧着她们拿着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站在她身后,一个侍女拿着盒胭脂直愣愣的盯着她的脸。

  “你要做什么便做吧。”红莲出声拉回那侍女的注意。

  “啊?!娘娘恕罪!奴婢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像娘娘这般美丽的女子,竟看的出神了。是奴婢的错!”那侍女扑的跪在地上,不住的请求饶恕。她这一跪,屋子里的侍女便跪了一地。

  “那是自然。我们红莲的美貌可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清魄推门而入,还未见其人便能听到他的声音。

  “大人万安!”

  “你们都下去吧。红莲姑娘交给我便好。”清魄挥了挥手让那些看的痴了的婢女退下。

  “你能行吗?”红莲斜瞧了他一眼。

  “再怎么说,我也该比那些看痴了的侍女们强吧?”清魄拿起一只黛笔欲替红莲描眉。

  左瞅瞅,右瞅瞅,竟无处下手。她这副人皮几近完美,多一笔都像是画蛇添足。提了好一会儿,清魄将笔一摔,“不弄了!谁爱弄谁弄!”

  红莲轻笑一声。

  “这是父君为我化的形,自然无可挑剔。”墨溪虽是不近女色,但对美人却有独特见解,加上他算是魔族中最擅长打扮的了,在他手下能有精致容颜并不奇怪。

  “墨溪这小子我年轻时也听说过,是个可塑之才。哎,不说他了。你真要跟这人族皇帝成亲?”清魄脑海中浮现一个愣头小子,甩了甩头赶走这思绪。

  “嗯。”红莲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美则美矣,却少了魔族气息。

  “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跟我成亲,我给你十倍!”清魄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她。

  “不要,滚。”

  红莲一扬手拍开清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